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淺析網路恐怖主義之發展與全民心防的重要

◎ 鄒文豐

 2014年,時值「伊斯蘭國」(IS)於敘利亞及伊拉克大舉攻城掠地,是年6月,其已準備對摩蘇爾展開進攻,儘管守軍兵力在6萬人以上,但IS看準伊拉克安全部隊嚴重腐敗且士氣低落,遂於攻勢前每天發出4萬條針對性推特貼文,為攻城戰開創有利聲勢,不久守軍倉皇撤離,當時IS進攻兵力僅1500人。雖然當前在美、俄等西方國家圍剿下,IS頹勢已現,並有專家認為「實體的」IS終將滅亡,然自2016年年末接連出現德國耶誕市集與土耳其跨年夜恐攻事件,均與IS網路聯指有關,顯見虛擬世界恐怖活動發展已突

「網路恐怖主義」(CyberTerrorism)一詞最早見諸1997年美國國際安全學界研究,其論述網路世界與恐怖主義結合將產生高度威脅,呼籲各界重視網路安全;其後即有學者陸續在網路戰、網路犯罪、網路恐怖主義等領域,探討網路襲擊技術、方式與影響,並對網路恐怖主義訂下多種定義。時至今日,全球上網人口突破34億,臉書已有17億活躍用戶,每天更有5億條推特貼文進入雲端,社交網站顯已成為世人重要資訊來源,鑑於恐怖分子早期以駭客手法,藉惡意軟體所行的電腦病毒癱瘓、竊密,或執行實體破壞等網路攻擊行動,所形成的心理威脅已轉變為透過訊息載體的直接攻心作為,透過心理感染、意識扭轉、精神迫害等方式發揮影響的網路恐怖主義,幾已成為是類活動最新趨勢與對國際安全的重要危害,基於此,本文即就網路恐怖主義相關定義、發展與威脅,探討如何因應與對全民心防的意涵。

 定義與現況

 學界對網路恐怖主義仍未有統一定義,美國國防部界定其為「次國家行為體利用計算機及電信能力針對資訊系統、程式實施的犯罪行為,以造成暴力與破壞公共設施,製造社會恐慌,旨在影響政府或社會,實現特定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目標」;進一步綜整學界看法,可區分網路恐怖主義要素為:

(一)行為上係恐怖組織或相關團體、個人。

(二)主張係有特定政治、宗教、意識形態訴求。

(三)途徑係透過網際網路達成目標。

(四)手段係藉癱瘓資訊系統或國家關鍵基礎設施等實體破壞、宣傳及散布極端訊息等心理威嚇,以造成社會經濟重大損失、製造大眾心理恐慌並藉此脅迫對象順從,放棄原有生活模式與價值觀。

 21世紀初期,網路恐怖主義遂行方式仍局限於對特定機構網路攻擊、侵擾,惟「911」事件後開展的國際反恐戰爭,卻刺激其快速發展;一方面,中東反恐戰事雖有打擊恐怖組織成效,但對消弭恐怖主義卻收效甚微,除培養讓IS等勢力茁壯土壤,更因壓縮恐怖組織生存空間,使其有轉往虛擬空間擴張動能;另一方面,也由於反恐戰爭對中東人民造成的間接傷害,以及使國際情勢更形混亂,讓極端團體益加依賴網路訴諸悲情、宣揚主張,網路空間遂成恐怖主義蔓延孳生溫床。

 2010年代以來,隨資訊技術日新月異,網路恐怖主義對國際安全秩序威脅更與日俱增。首先,恐怖組織頻密運用新資訊技術進行宣傳、機密通訊、募集資金、籌畫行動等活動,使網路形同恐怖主義媒介;其次,恐怖組織指揮或引導個人以網路為攻擊標的,干擾、破壞目標地區政治、社會、經濟穩定,製造轟動效應,使網路成為發揚恐怖主義載體;第三,如英國倫敦2005年7月連環爆炸案所示,具特定背景人員透過網路所獲資訊而激進化,在地常民或因暴露於網路激進傳媒,致向恐怖主義轉變,使恐攻更難預防,防範網路恐怖主義已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課題。

 威脅與危害

 網路恐怖主義主要威脅形式有三大類:

(一)實體威脅:儘管尚未發生,然若以造成人員傷亡、經濟損失,引發社會秩序動盪為目標,網路攻擊實有能力對資訊、金融、水電、能源、交通等基礎建設造成癱瘓或破壞。

(二)資訊威脅:2004年蓋達組織企圖在矽谷公司網路系統植入恐嚇影片,被視為網路恐怖主義早期實際案例,其透過對特定網路節點發起攻擊,旨在破壞系統正常運行、阻滯作業、竊取機密等。

(三)心理威脅:恐怖組織藉網路開放性與便捷性,進行宣傳、煽動、恫嚇等作為,或渲染恐攻事件,以達影響社群思想、營造恐懼氛圍或吸引徒眾支持,甚至參與恐攻等效果,此類網路恐怖活動威脅並不亞於實體或資訊破壞。

 由此可知,網路恐怖主義有別於一般駭客作為,其對國際社會安全危害,首推藉助資訊傳播力量型塑的心理威脅,首先,只要存在以網路攻擊方式造成社會實質傷害可能,即可使各國安全單位神經緊繃,並讓大眾始終生活在網路恐攻陰影之下;其次,網路心戰乃為恐怖組織最廉價且有利的作戰方式,既向特定族群受眾傳達資訊、強化情感認同,更鼓動對象加入,再以相關事件渲染、證成其主張,形成循環心理攻勢;再次,則是透過網路宣傳向國際社會散佈恫嚇訊息,施加心理壓力,保有其恐嚇社會安全、威脅自由世界的「存在感」。是以,網路恐怖主義核心即為心理戰,在國際反恐戰爭持續進行、恐怖組織實力削弱的戰略態勢下,未來網路恐怖主義發展更有方興未艾之勢。

 因應之道

 面對未來網路恐怖主義發展趨勢,基於其本質與核心均屬於心理戰相關範疇,本文探尋因應之道如下:

(一)重視安全教育,鞏固全民心防:古典戰略「心戰論」講求在先聲奪人前須先「不奪於人」,面對網路恐怖活動鋪天蓋地的威嚇宣傳,及渲染恐攻所冀獲得的震撼效應,應從教育大眾認識恐怖主義開始,建立對國家安全體系、社會生活價值的信心,進而排除網路恐怖主義所欲產生的負面影響。

(二)建立相應機構,完善網路管理:因應網路恐怖主義心理威脅,各國應成立足以執行維護資訊安全、評估輿情狀態的專業機構,既可保護網路、資料庫及各項關鍵基礎設施免於遭受攻擊,亦應針對威脅來源、複雜資訊,及恐怖組織刻意釋放的恫嚇資訊等進行調查、分析、駁斥與反制。

(三)加強國際合作,建構聯防體系:網路無遠弗屆,面對網路恐怖主義,沒有國家可置身事外,如2015年11月巴黎恐襲後,歐盟安全機關即從查獲的恐怖組織電腦發現其已選定數個歐洲城市作為目標,顯示國際社會須相互合作,才能在訊息追查、安全預警、犯罪查緝等方面事半功倍。

 結語

 追根究柢,如同消除易生極端主義的環境,才能逐步瓦解恐怖主義根源,避免網路恐怖主義效應並減少其危害,首重全民心防的建立與鞏固,此一既關乎社會安全能否確實維繫、更攸關國家安全之防線,誠如「心戰論」亦講求先於立於不敗之地的原則,唯有強化全民心防,方能使國家社會從容面對各項安全威脅與挑戰。

(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