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淺析日本新年度國防預算對區域和平的影響

淺析日本新年度國防預算對區域和平的影響

◎魏光志

 日本2017年度總數超過5.13兆日圓的新年度國防預算,這不僅是安倍內閣第二度上台之後連續5年創紀錄的新高,也是日本自二戰後歷年來編列最高的軍費,除了用在航空自衛隊第五代戰鬥機F-35A的換裝項目之外,對增強「南西諸島」的防衛力量方面,特定編入了177億日圓,用於購置「三菱電機」自製的改良型「03式中程防空飛彈」,計畫將這種車載機動式防空系統部署於沖繩本島。包括美軍陸戰隊普天間機場(位於沖繩縣宜野灣市)的搬遷費在內的駐日美軍整編項目

防衛大臣主張付諸實際行動

 新任防衛大臣稻田朋美,1959年出生的稻田朋美,是繼剛當選的新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小泉純一郎任內曾短暫擔任防衛大臣以來,第二位出任防衛大臣一職的女性政客。2005年首次當選國會眾議院議員連任至今。從政後,她出版過《從斬百人裁判到南京》、《我想守護日本》等書,其保守意識迎合了現代日本社會右傾潮流。稻田在官方網頁上,說明政治理念是為了實現「道義大國」謀求的傳統和創造,還形容真正的改革需要像「明治維新」時那樣,一邊維護傳統,一邊創造新生事物。她稱,經過戰後65年的日本,面臨著建國以來「未曾有的危機」,當東日本大地震(2011年3月11日)轉換了戰後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必須挽回失去的豐裕生活,因此,政治必須致力的最重要課題是「維護國家獨立和保障領土、領海安全」。這一點,顯然和安倍在加強國防力量,同時一直找尋機會將自衛隊派出日本以外,加入國際活動的觀點不謀而合。

 律師出身的稻田朋美其保守主張和實際付諸行動,使她在日本政界快速受矚目,同時也受到中共、南韓的警惕。2011年,稻田參加一個聲稱竹島(南韓稱「獨島」)主權的行動訪問首爾時,曾遭到南韓禁止入境。對於稻田出任防衛大臣,南韓政府表示關注,中共則略顯謹慎,中共外交系統在答覆日本《共同社》的評論說「這是日本內政,中國政府不便置評」,但其實中共官媒對於日本保守意識一直未曾間斷採取措辭強硬的批評。

 安倍晉三改組自民黨領導層和內閣新人事,但在現任閣員中,復興大臣今村雅弘卻提早在11日參拜;總務大臣高市早苗也曾在去年8月15日參拜,這些看似個別的行動,正反映著日本中生代政客皆有意擺脫二戰後的既有政策,試圖透過對二戰歷史的重新定位,對日本未來的國際地位加以探索。但這些被外界認為有「軍國主義思想復辟」的側面行徑,卻仍然考驗著當局與鄰國以至美國的關係發展,凸顯日本自我意識與歷史觀,是否就能迎合美國目前的亞太「再平衡」政策?可能仍要從以下的問題看出幾許端倪。

自衛隊強化海空力量現代化

 稻田朋美在9月15日出訪美國時表示,日本支持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願意介入南海事務,「透過加入美國訓練巡邏任務,及參與區域海軍的雙邊和多邊軍演」;這番表態無異於直接挑戰北京底線,造成「中」日關係一度緊張。對此,防衛大學第23期(1979年班)畢業的日本海上自衛隊幕僚長武居智久卻對稻田的以上發言解釋,認為海上自衛隊船艦將和以往一樣,在穿越南海時與美軍一道舉行「巡航演練」,但沒有計畫派船艦專門到哪一海域去「戰備巡邏」。他補充說,日本政府支持美軍在南海為了行使航行自由權利所採取的行動。

 在中共不斷對釣魚台問題出招、北韓不斷試射短程飛彈、俄羅斯經濟復甦也還是未知數的情況下,此時的日本自衛隊顯然對於「保持高度戒備」有較合理化的藉口,執政的右翼政客也更有理由繼續展開海空力量的現代化軍備建設,最明顯的就是海上自衛隊正在部署兩艘24000噸排水量的「出雲級」新型直升機航艦,並且編組新的神盾反彈道飛彈艦隊,裝備先進水下AIP推進裝置的「蒼龍級」潛艦也一直在交付艦隊,新型P-1海上巡邏機逐漸取代已使用30餘年的美製P-3C III獵戶座巡邏機的功能。

 日本海上自衛隊與美國海軍第七艦隊之間的關係,是「美日同盟」和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核心。兩國海軍的良好關係,將會為未來「美、日、澳」、「美、日、印」以及「美、日、韓」海軍進一步合作關係的基礎。日本海上自衛隊希望加強與美軍,尤其是美國海軍的軍事合作,這對確保日本的和平安全極為重要。

展開新形態海上對峙

 在日本自衛隊的高層定義中,中共和日本的關係是日本國家安全非常重要的問題,中共「有責任確保區域的和平穩定」,中共的海上力量已經在亞丁灣護航扮演了重要角色,並且還在地中海展開了行動。但是從另一方面觀察,中共軍事力量正在逐年全面現代化,並在東海和南海加強海空行動,這對周邊國家是個很嚴肅的問題,挑戰了美、日兩個傳統海權國家對中共武裝力量與軍事實力的既有定義;中共和日本的關係不僅對日本,而且對於整個東亞地區的海上安全都至為重要。拓展與中共的防務交流,增加彼此對於意圖和能力的了解程度,對日本的安全環境和軍事研究非常重要,日本也試圖努力促進中共提高軍事透明度,避免與之在東海(尤其是釣魚台附近)衝突,努力阻止意外事件的發生,但在過去的5年裡,中共和日本海軍沒有任何軍事交流。

 在這幾年之中,中共已經大幅度加強了海警部門的巡航力量,日本海上保安廳的船隻經常在釣魚台列嶼附近海域遭遇中共海警的船艦,在新形態的海上對峙時,所謂的「白船」(海警船)取代了「灰船」(軍艦),傳統的「接戰規則」在雙方艦隊轉變成執法船隻時已完全不適用;日本海上自衛隊與海上保安廳的任務關係變得更為繁複。

 隸屬「國土交通省」的日本海上保安廳負責巡邏領海任務,海上自衛隊的作用是在海上保安廳無法應對突發事件時提供支援,海自與海保在各領域都保持合作。因此,在中共機、艦頻繁進出島鏈之餘,日本最可能持續通過外交管道,呼籲中共恢復兩國軍事幹部交流,同時落實「海上緊急聯絡機制」,讓兩國的機、艦在例行巡邏飛行時不至於產生誤判,同時,避免將最新購置的攻擊性軍備(如:F-35A戰鬥機)部署在琉球甚至西南離島機場,以免激起中共內部的反彈與興起軍備競賽。(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