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越滅吳之戰—勾踐臥薪嘗膽 生聚教訓復仇雪恥

文:郭春龍

 吳王闔閭自任用孫武、伍子胥治國安邦,吳國崛起,入郢之戰大敗楚國,威震華夏;正當吳楚兩國爭霸方酣之際,楚國由於受晉吳兩國牽制,日趨被動,為扭轉不利局勢,於是效法晉國扶越制吳戰略,派出大量人、物力,協助越國改革,使越國迅速興起,逐漸有與吳國相等的戰爭實力。吳越同瀕臨東海及長江下游河川交錯之國,時爭三江五湖之利,這便引起吳越兩國間長達32年的爭戰。

 戰前情勢與作戰地理形勢

 吳國北與齊、魯、宋國為鄰。西達陳、蔡、駕邑(安徽省蕪湖縣西),宛邑(安徽省宜城縣),與楚國東境接壤。南自今杭州灣北岸迤西與越為鄰,都於吳(江蘇省吳縣)。吳國自破楚入郢之後,威震中原。原在淮北之楚地,皆囊括而有之。時吳之執政者,仍為伍子胥;子胥為徹底消滅越國,鞏固吳國霸業,進而稱霸中原。檇李之戰即為此政策之開始。不幸吳王闔閭竟於此役傷重過世。嗣王夫差年幼好勝,又以伯嚭乖勢與伍子胥爭權,在以後吳越夫椒戰爭後,伯嚭夫差納越之降,使子胥滅越之策失敗,遂產生以後越興吳滅之結果。

 越國國境南至句無(浙江省諸暨縣南50里),北至禦兒(浙江省崇德縣東南),東至於鄞(浙江省鄞縣),西至姑蔑(浙江省龍游縣穀溪之南),蓋在今富春江兩岸地區。

 越與吳皆為「斷髮文身」之族。越去中原較遠,故其文化較為落後。自與吳楚接觸後,間接接受中原文化,其最主要者,即為使用鐵鑄之生產工具,發展航業,因之交通貿易逐漸發達,人口日漸繁衍;加以越君元常幹練有為,遂形成一個大國。越國勢力日漸膨脹,頻與吳國發生衝突。此衝突在吳王壽夢時已開始。自楚國勢力東進達於淮河流域時,晉景公聯結吳國以制楚,進而南聯越國,因之吳越衝突日增;而越得范蠡、文種輔佐,於是國力漸強,成為吳國大敵。及至勾踐嗣位,以其年富力強與刻苦奮鬥之本質,勤奮耐勞之心續越國之國祚,遂形成與吳作決死鬥爭之敵國。

 臥薪嘗膽生聚教訓

 周敬王26年,西元前494年,越王勾踐得知吳王夫差正積極擴軍準備攻越的訊息後勃然大怒,決定先發制人。大臣范蠡認為不可,故建言:「檇李一戰我軍之所以打敗吳軍是因我們是正義之師,進行的是保衛戰爭;現在陛下征吳,師出無名,況吳人是為報君仇國難而戰,鬥志勢必昂揚,我們很難取勝!」但勾踐不聽勸阻,即貿然向吳國發動攻勢。夫差得知越軍來襲,即集結精兵並莊嚴誓師,兩軍戰於夫椒,吳軍肩負救國難、報君仇重任,同仇敵愾,遠道而來的越軍面對吳國精兵,損失慘重。接著,吳軍乘勝追擊,占領越國國都會稽,越王勾踐被圍困在會稽山。

 越國危在旦夕,為免遭滅國,大夫范蠡建議「屈辱求和」之策。勾踐派文種面見夫差請和,同時派人用財寶美女賄賂吳太宰伯嚭,讓他在吳王面前從中斡旋。文種對夫差說:「請大王您不要滅越,我國願為吳附庸國,年年進貢;若您不許,我國軍民將眾志成城與吳國戰血戰到底!」伯嚭也趁機進言,說越已臣服,何必趕盡殺絕,應北上與齊爭雄,稱霸中原才是首要目標。夫差覺得有理,但伍子胥直言進諫,懇請滅越,並指出越卑辭厚禮背後隱藏的是滅吳野心,萬不可答應勾踐求和。夫差認為伍子胥危言聳聽,說:「卿勿復多言!太宰之言正合我意。」伍子胥再次苦諫並誡言:「今不滅越,後必悔之!」夫差膩煩,伯嚭趁機讒言伍子胥目無君王,不成體統,夫差即命伍子胥自裁,並答應文種,撤兵回國。

 經此一戰,越國力大衰,成為吳屬國,越王勾踐下詔罪己,而後委國政於諸大夫,忍辱含垢,帶著范蠡、文種等人去吳國,給夫差當3年的奴僕。勾踐忍辱負重,對夫差極是恭敬,騙得夫差信任,夫差5年,勾踐被釋放回國,回國後,時時不忘復興越國大志。他穿粗衣,不吃肉食,住破舊房子,晚上睡在鋪席草的木柴上。他在居室中掛了苦膽,吃飯、睡覺前,坐、躺著的時侯,經常抬起頭來嘗嘗苦膽,自言自語地說:你忘了在會稽被包圍的恥辱嗎?他為迅速復興,根據越國的具體條件,進行社會改革。

 經過戰爭後越國的人口大量減少,他就採取獎勵生育政策,規定壯者不可取老婦,老者不得取壯妻,男子到了20歲,女子到了17歲不成親的,其父母要受到處罰。有將分娩者,公醫守之。生丈夫,二壺酒一犬,生女子,二壺酒一豚,生三人,公與之乳母;有兩個兒子的,國家養活一個,有三個兒子的,國家養活2個。當室者死,三年釋其政,支庶子死,3月釋其政,即使足3年3月之糧以舒其困,令孤子、寡婦、疾病、貧苦者,納官以廩,教其子。

 他鼓勵種田織布,越王常去各地拿起鋤頭,和人民一起勞動;他的妻子也常到百姓家看望養蠶織布的婦女,並和他們一起勞動。越王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激勵全國人民積極生產的熱情,為了實現抱負,他以開明之舉,重用賢人,他把國家的政事交託給文種;把治兵打仗的任務交給范蠡,讓他們兩人充分發揮自己的長處。

 作戰經過概要

 越軍第一次攻吳:

 西元前484年,夫差聞知齊景公死,便傾全國兵力北上伐齊,於艾陵一役大敗齊軍,夫差威名遠播而更驕橫無度。他認為稱霸中原時機已到,就於西元前482年7月7日約諸侯會盟於黃池;吳國太子友提醒他當心勾踐趁虛而入,夫差置若罔聞,率精兵3萬北進中原。

 勾踐聽聞夫差北上,姑蘇只有1萬殘兵守城,乃問於范蠡,蠡曰:「毀矣」。勾踐大喜,認為滅吳雪恥時機到來。西元前482年6月12日,勾踐調集越軍共4萬9千餘人,向吳國進攻,兵分兩路,直趨姑蘇。

 吳太子友與其將王子地、王孫彌庸、壽於姚等率兵到泓上阻擊越軍,他感到兵力不足,主張堅守待援。但吳將彌庸擅率5千人出擊,擊敗越軍一部於是輕視越軍,防範鬆弛。22日,勾踐主力抵達,對吳軍發起猛攻,吳軍據守不出,而後越軍佯退誘敵,吳國諸將眩於彌庸初戰勝利,乃以王子地守城,大舉出擊,反為越軍所包圍殲滅。

 吳軍被圍殲,越軍進入姑蘇,盡獲其舟船。范蠡則盡收吳各邑之軍實自邗溝旋師,與越王之師會於吳都,準備於吳王回師時,與之決戰。

 時吳王夫差正在黃池與晉定公,為爭霸主互不相讓。僵持間聞知吳都淪陷,夫差為封鎖消息,7次殺死信差,又用武士威脅晉定公讓步,勉強做了霸主,而後日夜兼程回國。姑蘇失守,吳軍軍心動搖,夫差感到反擊越軍沒有把握,就向越求和。當時范蠡也以吳軍戰力尚存,尚欠缺滅吳實力,於是建議勾踐同意吳軍求和,於年冬班師回國。

 越第二次攻吳笠澤之戰:

 西元前478年,吳國發生饑荒,文種見吳國饑荒,倉廩空虛,乃倡議乘此滅吳,越遂舉兵5萬人伐吳。夫差聞越軍侵入,亦率6萬人禦之於笠澤江。兩軍隔江對峙,相持入夜,準備明日之戰。

 入夜後,越王分其軍各約萬人為左右句卒(別為左右兩隊,而與本隊相鉤連之陣名),並令其左軍銜枚溯江5里處待命;又令其右軍銜枚順江行5里處待命。至夜半,即令左右軍各鳴鼓渡江,假裝攻擊。夫差誤認越軍兵分兩路渡江進攻,即令大軍一分為二,左右分軍迎敵。勾踐乘機率親兵6千潛至江北。至吳軍營前,始突然鼓而襲之。吳中軍突遭越軍夜襲,大亂而潰,及已分之吳軍回救時,越之左右軍又渡江襲追之,因此,因吳之左右兩軍亦敗。吳軍北退20餘里至沒溪,據溪為守,收容散卒;局勢稍定,準備再戰。此時范蠡率舟師自太湖攻取橫山,向吳軍採取包圍攻擊態勢,吳王見形勢不利,乃向吳城之郊撤退,但遭越軍追擊而大敗。及退至城郊與越軍戰,又敗,乃入城據守。越軍則築城於西門之外以逼之。

 勾踐準備長期圍城,困斃吳軍,夫差這樣一困3年,終於箭盡糧絕,「士卒分散,城門不守」。越軍攻進吳城,夫差拚死率殘部逃到姑蘇,旋又被包圍。夫差見大勢已去,向勾踐卑辭求和,但此時的勾踐斷然拒絕,夫差絕望至極,而後自殺。吳國滅亡,勾踐挾滅吳國餘威,渡淮河北上會盟諸侯成為霸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