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美新總統川普加速日俄和解 殊值關注

◎黃惠華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012年底二度就任首相後,數度與俄羅斯總統蒲亭會面,尋求透過建立良好關係以解決兩國存在爭議的領土問題,繼而締結和平條約。但在2014年烏克蘭危機後,日本左右為難;一方面因與美歐站在同一陣線,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另一方面希望與俄保持接觸。

 2015年9月起日俄關係開始回溫,不僅恢復中斷1年9個月磋商,還促成2016年5月安倍訪俄;9月安倍再度訪問俄羅斯參加遠東經濟論壇,而蒲亭將於同年12月回訪日本。雙方政府互相釋出友善的態度,再達高峰。新任美國總統川普選前要求日本政府負擔更多駐日美軍的費用,否則將打破「美日同盟」關係。若真是如此,此舉是否加速日本與俄羅斯締結和平條約進程?值得關注。

 日俄合作關係為何失敗?

 過去日俄合作關係不睦,其原因歸因於幾點:一、缺乏足夠信任基礎,戰後71年至今兩國仍未簽署和平協議或是經濟協議,這是雙方缺乏信任基礎的主要原因之一;二、日本政府官方指出,「2016年5月,安倍訪問俄羅斯提出的8項合作案,如何具體落實,將取決於俄羅斯在北方四島的態度」。這類型的合作是相互利用還是相互勒索?凸顯出兩國政策/協議相互矛盾之處;三、兩國定期對話機制安排成效不佳,過去雖然雙方高層會晤多次,及定期「國防外交2+2會議」機制,但只要一碰到美國施壓或是其他外力因素,如制裁因素等,因此中斷,凸顯出即使兩國存在溝通機制,但實際上成效不佳。

 兩國政府以「北方四島」鞏固政權

 當前兩國存在內部與外部利益平衡問題,根據2016年8月俄羅斯民調公司列瓦達(Levada Centre)中心報告顯示,關於北方四島問題,56%民眾認為北方四島不該歸還日本,如果把爭議島嶼轉交給日本,會降低蒲亭的信任度。2016年10月,日本「時事通信」民調顯示,49.8%民眾認為,應優先處理「日蘇共同宣言」中明記之兩島先行歸還;日本民眾對於安倍對俄所採取的軟性姿態大多表示支持。

 對兩國而言,國內問題最為重要,2017年日本安倍政權將會面臨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如果日本自民黨確定將黨魁任期延長至3屆9年,對安倍來說,將維持政權運作至2021年;2018年則是俄羅斯總統大選,若無意外,蒲亭將再次參選總統,其任期將可延長至2024年。雙方若能在北方四島議題上取得優勢,將有助於鞏固彼此政權。

 日俄面臨「以經逼政」的困境

 日本政界不斷思考,如何與俄羅斯以討價還價方式取回北方四島,包括共管北方四島、解除對俄制裁以北方四島換取承認克里米亞主權等妥協辦法等。今年安倍訪俄,重新向俄羅斯提出的8項經濟合作案,日本政府戰略考量為,一是為實現能源進口多元化,通過資源開發強化,能避免中東局勢惡化等情況下對經濟活動造成負面影響。二是通過經濟合作的加強,解決北方四島領土主權爭議。三是藉此鞏固安倍政權。

 俄羅斯也非省油的燈,由於開發北極地區為俄羅斯的國家政策之一,擴增北極航道則是戰略重點,因此加強北方四島掌控及軍事部署,名義上是為維護主權,實際則是為了開闢北極航道至東南亞及搶奪資源預做準備。

 一方面俄羅斯向日本提出68項投資需求,包括風力發電項目、海底輸電網、搭建庫頁島與北海道相連能源橋、在克里米亞建設鐵公路、港灣設施、開發裏海海底資源及西伯利亞鐵路延伸至北海道等構想。其中一些項目與歐美對俄經濟制裁有所衝突,迫使日本承認克里米亞半島主權;雙邊經濟合作事實上充滿了政治算計。

 重啟合作關係符合國家利益,對俄羅斯而言,日本是世界最大金融、經濟及投資中心,與日本經濟合作有助於國家利益,俄羅斯希望獲得日本的資金與技術。

 日俄加強經濟合作,不只是經濟現象也是政治現象,雙方藉由政治合作取得經濟利益。互賴有助於和平,日本考量利用經濟合作改變俄羅斯政治計算成本,讓俄羅斯使用武力奪取北方四島比較無利可圖。只是目前的困境是,雙方在合作議題上附帶政治條件,一個要北方四島主權,一個要承認克里米亞島主權,未來日俄如何在賽局中營造雙贏結果,將取決於雙方如何「禮尚往來」。

 川普成為日俄關係的解藥?

 2016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川普勝出。日本已向美國承諾,日本將繼續向美國新政府報告日俄和平條約的談判進度。川普選前表示願與俄羅斯發展正常關係,可能是日俄關係改善的最佳時機。

 但事實上,美國政府不管民主黨或共和黨執政都有反俄情結,不樂見俄日關係友好。安倍及蒲亭為了顧及其政治生涯延續性,未來日俄雙邊對話仍會持續下去。至於制裁問題,日本為尋求突破北方四島僵局,則會找出相對應的策略規避制裁問題。(作者為新台灣國策智庫副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