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美「中」俄競逐衝擊地緣戰略格局

◎曾復生

 美國前國安顧問季辛吉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專訪時指出,川普將是一位「不太尋常的美國總統」,將會創造新的國際形勢與機會;俄羅斯總統蒲亭則是一位冷靜的國家利益計算者;至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六中全會」後,已經確立「習核心」地位,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後的第三個政治強人。今後的國際地緣戰略格局,將會面臨美「中」俄戰略競合複雜化的衝擊。

 川普在總統大選期間指出,美國必須與俄羅斯修好,並讚揚蒲亭是傑出的領導人。川普認為,歐巴馬政府制裁俄羅斯只是把莫斯科推向北京,讓北京在美「中」俄三角關係得利,並導致美國陷入被動地位,還要背負維護歐洲安全壓力,是嚴重的戰略錯誤,因此任命親俄的提勒森出任國務卿。川普強調,美國與俄羅斯保持建設性互惠合作關係,最符合美國利益,並讓美國能夠專注國內經濟社會建設,逐步解除巨額國債壓力。但是,川普如何應對蒲亭的國際企圖心,將是高難度的考驗。

 蒲亭為落實強國戰略,首重穩住俄「中」關係以減少南方安全壓力,同時透過能源、軍售與科技合作,支撑俄羅斯經濟發展,反制美歐等國經濟制裁。俄羅斯亦積極參與東南亞與南亞軍火與能源市場,乘美「中」在此區域戰略競逐加劇,以及各國捲入軍備競賽契機,對越南、馬來西亞、印尼、印度等國,增加潛艦、飛機、飛彈等先進武器出口,以賺取外匯並擴大影響力。俄羅斯在中東地區則積極布局,除了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外,並發展與沙烏地阿拉伯經貿能源合作。蒲亭認為美「中」關係緊張,有利俄羅斯在亞太與中東擴張勢力。

 蒲亭強調美國仍是世界唯一超級強國,他願意與美國合作;同時,蒲亭呼籲歐盟解除對俄經濟制裁,讓雙方互惠關係回歸正軌。俄羅斯在美「中」競合關係複雜化的新形勢下,積極運用多邊矛盾得利,意圖搶佔大國競逐上風。長期對普亭友好的川普將出任美國總統,雙方會發展出何種競合關係,把美俄利益衝突轉化為合作契機,世人都相當好奇。

 對於習近平而言,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將是改善美「中」關係契機,因此在賀電中期待與川普秉持不衝突不對抗原則,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發展長期健康穩定關係。但是,川普近來連續對中共嗆聲,並揚言將對大陸產品祭出高關稅,已讓美「中」關係蒙上陰影。不過,習近平並不願意正面與美國交鋒,以免徒增經濟發展阻力,而是希望以日益茁壯的綜合國力,達到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強國地位。另中共強化與俄羅斯的戰略夥伴關係,首重穩定北方邊界的安全形勢,共同營造「一帶一路」經濟發展友善環境,並積極透過雙邊的軍事技術合作,加速推動共軍的現代化進程,以拉近與美國在軍事科技落差幅度。

 蒲亭面臨經濟財政困局需要習近平伸出援手之際,正好是中共積極要求俄國出售先進軍事科技最佳時刻。美國對中共管制高科技出口與經濟制裁俄國,反而促使俄「中」強化經貿軍事合作關係,讓中共有機會突破軍事科技瓶頸,也讓俄羅斯從財政難題脫困。

 不過,俄「中」合作已經對美國利益造成衝擊,因為俄「中」不僅能夠在經濟與軍事能量上互補,而且雙方都可以把國防資源從邊界調配到其他地區,讓美國在朝鮮半島、東海、南海、印度洋,以及中東和非洲地區,都面臨來自俄「中」的競爭壓力。川普強調自己是「美國優先主義」者,不可能坐視習近平與蒲亭取代自己的國際霸主地位。

 俄「中」、美「中」及美俄三個雙邊關係錯綜複雜;俄「中」都擔心被對方侵略與威脅,使美國有空間發揮戰略合作選擇權優勢。近年來美國國力衰退、中共崛起,俄羅斯則傾向靠攏中共,美國的戰略籌碼減少,中共則在增加,讓美國警覺把俄羅斯推向北京的戰略誤錯與代價,因此,川普可能會調整對俄「中」兩國態度,並透過中東反恐議題合作拉近與俄羅斯的建設性互動,讓蒲亭認為從親「中」向平衡「中」美策略漂移對其有利,也為川普重新佔據三強奠基。

 冷戰時期,美國曾經運用俄「中」兩國矛盾得利,讓美國位居上風,進而扳倒蘇聯。當今,美「中」俄三強競合角力,美國對俄國採取強硬制裁措施,已無法從俄「中」雙邊矛盾中得利,反而是中共能夠從美俄分歧間得利,而且俄羅斯也能夠從美「中」兩國競合矛盾得利。不過,美國已經警覺把俄羅斯推向北京的戰略誤錯與代價,開始運用中共周邊國家疑慮恐被「中國崛起」支配氛圍,積極鞏固美日韓軍事同盟,強化與東協國家經貿安全合作,深入中亞地區建立能源合作與反恐夥伴關係,拉攏印度與澳洲成立海上安全合作架構,並透過中東議題合作拉近與俄羅斯的建設性互動。

 隨著美「中」俄戰略競逐複雜化,亞太國家普遍開始採取細緻的平衡策略,不願意在美、「中」、俄三強間明顯選邊站。但是,當川普、習近平與蒲亭若持續以強勢態度,意圖主導地緣戰略新格局,亞太國家將會面臨選邊的壓力,我們也難置身事外。因此,我國在面對動盪變化頻繁的國際環境,更應審慎因應,以保障國家安全與人民福祉。(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