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淺析近期中共軍事動向對東亞和平的威脅與圖謀

◎ 鄒文豐

 就在時序進入歲末,國際多處地區卻仍動盪不安,尤以我國所處之東亞,局勢變化最為詭譎。近月以來,共軍動作頻繁,先是其空軍於11月25日及12月10日,分別派遣戰機編隊實施長航演訓,經巴士、宮古海峽等臺灣南北空域飛抵西太平洋演練,途中並繞臺灣東部外海飛行;另12月8日,美軍首度發現「轟六」轟炸機自海南島起飛,沿南海U形線偵巡,共軍同時刻意透露首批殲-20戰機分別進駐河北滄州、甘肅鼎新等試驗訓練基地訊息,威嚇意圖明顯。

其後,中共「新華社」報導共軍近日於渤海展開「遼寧號」航艦編隊實彈射擊演習,共計編組數十艘各型艦艇參訓,多批次殲-15艦載機並赴演習空域進行空中攻擊;12月15日,中共海軍船隻更於菲律賓蘇比克灣西北方50浬海域,以維護航行安全為由捕捉及扣留美軍水下無人探測載具,刺激南海緊張情勢升高。

 期間,中共「人民日報」旗下鷹派媒體「環球時報」多次放言叫囂欲以武力解決區域主權爭議與臺海問題;12月17日共軍前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更在該報年會中指稱,2020年前後臺海勢將爆發軍事衝突,且「共軍可在100小時內奪取臺灣」;此等不負責任之好戰聳動言論,除與共軍武嚇舉動呼應,均無助於維繫區域和平與穩定,更隱含中共蓄意動搖我社會民心企圖。

 復以北韓建置核武與南韓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問題餘波盪漾;日俄兩國積極深化彼此關係新動態,交互帶動東北亞戰略情勢日益複雜,時值美國政權交接前夕,中共軍事動向除使當前東亞局勢橫生枝節,其謀略目標及對未來區域戰略態勢發展等影響,皆值我方與各國密切關注。

 區域紛擾方向未明

 揆諸近期東亞重要區域政治事件包括:

 一、朝鮮半島政局動盪:儘管南韓政府自11月起陷入彈劾總統之政治風暴,然北韓卻持續進行針對性軍演,頗有落井下石、趁火打劫意味,在南韓政局未定情形下,「薩德」飛彈系統是否仍能順利部署?乃至於美、日、韓三邊軍事合作如何延續?均將對東北亞局勢投下變數。

 二、日俄加強雙邊互動:「北方四島」主權問題雖長期未決,惟為因應中共強勢擴權,並推動「地球儀外交」拓展戰略空間,日本自2013年起即致力改善對俄關係,避免陷入南北受敵窘境,在12月中旬雙方舉行今年第四度高層峰會,決議啟動「北方四島」共同經濟活動協商後,日俄關係發展必將對區域權力格局產生影響。

 三、菲國續採平衡外交: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近期公布衛星照片,顯示中共已在南海所控島礁配置大量防空武器,菲國外長對此直言該國當前目標在鞏固與中共關係,等於默認現況,但其亦表示日後將尋求執行南海仲裁途徑,除證明菲國權衡利益之外交策略,更標誌南海爭議將進入新一輪博弈交鋒。

 事實上,上述事件變化走勢,均與美國新政府整體亞太戰略密切相關,即便正式規劃尚未成形,然在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陸續釋放未來將重新調整亞太戰略布局、強化軍力部署、終止既有自由貿易談判、重啟美俄關係,甚至質疑過去對「中」政策基調等風向息偃下,區域各國紛紛開始尋求最佳戰略位置,域內各雙邊或多邊關係,勢將進入新磨合階段,在一定時間內,東亞局勢或將呈現變動不安的權力重組狀態;衝突防範則取決於大國的克制及智慧。

 共軍威脅與日俱增

 近期共軍海空機艦四面出擊之舉,對照中共高層策略思維與謀略目的更是耐人尋味。首先,究其背景與動機,在內政方面,明年不僅為共軍「建軍」90週年,中共預於下半年舉行之「19大」,更為習近平首任總書記屆滿,進入第二任期的權力換屆關鍵時刻,亟需藉彰顯政績與能力,鞏固政權正當性,對外展現軍力,亦可轉移社會、經濟政策失調焦點。

 在外部方面,中共亦知川普就任前之言論雖不能視為美方具體政策的轉變,但面對今後雙方關係不確定性升高,按中共在2001年引發「南海撞機」及2009年蓄意包圍南海美軍研究船等事件經驗,其運用強硬手段恫嚇、測試美國新政府政策,企圖在建立新關係時取得優勢之需求更為強烈,另在釣魚台主權爭議與抗拒「薩德」飛彈部署等問題上,更不可能放鬆對日、韓立場,施加軍事壓力為其表達強硬態度重要手段。

 其次,分析特徵與目的,在行動方面,年來共軍舉行多次大規模演習,包括三大艦隊分赴東、黃、南海進行多科目實彈對抗演練,以及組織戰機編隊8度穿越第一島鏈至西太平洋實施長程飛行,並首次以多機型同時飛越巴士、宮古海峽之繞越方式完成訓練;其中,「轟六」轟炸機、「運八」電偵機與TU-154偵察機編組,在沒有掩護兵力情況下,大膽於臺灣東部外海活動,「南救510號」船更在南海自導自演捉放美軍水下無人載具戲碼,顯示其旨在驗證同步應對多點衝突,與突出示威效果的實用性、工具性、威懾性特徵。是以,在意涵方面,依中共官方說法,固有其強化戰區指管聯戰能力之目的存在,但更有向美、日等國提高談判籌碼,展示對處理東、南、臺海問題策略,硬的一手的根本意圖。

 武嚇圖謀無助和平

 最後,評估中共軍事動向與影響,可以預見,其既已具備足夠條件,未來勢將逐步朝增加演訓強度、拓展訓練項目,使軍演常態化、合理化等方向前進,如在規模上著力於多兵種、多兵器聯訓,在方式上完善艦隊、機隊編組,與遞增演習頻率等,配合主動發布或刻意透露等宣傳手段,一則塑建其「強國強軍」形象,再則因應區域情勢變化,持續其所謂「軍事鬥爭」準備。

 只是依中共目前政治、社會現況與經濟發展需要觀察,維持周邊環境平穩亦為其政權重要安全需求,然綜論近期中共軍事舉動與放任好戰言論妄言作法,不僅與其共同促進區域繁榮宣言背道而馳,更無助於維護區域局勢和平穩定,觸動各國敏感神經,反使國際社會警覺中共之威脅,顯見其武嚇圖謀實為損人害己。交織於東亞局勢暗潮洶湧,日後發展存在諸多變數,學者曾以「暴力的預感」形容可能出現的區域權力競合,倘若不以此作為警惕,則過往歷史教訓恐將重蹈覆轍。

 結語

 所幸,確保東亞區域乃至於亞太地區整體安全,仍為各國共同努力方向,更始終為我國一貫政策立場,亦因中華民國屹立於第一島鏈關鍵位置,西太平洋才得以持續興盛有序,時值區域局勢面臨重大挑戰之際,凸顯國軍肩負責任更為重大,由國軍應對突發事件之「不畏懼、不迴避、不示弱」原則,以及不斷精進防衛能力的各項準備可知,國軍不僅有實力,亦有決心捍衛臺海及區域和平,企盼全民齊心支持國防,方能無所畏懼面對中共無謂蠢動,並使其好戰氣焰無所延續。

(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