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新加坡戰役 盟軍情報通訊遭切斷 東南亞防線失守

馬來亞英軍總司令白思華中將(圖中最右)於1942年2月15日在日本軍官帶領下準備投降。(圖片取自大英帝國戰爭博物館)
馬來亞英軍總司令白思華中將(圖中最右)於1942年2月15日在日本軍官帶領下準備投降。(圖片取自大英帝國戰爭博物館)

文:雲 陽

 1941年12月,當日本陸軍第25軍登陸馬來半島,英屬印度軍團第3軍(包括第27旅澳洲旅和一些英國的陸軍營)面對接戰。駐紮在北馬來半島的日軍在數量僅略佔上風,但在空中武力、戰車部隊、步兵戰術和實戰經驗等方面則擁有極大優勢。

因為日本陸軍已經掌握空中優勢,盟軍運用被視為王牌的皇家海軍威爾斯親王號戰艦和反擊號戰鬥巡洋艦出擊,卻在1941年12月,馬來亞海戰遭到日本海軍航空隊擊沉。日軍持續在馬來半島推進,朝向一直被認為是銅牆鐵壁的新加坡前進。新加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第一個成立的聯合指揮總部,成為英國、荷蘭和澳洲等國部隊的聯合指揮中心的節點。

 作戰準備

 盟軍在司令白思華中將指揮下,帳面上擁有85000人的部隊(等同4個師的兵力),其中,約7萬人屬於作戰部隊,編成38個步兵營(英屬印度陸軍17個營,英國陸軍13個營,澳洲陸軍6個營,馬來團2個營)和4個機槍營。剛抵達的英國陸軍第18師(師長為麥克‧貝克威斯─史密斯少將),雖然是編裝完整的部隊,卻缺乏實戰經驗和適當的訓練。

 白思華將西部防線的任務賦與第8澳洲師抽調的2個旅負責,由貝內特少將指揮。防守區域包括新加坡島的西北部,是日軍主要入侵的地區,其地區主要由被河流或小溪分隔的沼澤和叢林組成,並且布滿紅樹林。缺乏戰鬥經驗的第22旅則負責西側16公里的區域,自馬來半島撤退,已損失近1個營兵力的第27旅則守衛北側約3.6公里的區域。剛到的澳洲第2/4機槍營負責支援步兵。此外,第44印度旅則劃歸貝內特少將的指揮。

 由路易士中將指揮的第3印度軍由第11印度師(師長B.W.凱伊少將)、第18師和由第15印度步兵旅組成,負責北區的防務。新加坡要塞的東南區,包括城市主要部分的防務由F.K.西蒙斯少將負責,在其指揮下,帳面配備有18個營,其中包括第1馬來步兵旅、海峽殖民地志願旅和第12印度步兵旅。

 日軍第25軍司令山下奉文中將和參謀們,為了解盟軍部署,廣泛運用空中、地面偵察,以及佔領靠近海峽的制高點等手段,結果獲得充分情報。日本陸軍在2月3日開始執行先期砲擊,英國皇家空軍於是增援10架颶風戰鬥機,卻完全無法削弱日軍的砲擊強度,其砲擊的密度被比喻為宛如重現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可怕的戰場。這先期砲擊行動也炸斷盟軍和高級指揮總部的通訊,嚴重影響盟軍的防務準備。由於盟軍既缺乏轟炸機甚至砲兵火力也不足,因此絲亳無法向日軍進行反擊。

 新加坡要塞最負盛名的就是其擁有的大口徑岸砲,部署有2個砲兵連,分別配備有3門和2門15吋砲。岸砲可以指向北方,並曾向來犯的日軍發砲射擊,只是因為任務特性原故,岸砲只能發射專為擊毀軍艦之用的穿甲彈,卻沒有為殺傷人員所用的高爆彈,使得砲擊的效果大受影響。

 在山下奉文中將指揮下總數約3萬人的日軍部隊,包括有近衛師(師長西村琢磨中將)、第5師(師長松井太久郎中將)和第18師(師長牟田口廉也中將)。此外,近衛師團配賦有1個輕戰車旅。

 戰役經過

 2月8日晚上8時30分起,日軍發起第一波攻勢,包含第5、18師的4000名官兵搭乘小艇開始渡海登岸,與澳洲機槍營展開一整天的激戰。隨著日軍持續投入兵力,再加上砲兵、空中武力和情報方面的優勢,日軍的勝算愈來愈大。在西北部,日軍部隊像小溪那樣分裂滲透到盟軍薄弱散布防線的每個區域。到了深夜,澳洲的兩個旅已經完全無法相互聯繫,第22旅也被迫撤退。第二天凌晨1時,日軍的後續增援部隊登陸西北部,澳洲軍隊將最後的預備兵力投入戰鬥。

 到2月9日的早晨,第22旅有一大半已經戰敗、孤立或投降。其中,澳洲第218營甚至損失超過50%的兵力。白思華中將認為,日軍將在東南部進行第二波登陸,因此不願增援苦戰中的第22旅。日軍登陸作戰的重點轉移到英軍第44旅防守的西南部。2月9日當天稍後的時間,西部的盟軍部隊進一步被迫再往東撤退;貝內特少將決定修建防禦的第二道防線。

 2月9日晚間10時日軍近衛師於北部開始登陸,與防守的第27旅爆發戰鬥,這裡的登陸作戰對日軍相當不利,澳洲部隊的迫擊砲和機槍對日軍造成可觀的傷亡,守方利用重油倒海縱火的戰術也形成重大的損失,許多落水者因而死亡,日軍近衛師只有很少兵力能登陸上岸,勉強建立貧弱的灘頭陣地。

 由於指揮和通訊的問題,以及未能適時增援前線,使得盟軍的防線的缺口益形擴大。更致命的錯誤是儘管第27旅已成功守住海灘,西村原本甚至一度呈請放棄登陸攻擊,但遭到駁回,盟軍卻未能認清此一事實,第27旅反而從北部的克蘭芝中心地帶撤出。結果盟軍因此失去了克蘭芝─裕廊山脊,等同喪失控制新加坡島整個西半部的能力。

 日軍突破

 佔領克蘭芝之後,日軍近衛師的戰車得以登陸,並快速往南推進繞過英軍第18師。不過日本陸軍戰車部隊,未能掌握挺進新加坡市中心的機會。

 2月11日,由於體認本身軍隊補給已經減少到瀕臨耗盡的風險,山下奉文向白思華招降:「停止無意義的抵抗。」在此同時,受到日軍猛攻的第22旅已經只剩幾百人的兵力,接近幾乎是全軍覆沒的狀態。日軍佔領並控制了武吉知馬區,虜獲盟軍大部份彈藥和燃料儲備,還掌握了重要水源。

 到了2月12日,盟軍僅能在新加坡島東南部的狹窄區域建立一道尚足以擊退日軍攻擊的防線。其他部隊如第1馬來步兵旅也已經投入戰鬥,在巴西班讓的戰鬥中,馬來步兵團與日軍爆發激烈的徒手肉搏戰,在承受嚴重傷亡下,支撐2天阻擋日軍試圖通過肯特崗。然而,在2月13日,盟軍喪失了更多的陣地,高層指揮總部於是指示白思華考慮投降,以降低對非戰鬥人員的最大傷害。白思華中將最初不肯服從指示,但最終仍難挽救局勢而屈服於上級的命令。

 翌日,盟軍其餘部隊仍維持繼續戰鬥,非戰鬥人員的傷亡也持續增加,肇因於盟軍撤離100萬平民的戒護地區遭到日軍的砲擊。市政當局開始恐懼供水可能即將被切斷。2月15日上午,日軍終於衝破盟軍最後防線。

 盟軍的食物和彈藥供給都已見底,白思華遂下令所屬各部隊指揮官與日軍進行連絡協議,在下午5時15分於福特汽車工廠正式向山下奉文投降。當晚8時30分,所有在新加坡島盟軍部隊都停止戰鬥並解除武裝,等待日軍前往接收佔領。

戰後影響

 對於大英帝國這個殖民地強權而言,新加坡是連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咽喉要道,也被稱為「東方的直布羅陀」。因此,新加坡的陷落和兩艘皇家海軍的主要戰艦被日軍擊沉,事實上對英國不論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都是極大的打擊,也代表著殖民列強歷史的轉折點。戰後,英國也失去在東南亞殖民地的威信,馬來亞和新加坡等地也逐漸產生自主的思想風潮,最終先後獨立成為自主國家。

 日本佔領新加坡後,改名為昭南島,並開始進行報復,其中,華人受害最深,但馬來人和印度人也不能倖免。許多被俘的英國和澳洲士兵則被關在新加坡的樟宜監獄,在囚禁中死亡,戰後,山下奉文被控以戰爭罪而處以絞刑,美軍在執行死刑時特別邀請白思華到場見證觀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