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淺析美國新亞太戰略與對區域安全之意涵

◎ 鄒文豐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提斯於今(2017)年2月首度出訪東北亞,分別於2日抵達首爾會晤南韓國防部長韓民求,3日前往東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防衛大臣稻田朋美等官員會談。美國國防部表示,此行旨在強調與日、韓長久同盟的承諾,並將進一步加強三方安全合作。馬提斯訪問期間一方面警告北韓,若膽敢對美國或其盟邦發動核子攻擊,將招致壓倒性反擊;另一方面,則重申將遵守美日「安保條約」的對日防衛義務,地理範圍包含釣魚台列嶼在內。縱觀馬提斯出訪主要目的在於:第一,加強嚇阻北韓軍事挑釁及中共強勢作為;第

 美國必須要有此作為,主因是在於新任總統川普,其在大選期間即曾多次表達欲修正與盟國關係、要求盟國提高分攤駐防美軍經費等主張,均引起北約盟邦及日、韓政府高度關切;川普就任後,更積極落實選前對外政見,率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並就貿易、關稅、匯率等問題升高對中共與亞太國家壓力,既形同歐巴馬政府時期之「亞太再平衡」戰略宣告終結,亦揭示未來美國與亞太各國關係勢將有所變化;儘管美方仍表明對區域安全之承諾具有延續性,有助於穩定亞太秩序,然正值中共軍、經崛起,挑戰全球及區域戰略平衡,另北韓核武、東海與南海主權爭議問題依然難解,日後美國亞太戰略調整動向與對區域之影響意涵,殊值分析探討。

 美國於亞太地區之戰略利益

 美國亞太戰略係其全球戰略縮影。做為冷戰後世界單一超強,美國全球戰略植基於國際政治、經濟與其國家安全利益,可見諸於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家軍事戰略」及「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DR)等資訊中。長期以來,揆諸美國全球戰略主要目標,或因不同時期國際情勢與重大事件發展而有所調整,惟核心利益始終具有相當程度的一貫性,包括:

 (一)結合軍、經實力,積極提倡民主政治、普世取向等美國價值觀,以維護世界安定與和平,並藉強化國防實力及應變能力,做為本身安全基石;

 (二)持續推動美國及全球經濟成長,促使各夥伴國開放市場,確保國際金融與自由貿易體系正常運作;

 (三)將國際領導地位奠基於經濟與科技實力,整合戰略優勢,善用各種途徑,追求永續和平並再造繁榮;

 (四)在戰略布局上,堅守對盟邦承諾,積極協調各方力量,接納新興強國融入國際體系,促進更多國家參與國際安全合作。

 以此可了解,美國於亞太地區所欲維護的重大利益,首先在防止區域內出現足以挑戰美國主導地位的國家,以使其與美國合作,避免既有權力秩序現狀受到威脅;其次在藉各國力量,共同積極促進區域經貿繁榮發展;再次,係為避免區域安全與穩定遭受破壞。故過去如「亞太再平衡」戰略之具體做法,仰賴軍事及經濟兩大支柱,透過軍力部署與防務合作強化區域安全,並藉外交、制度途徑助成民主政治與保障人權,維持各國市場自由開放,帶動亞太經貿利益持續暢旺成長。

 未來美國亞太戰略動向

 美國官方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SBA)近期公布研析報告指出,歐洲、中東及東亞均與美國國家利益密切相關,但因東亞位居亞太樞紐,更是全球經濟中心,隨著中共國力日益上升而改變區域權力態勢,建議川普政府應將東亞乃至於亞太地區置於戰略思考之首位。故在短期內國際、區域局勢與各項主要議題尚不至出現重大變化前提下,以美國仍需守護既有重大利益之基礎為主,分析其未來亞太戰略動向要點如后:

 (一)維持區域霸權地位:川普政府各項政策均以發展美國為最高考量,故其對外作為展現高度現實主義思維,儘管目前在經貿與區域安全等議題上呈現對中共強硬姿態,惟其深知若北韓與南海危機惡化,勢將迫使美國社會經濟建設暫緩,是以2月8、9日,川普除寫信及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外,並表示期待雙方合作發展建設性關係,矢言將信守「一中政策」,顯示修補與中共互信最能符合實際利益,川普政府積極加強與亞太盟國軍事合作,固在遏制中共及北韓冒進,然維持對「中」鬥而不破關係,仍是美國持盈保泰、鞏固既有地位之關鍵。

 (二)促進經貿繁榮發展:雖然川普政府已退出TPP,但並不意味美國將退出亞太地區或反對貿易自由化,事實上,亞太地區已為推動美國經濟成長引擎,其主要貿易夥伴近半數均位於此區域,在「美國優先」原則指引下,勢將改變過去引發美國產業轉移的多邊自由貿易發展方式,轉向重新洽簽雙邊經貿協定,並著重調整巨額貿易逆差問題,並將美國產業留置本土發展,而能維持出口市場開放,創造本身更多就業與財富。

 (三)確保安全秩序穩定:維繫區域領導地位及經濟發展均需和平安定的國際環境,故即便川普政府存有強調盟邦應公平分攤軍費之主張,惟美國對盟國安全及嚇阻潛在威脅的承諾與行動並未改變,由美、韓防長無視「中」、俄反對,商定年內部署THAAD,以及一再就美日「安保條約」義務加強保證,可知美國將延續「前進防禦戰略」,在亞太地區各戰略據點保持駐軍與優勢軍力,並偕同亞太盟邦強化防務合作,以清楚表明美國仍是捍衛亞太區域安全的首要力量。

對區域安全之影響與意涵

 當前亞太地區依然必須面對朝鮮半島、東海、南海等長期懸而未決的區域熱點問題,且多組雙邊關係複雜,美、「中」權力較勁強度更有上升趨勢,在新添美國調整亞太戰略方向之重大變數影響下,於區域安全浮現問題主要有:

 (一)權力格局是否消長:退出TPP終將動搖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與戰略地位,並讓中共對區域各國的影響力迅速上升,甚至可能使中共得以取代美國制定區域貿易規則,進而扭轉原有區域權力態勢;

 (二)盟邦陣營是否改變:川普認為美國繼續制裁俄國,只會使中共在美、「中」、俄三角關係得利,並讓美國背負亞太、東歐、中東及反恐等多重安全壓力;與俄國建立建設性合作關係,才能符合美國利益,惟此與東南亞各國續採平衡外交之效應相互作用,或將改變亞太競合態勢;

 (三)軍事衝突是否發生:更重要的是,北韓核武及彈道飛彈發展已可能直接威脅美國本土,中共在南海續建島礁與加緊軍事部署之作為,亦引起美國抨擊,相關發展均使西太平洋爆發意外軍事衝突可能性升高,若各國軍備競賽加劇,或藉軍演、示威等作為彼此持續施壓,恐將破壞原有安全態勢。

 結語

 綜上,此前日本、南韓與東南亞國家均對美國可能採取外交孤立政策憂心忡忡,然就川普政府執政後,對爭議問題採取與以往綏靖、拖延的不同作法,可初探未來美國亞太戰略重心,在安全上仍是要因應中共積極擴張的行徑,以壓制其取得區域霸權野心,分析亞太情勢須以政治、經濟、軍事三大面向並重,未來美國亞太戰略如何發展、區域局勢是否將產生新變數,猶待持續觀察。(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學者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