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從俄駐土大使遇刺論敍利亞內戰的隱憂

◎ 胡敏遠

 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爾洛夫(Andrey Karlov)去年底在安卡拉市出席活動時,遭遇一名槍手槍擊。槍殺成功後,凶手大聲疾呼「真主萬能」、「莫忘阿勒坡」,隨後遭土國安全人員擊斃。此事件合理的推論是由支持敍利亞叛軍的激進分子所為,更可能是土國國內反對土/俄合作的恐怖組織所為。土國境內的恐怖組織又以土國南部的庫德族工人黨(PKK,以下簡稱工人黨)最具盛名,土國境內經常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多半都是工人黨所為。為此,安卡拉政府在敍利亞內戰的外交與軍事作為,都與打擊國內恐怖組織有關

 此次暗殺事件與敍利亞反抗軍有直接關係,其中又以最近政府軍攻占反抗軍占領的阿勒坡城,最為直接。敍利亞反抗軍原本在土國暗中的支持下,在敍國內戰中不僅對政府軍構成極大威脅,甚至極有可能取代阿塞德政府,成為敍國未來的執政者。但是,土/俄關係自去年7月土國流血政變中,因俄國總統蒲亭暗助土國總統艾爾段,導致軍事政變行動,失敗告終。嗣後,土/俄關係進入蜜月期,兩國之間的政治與軍事合作也愈趨緊密。

 由於俄羅斯在敍利亞內戰問題上,始終支持阿塞德領導的敍利亞政府軍,迫使土耳其原本支持叛軍的立場,轉趨保守。在「阿勒坡戰役」中,敍利亞政府軍在俄軍的支援下,擊敗了由遜尼派為主的反抗軍。究其原因,是因土國立場的轉向且與俄羅斯並肩作戰,反抗軍才會慘遭滑鐵盧,並撤出已占領4年多的敍國第二大城阿勒坡。

 俄駐土大使遇刺,很明顯的是激進分子欲挑起土俄之間的矛盾,以使反抗軍在內戰中能轉變局勢。此一事件的發展,是否會改變土/俄之間的合作關係,深值觀察。再者,由於土、俄兩國的立場與對敍利亞內部各武裝團體的支持對象不同,對於未來敍利亞內戰的發展,具有決定性的作用,美/俄/土的動態發展更會產生不同的變化,實值研究的戰略議題。

 土耳其境內的恐怖行動與敍利亞內戰的關係

 土耳其境內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大多由其內部分離主義庫德族工人黨所為。自1970年起,土國的庫德族成立政黨和武裝團體以來,即不斷地對安卡拉政府發動恐攻行動,目的是在庫德族居住範圍內建立一個獨立的庫德民族國家,疆域包括土耳其東南部、伊拉克東北部、敘利亞東北部和伊朗西北部。對土國政府而言,工人黨是一個民族分離主義組織也是一個恐怖組織。工人黨不惜對土國境內的政治、軍事、經濟甚至平民目標,採取威脅與暴力手段以打擊執政的奧勒岡政府。

 長久以來,敍利亞的阿塞德政府因暗中支持工人黨的建國運動,讓艾爾段政府非常惱火,因而在敍利亞內戰的立場上,艾爾段始終支持反抗軍,意圖推翻阿塞德政府以建立一個可與土耳其共同合作,打擊工人黨的敍利亞新政權。

 然而,敍利亞為俄羅斯在中東地區的主要也是唯一的基地,為了鞏固俄羅斯的國家利益,蒲亭自始至終都支持阿塞德的政府軍。導致土俄之間的外交關係降到冰點,雙方在2015年至2016年間還因處理「伊斯蘭國」的立場不同,發生軍事摩擦,兩國險些出現兵戎相見的局面。今年7月以後,兩國關係轉好,在敍利亞內戰問題上意見與作法也漸趨相同。顯而易見,敍國內戰的發展將對俄羅斯愈益愈有利。

 土/俄/美的動態發展關係對敍國內戰的影響

 敍利亞內戰對中東及歐洲造成的最大威脅,莫過於大量的敍利亞難民四處逃逸,形成嚴重的社會治安與非法移民問題。如何讓敍利亞內戰盡早結束,已成為聯合國及美歐國家的當務之急。

 在土耳其境內大約收容了約200萬敘利亞難民,土國境內的難民問題又與其境內分離主義分子滙為一體,對土國造成極大困擾。從地緣政治的觀點來看,土耳其深知美國及聯合國必需依靠土耳其的力量,才能抑制與解決難民問題的氾濫。然而,土耳其政府卻將敍利亞內戰問題與自己境內庫德族的分離運動綁在一起,反而加深了聯合國或美國介入和平解決敍國內戰的困難度。

 毋庸置疑,土耳其是美國在近東地區的一個重要基地。沒有土國的支持,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發展必會受到限制。美國維持與土國的良好關係,一來可牽制俄羅斯向南歐或中東地區的發展,也可作為打擊伊斯蘭激進組織的重要基地。因此,維持與土耳其的良好關係,一直都是華府重視的戰略課題。

 然而,美國在處理「伊斯蘭國」的態度與外交措施上因過於保守,讓俄羅斯在敍利亞內戰上搶得頭香,也讓蒲亭在國際政治舞台上較歐巴馬更為活躍。土耳其因美國面對敍利亞內戰的保守態度不滿;又因去年7月土國的流血政變中,俄國提供寶貴的情報資訊,讓土國總統艾爾段逃過一劫。終使安卡拉政府的政治立場轉向俄羅斯,讓美國在敍利亞內戰的問題上失去主導權。

 激進分子暗殺俄駐土大使,原本在激化土/俄之間的矛盾,以使土耳其受俄制裁後,在敍利亞內戰問題上支持反抗軍,以共同打擊阿塞德政府。暗殺事件後,土/俄兩國元首除同聲譴責恐怖攻擊行動外,兩國都強調並保證雙邊關係不會因此事件而倒退,反而會更加合作。由此可見,土/俄之間的關係似乎較土/美關係更為密切。蒲亭無論在敍利亞內戰或中東問題上,也似乎較美國的外交作為更加積極與細緻。

 未來敍利亞內戰的發展趨勢(代結論)

 目前,敍利亞內戰的發展趨勢,阿塞德的政府軍似乎已居有利態勢。即將上台的美國新總統川普,宣稱有關敍利亞的問題,將與俄羅斯共同合作,以敉平反抗軍及「伊斯蘭國」在敍利亞的動亂;敍利亞的政治局勢必會朝向俄羅斯控制的方向發展。

 然而,敍利亞反抗軍及境內的「伊斯蘭國」的威脅,仍是影響敍國內戰是否終止的關鍵因素。由於恐怖組織與反抗軍採取「化整為零」的策略;仍會不斷地對敍國政府軍進行騷擾、破壞與侵略。因此,欲以武力鎮壓或打擊異議分子,恐非解決內戰的最佳途徑。

 土耳其、俄羅斯與美國政府對於處理敍利亞內戰或反抗軍的立場各有不同,都源之於各個國家政治與軍事利益的算計不同。背後牽連的是美/俄之間的權力較勁,與大國之間對於中東權力分配的戰略思考。未來,土/俄/美的外交動向,及其間的「合縱」與「連橫」,都會直接影響敍利亞內戰的發展,值得持續關注。(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