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淺析南韓部署「薩德」對亞太局勢的軍事意涵

◎魏光志

 南韓國防部去年9月底向星州郡郡守(縣長)金恆坤及星州郡議會議長等進行說明,確定「星州高爾夫球場」是最佳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的位置;根據《韓聯社》的消息,南韓國防部將與擁有高爾夫球場產權的樂天集團展開購地談判,透露在美韓軍事同盟的多年歷程中,此地還不曾被選為軍事要地。

 早在去年7月,南韓就曾透露星州郡星山砲台是未來部署「薩德」系統選項之一,但此一消息旋即引發了星州當地的居民,對於大功率的雷達輻射舉行大規模抗議行動。迫於民意壓力,南韓國防部推遲至8月底表示將重新考慮「薩德」系統的部署地點,還說除了星州砲台以外,將新增加星州郡內其他3處部署「薩德」系統的候選地址,藉以暫時疏通民意。

 觀察南韓所公布的「薩德」系統部署位置,「星州高爾夫球場」距離星州郡郡政府大樓以北18公里,海拔680公尺,屬於丘陵高地,周圍住民較少,可減少搭配「薩德」的AN/TPY-2雷達大功率電磁波所引起的民意反彈。況且「星州高爾夫球場」內的道路等基礎設施完備,面積也比星山砲台大,更有利於部署AN/TPY-2雷達和飛彈發射車等單元設備。另外,由於在「星州高爾夫球場」部署「薩德」系統,雷達將會朝向金泉市的方向,對此,金泉市民眾已表達強烈不滿,多次舉行反對在朝鮮半島部署「薩德」的燭光集會。南韓輿論對於南韓國防部就「薩德」部署地點的立場,提出了頗多批評,指責軍方在重要的國家安全決策上朝令夕改、加重混亂,損害透明性和信任度。

部署「薩德」展開交鋒

 中共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甚表不滿,至於俄羅斯對美韓的這一部署也多次表達了反對的意見。

 儘管如此,南韓和美國宣布將部署「終端高空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ir Defense─THAAD)也就是「薩德」系統的計畫不可妥協。這已經招致來自中共的強力抗議,中共表面上說此一系統部署將「危及地區安全」,並非只有朝鮮半島的軍事對抗會因此加劇,實質上,中國大陸北方省分到內蒙與東北的空情活動,都將被AN/TPY-2長程雷達的偵蒐範圍所涵蓋,影響了中共對美國在東亞採取「反介入」的飛彈威懾籌碼。美韓決定部署「薩德」在外交策略上宣稱是「針對日益孤立朝鮮的最新措施」,但是中共實則擔心「薩德」系統的AN/TPY-2雷達會即時監測中共的軍事活動。俄羅斯也反對南韓部署「薩德」,因為同樣也會監測到遠東地區的部署實況,對於俄羅斯在太平洋一側的軍事部署和演習調度,在東北亞地區利益的戰略上同樣存在負面影響。

 南韓新聞報導引述了中共說法:「韓國方面最近的舉動破壞了『中』韓互信的基礎」,「韓國應該三思而後行,要珍惜雙方關係的良好勢頭」。中共強調和北韓有「傳統友誼」,致力於朝鮮半島無核化,而且堅持通過六方會談解決爭議。但在金正恩政權讓各國均捉摸不定的現狀下,這番老調重彈能發揮多少效用?讓人存疑。在這之前,美韓對平壤實施經濟制裁時,對北韓暗地「放水」的是中共,但顯然北韓不太買帳,繼續我行我素地試射短程飛彈。《韓聯社》則引用外長尹炳世的回應說,「部署(薩德)的目的是保護南韓安全,不會傷害中共的安全利益」。至於如何跳過戰略問題,就技術上不監測中共的空情,南韓從未說明,也實在不可能。中共面對了韓戰以來朝鮮半島最棘手的一次外交博弈。

 北韓去年多次進行飛彈試射,9月發射3枚短程彈道飛彈,還說「這是對美軍在南韓的港口和機場模擬先發制人的攻擊」。北韓發射的飛彈屬於「光明星4號」系列,號稱能飛行500公里,彈頭的威力也在持續強化,不排除可攜帶核彈頭,在實際試射中,這些飛彈在北韓東部海面飛行了500至600公里後墜海,其射程已和俄羅斯新研製的「伊斯坎德爾」SS-26中程戰術彈道飛彈相當,因此,南韓軍方說,北韓的這種飛彈能夠「覆蓋整個南韓」。這是讓南韓民意轉為允許當局部署「薩德」的潛在理由,如果中共對北韓的控制力量已不如昔日,那麼相對就會給予美國更多介入朝鮮半島的藉口。

東北亞的新外交博弈

 南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實際帶動了太多的國家利益,但是中共和美國應該看得到對抗加劇的風險,應該為此進行多回高層級的洽談。南韓在「美韓同盟」的基礎上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對於防範已可能擁有核武的北韓具有重要意義,但是被稱為「薩德」系統被中共視為威脅。部署在南韓的「薩德」的雷達,表面上是針對北韓,但是具有探測中國大陸縱深地區的能力,南韓作為美國在亞洲的重要盟國,因此就具有了對中共探測情報資源的管道。

 另外,北京也擔心「薩德」被當作美國部署在東北亞的地區「飛彈防禦系統」的一部分,這樣就形同限制了中共海空軍突出島鏈的戰略,以及活動空間,雖然南韓針對反覆無常的北韓部署「薩德」系統,以及中共反對部署「薩德」站在各自的國家利益都各有其道理,但是南韓的理由似乎更合理,任何國家的合法防衛權力都不應該被外交權衡所剝奪。

 北韓在2016年進行多次核試,並且試射彈道飛彈。美韓兩國隨後展開正式磋商,討論是否在南韓境內部署「薩德」系統應對北韓軍事威脅。美韓兩國始終以「防衛系統」的名稱對中共加以搪塞,但是北京學者認為,「南韓和北韓距離太近,中共認為南韓在面對來自北韓的彈道飛彈威脅之時,『薩德』系統其實是一種過渡的安排」。「薩德」系統的X波段AN/TPY-2雷達縱深達到中國大陸中部區位,已不是一個純粹技術方面的問題,關鍵在於,「美韓同盟」是不是要更接近到反飛彈層級。到時候它真正是要防北韓,還是中共或者俄羅斯?這就預備對東北亞目前的戰略平衡造成重新建構的伏筆,美國在日本的北部青森縣和北九州的京都府都已新部署了2套AN/TPY-2長程雷達,現在要部署第3套在南韓,明顯是為對抗中共的所做的「反介入」布局。

 目前北韓已經有能力為「蘆洞」系列飛彈裝載核彈頭,但南韓尚無證據顯示北韓已經部署了裝載核彈頭的「蘆洞」飛彈。「蘆洞」的射程達到1300公里,覆蓋南韓及大部分日本領土。2014年時,北韓嘗試調高「蘆洞」的發射角度,將射程縮短至650公里的同時,發射高度達到160公里。美國目前在南韓部署的PAC-3型愛國者系統遠遠無法應對。

 中共因素的確被南韓政府考慮,但在此之前南韓沒有部署「薩德」系統,主要是出於技術考量。近期美國在技術上做出了改進,讓南韓開始在境內部署「薩德」系統,未來也可能部署在日本,建立完整的東北亞防空情報系統。(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