:::

青春一族

黃瑋傑用母語唱出對土地情感

文:葉于菲

 1年總有一段時間,他帶著吉他,穿著簡單的T恤、牛仔褲,帶著球帽,沒有太多浮誇裝飾出現在臺灣各地,演唱自己創作的歌曲,用客家母語傳達對這片土地的關懷。

 彷彿另一種走唱,卻又不同於傳統茶室裡充滿愁苦的酒後吐真言。現常居於花蓮,心繫於阿公阿嬤故鄉的黃瑋傑,師大畢業後沒有選擇世俗期待的教書路,反而重頭找自己,不斷追問「我是誰」、「來自何方」,才發現自己對家鄉竟然異常陌生,腦海中經常浮現孩童時期與親人在美濃共度的那段時光。

 於是,他拿起攝影機,以阿公阿嬤作為主角,跟隨他們拍攝日常生活與家鄉故事,回頭認識那個感覺熟悉卻又陌生的地方,從中慢慢摸索自己的身分認同,仔細咀嚼母語所傳達出的溫厚情感;拿起國中時期開始自學的吉他,以客語作為媒介,彈彈唱唱,創作出一首首發自內心感動的歌曲。

 他的靈感來自那一年回到美濃生活、工作時,當他每天往返家校路程中,迎面總會看見老家斜後方的那座金面山,遠方凝視著看似不變,近看卻又變化多端山景,反照內心對身分認同的糾結,深受觸動,因此寫下了《金字面山》這首歌;之後經常在各種運動或表演場合彈唱,藉歌訴說自己的故事,傳達對土地與家鄉情懷。

 南藝影音紀錄研究所就讀期間,黃瑋傑跟隨朋友,投身「樂生」、「反美麗灣」等社會運動,驚覺臺灣這塊土地上仍有許多待關心的公共事務,不少弱勢族群等待社會正義,這些過去在課堂上未曾聽聞的故事,衝撞他過去思維,讓他不斷反思 「自己能夠做點什麼」。

 2012年,所創作〈ㄤ咕仔〉獲得全國「原音大獎」客語類首獎,然而,他刻意不遵循主流市場模式,十幾年來創作雖不間斷,但始終未集結發行專輯,直到2014年底,才獨立發行《天光.日》專輯。不過,專輯僅選放在獨立書店類空間販售,價錢則由消費者自行決定。2014年,《天光.日》入圍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和「最佳客語歌手」,藉走紅毯時,黃瑋傑拉起布條,無懼旁人指指點點,趁機表達反美濃水庫的理念。

 在世俗眼光中,黃瑋傑選擇走上一條人煙稀少的道路。但他並不以為意,反而因此更認為自己要加倍努力,總是在問自己「如何才能讓更多人了解臺灣社會問題? 還有哪些方法應該嘗試?」即使物質生活過得相當簡約,但盡己之力去做應該做的事,一路走來甘之如飴。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