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奉天會戰 俄軍兵力部署分散 日軍包圍未竟全功

文:郭春龍

 西元1904年,日本與俄國為東北與朝鮮之利益協商決裂,2月8日,日本海軍偷襲旅順俄國艦隊,引爆兩國間戰爭。日俄宣戰後,陸上與俄軍發生多次會戰,雙方戰事逐漸達到高峰。戰事持續至1905年,陸上戰事及至奉天會戰的結束而趨進尾聲,海上戰場亦隨對馬海戰的結束,日俄兩國都已無力再戰。

戰前情勢

 日俄兩軍,自開戰以來,雖經遼陽、沙河等會戰,雙方均獲決定性勝利,但在旅順要塞7個月的攻防戰中,由於旅順的奪佔,日軍大本營編成一個鴨綠江軍,由賽馬集進出,威脅俄軍東部的側背,該軍自2月20日開始北進,23日抵清河城附近,擊破一部俄軍,續向馬郡鄲方面追擊,遂而引發奉天會戰。

 作戰方略與指導

 日軍大本營考量,如戰場再繼續北移,因補給線過長,後方守備兵力日增,作戰將陷不利,故計畫於會戰期間,予俄軍重大打擊。其最初之作戰計畫擬以三個軍用於正面,以鴨綠江軍,迂迴俄軍側背,一個軍作為機動部隊,包圍俄軍於瀋陽附近而殲滅之;日軍總兵力約25萬人。

 俄軍自黑溝台一戰後,與日軍持續對峙中,又從歐洲增調部隊若干,時俄軍擬乘日軍第3軍主力未到達前發起攻勢,但統帥苦魯巴金因不明日軍第3軍確實行動,遲遲未能策定其作戰計畫,最後勉強決定於2月25日,以第2軍開始對日軍左翼先行攻擊,視爾後情況再作次步的行動,未幾獲情報,謂日第3軍可能攻擊海參崴,遂又調一後備旅團前往該地增防,此時雙方主力概略在沙河迄四方寨之線對峙中,總兵力約32萬人。

 作戰經過概要

 日軍因長期作戰,戰力未及恢復,日軍統帥擬待整頓後再行動,但獲知渾河3月10日以後解凍,屆時渡河不易,遂決定2月下旬開始展開攻勢。

 2月22日,鴨綠江日軍開始行動,24日攻佔清河城,預定渡渾河後,進出撫順附近,日軍統帥判斷奉天附近俄軍,將控有強大預備隊,決定以第1軍之第2師團自右翼出擊,期誘出俄軍預備隊兵力,以利第3軍之行動,俄軍果然中計,誤認日軍主攻在右翼,自總預備隊中抽出第1獨立軍團增援俄軍左翼。

 27日,日軍鴨綠江軍及第2師團繼續攻擊;第1、2、4軍開始砲擊,以牽制正面俄軍,同日,第3軍依計畫渡渾河北進,28日第2師團之攻擊未獲進展,且傷亡過半,但已達到牽制目的。俄軍統帥顧慮側翼,乃派皮克爾支隊(步兵1旅、騎兵1連), 前往佔領高力屯,以掩護南下俄軍之集中。

 3月1日,日軍統帥令第1、4軍行局部攻擊,第2軍向右旋迴,以策應第3軍之行動。俄軍統帥顧慮右側之情況,復將增援第1軍之部隊調回瀋陽,並於第2軍正面,以1個軍團至瀋陽,1個軍團至沙岑堡,後又增調1師團至沙岑堡,第2軍建制經此過度分割,秩序甚亂,所遺陣地守軍僅1個半軍團,軍長則率1軍另1師團,向沙岑堡前進,軍司令部亦分割為二,致幕僚機構亦不健全。

 3月2日,俄軍向日第3軍施行重大的逆襲,然大部分時間,都消耗於局部的爭奪,雙方屢進屢退,尚無決定性的結果。3日,戰鬥演成十分激烈,俄軍統帥仍不過將其右翼及右翼的中央稍稍向後引退一點,接近瀋陽城而已;俄軍的中央則依然在沙河陣線,面對南方,堅守如故。在俄軍左翼山區之內的日軍鴨綠江軍和第一軍,也只獲得輕微的進展。

 日軍統帥部,感於俄軍在瀋陽西方的新陣線頗為堅強,乃決定向北延翼,而俄軍也不稍緩,緊跟著延翼對抗。日軍將總預備隊投入左翼,以支援第3軍。這一部日軍於6日下午到達,第3軍乃木司令官命其面對俄軍西戰線的中央。在全線的其它部分,此時皆在進行激烈戰鬥,然俄軍堅守其陣地,毫不動搖。

 3月6日,日鴨綠江軍、第1、4軍無變化,主力及第1、9師團繼續北進迂迴。俄軍擊退日第5師團之攻擊後,預定即以第1軍分四路,從第2軍右翼出擊,6日晨,俄軍向劉家窩鋪攻擊,日守軍傷亡慘重;但俄第2軍正面被日第8師以局部攻擊突破,距瀋陽6里,俄軍統帥頗驚恐,乃命第1軍攻擊停止,調回與第3軍之第1師團會同反擊,日第3師團受南北夾擊傷亡三分之二, 俄第1、3軍此際亦退守渾河北岸既設陣地。

 7日,日鴨綠江軍、第1軍發現俄有退卻徵候,即作追擊準備,第4軍亦略有進展,第2軍對當面俄軍攻擊未果,第3師團因傷亡過大陷於守勢。8日,日鴨綠江軍開始追擊前進,中午第4軍到達預定位置,第2軍方面仍無進展,俄軍決心向鐵嶺方向退卻。9日,日第3軍奉命逕自向北延伸,此時日第2軍已到達第3軍之原先位置,只有第4軍單獨留在瀋陽南方,第1軍及鴨綠江軍則與俄軍東兵團激戰中。日第3軍於9日夜間完成準備,定於10日行動,然俄軍已先開始退卻。為掩護退卻,俄軍一方面在瀋陽西方抵抗,同時於瀋陽城及城東,留置強大的後衛。俄軍自9日夜開始退卻,雖不免凌亂,仍能安全向北撤出。日軍最左翼的第三軍,與最右翼的鴨綠江軍,分別向東西兩方急進,於10日傍晚,在瀋陽北面會師。

 日軍終於完成包圍圈,然包圍圈中並沒有俄軍在內。17日晚,日軍17個師團齊集瀋陽城及其近郊,混做一團。日軍亦因傷亡甚重,無法馬上追擊,待最北端的第3軍與鴨綠江軍經過整頓後才能追擊俄軍,故僅一部向鐵岑及石佛寺等追擊,餘佔領瀋陽北陣地停止整頓;是役俄軍傷亡9萬餘人,日軍傷亡7萬餘人。奉天會戰後,由於傷亡嚴重,日俄雙方沒有再發生大型的地面戰鬥。

 戰爭成敗與借鑑

 一、將者國之輔也

 日軍統帥之優越指揮,使俄軍立於被動。故大軍統帥之良否,非但支配全軍之運命,實為國家安危所繫;指揮官能夠勇敢堅毅不屈不撓,率先躬行身先士卒,雖當戰況慘烈之際,自必能冒險犯難,指揮若定,置個人死生於度外。亦如克勞塞維茨所說:我們必須熟悉光榮戰死的思想,我們應時時涵育此種思想於心中,而習以為常」。指揮官如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部隊亦必會個個奮勇,人人爭先,所謂強將手下無弱兵,必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二、掌握戰機,下達至當決心

 情況愈困難,愈當以果敢的決心,不待命令,獨斷,以赴其機,此上自將帥,下至兵卒,皆當服膺。本會戰日軍之鴨綠江軍及第1軍,在險要地形中,排除俄軍之頑強抵抗,看破好機,將俄軍牽制於該方面,致使俄軍指揮官判斷誤為日軍主力所在,導致日軍全面作戰有利,深值吾人效法。

 三、掌握主動,保持自由

 本會戰俄軍當初決意對日軍右翼轉移攻勢,後知日軍第3軍的前進,對此方面之攻勢,亦有變更,放棄主動地位,卒至失敗。故作戰首須確保戰場的主動權,我可主動決定攻擊目標、時間、方式、方向、與方法,以及使用的兵力等,並確保部隊的行動自由,主動運用兵力,集中絕對優勢的戰力,對敵軍弱點,施以猛烈一擊。

 四、速度為機動之基礎

 日軍接獲作戰命令後,即按計畫取一致行動,故能對俄軍形成包圍之態勢。故機動作戰,尤其要講求機動指揮與增進指揮速度,才能適應機動作戰要求。所謂指揮速度,乃為一時間的因素,指揮官自受領任務或自行推斷任務起,經常縝密的思考,先作狀況判斷,至下達作戰命令,直到部隊奉令開始所需的一連串過程的總時間,時間愈長愈影響部隊的機動速度和作戰速度。

 五、戰略退卻避免不利決戰

 本會戰,當日軍第3軍與鴨綠江軍於瀋陽周邊完成會師,欲對俄軍完成包圍殲滅。俄軍指揮官預判戰略態勢將對其不利,部隊有被圍殲危機時,即利用夜間,遂行戰略退卻,避免遭受全殲之命運。故戰略退卻主在創造有利態勢,誘陷敵於不利狀況;或避免在不利狀況下與敵決戰,保持行動自由,所行遠離敵人之戰略行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