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新疆反恐維穩面臨內部黨政幹部紀律問題

◎ 黃秋龍

 前言

 隨著西方國家提高軍事反恐行動,國際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在伊拉克與敘利亞之「領地」(Acquisition),出現逐漸萎縮之際,「伊斯蘭國」恐怖分子不僅轉而返回原來國家,甚至向周邊擴溢恐怖勢力。尤其,中國大陸與中亞、南亞與東南亞鄰近的地緣關係,讓大陸參加「伊斯蘭國」之「聖戰士」,藉此轉進返回大陸;甚至,因為中共黨政幹部紀律問題,導致新疆與邊區治理匱乏,從而,危及中共反恐維穩情勢,更因此一內部「隱患」,而與外部恐怖危害、跨境犯罪相複合,致全球反恐出現死角。

外部恐怖危害正向中國大陸擴溢

 2016年12月19日,德國柏林聖誕市集發生大卡車猛烈撞擊傷亡事件,以及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洛夫(Andrey Karlov)遭槍擊身亡。該兩起恐怖襲擊手段,因意涵著歐盟接納中東反恐怖主義難民問題的紛爭,以及可能對俄羅斯介入敘利亞打擊反政府軍之不滿報復。2016年12月28日,中共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縣委遭受恐襲,以及今年1月1日土耳其伊斯坦堡市區夜總會,發生暴力槍擊重大傷亡事件,均顯示係「伊斯蘭國」之分支「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東突」)所為。

 再者,中共駐吉爾吉斯首都比斯凱克大使館,於2016年8月30日,曾遭受自殺式恐怖襲擊,不僅與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遭槍擊身亡案情屬性相似,均襲擊具有國家主權政治象徵標的,更凸顯恐怖危害向亞太區域擴溢之迫切問題。尤其,中亞地區位居阿富汗毒品跨境販運的輻輳位置,中共吉爾吉斯使館首遭恐怖襲擊,意謂「伊斯蘭國」「東伊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正轉向中亞擴溢其非法事業地盤,遂行其擴張「領地」、「建國」政治意圖。

 可見,「東伊運」與「東突」已呈互為犄角態勢且相互爭勝,意圖在新疆與大陸邊區擴張「領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於今年1月3日,在記者會回答提問關於土耳其伊斯坦堡市區夜總會恐襲案時,即曾指出「東伊運」與「東突」正在中亞、南亞、東南亞和中東流竄,對中共與世界多個國家構成嚴重安全威脅。凡此,都足證明外部恐怖危害,正向大陸擴溢。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黨政幹部紀律問題與治理匱乏問題,更將使其內外部危害因素相互複合,導致其反恐維穩情勢治絲益棼。

 大陸內部與國際恐怖危害相互連動

 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與當地政府聯合主辦的《天山網》,於2016年12月28日,以「墨玉縣及時處置一起暴恐襲擊案件」為標題低調報導墨玉縣委遭恐襲之事件。即使,中共官方並未證實該起和田地區墨玉縣恐襲案,是否係「東突」所為。然而,就其選擇政府機關與墨玉對「東突」具有獨立建國之「領地」戰略意涵看來,該案極可能係「東突」所為。再者,從「東突」所具有的國際恐怖組織特性來觀察,顯然國際恐怖連動情勢,也會誘發新疆境內恐怖活動。

 然而,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於今年1月5日公布:「和田地委書記張金標涉嫌嚴重違紀、失職失察,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2015年11月1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監察廳網站亦曾公告,《新疆日報》前黨委書記、總編輯、副社長趙新尉,因「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妄議中央」被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從兩者受處分之情形看來,中共治理新疆維穩問題,不僅受大陸內部與國際恐怖危害相互連動之影響;更嚴重的是,同時還得面臨內部黨政幹部紀律不彰,藉反恐維穩之名行違紀貪腐之實的問題。

 幹部「妄議中央」對新疆反恐維穩造成負面影響

 和田地委書記張金標「嚴重違紀、失職失察」,固然與墨玉縣委機關遭受恐怖襲擊有關;事實上,同日,張金標的下屬何軍(和田地委委員、墨玉縣委書記),也因「嚴重違紀、失職失責」接受調查。兩人除可能涉及貪腐問題,或與反恐不力有關。中共近年對黨員受查的初期通報,多數以「嚴重違紀違法」等模糊表述交代原因,罕見使用「失職失察」、「失職失責」等字眼。因為,所謂「失察」、「失責」已係指對違法違規情事的不了解、不知道;換言之,等同於與轄內反恐工作不力有關。

 甚至,「失察」、「失責」者,可能已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窩藏、包庇明知他人有恐怖活動犯罪、極端主義犯罪之行為;或者,干擾、妨礙組織審查,偽造證據、訂立攻守同盟等「失職」情形。正如同趙新尉之被指控:「公開發表反對中央和自治區黨委關於新疆工作重大部署要求的言論;故意做出與中央和自治區黨委重大新聞工作部署相違背的決定;在反對民族分裂主義、暴力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等重大原則問題上,言行不能與中央和自治區黨委保持一致;干擾、妨礙組織審查,偽造證據、訂立攻守同盟。」

 顯然,趙新尉「妄議中央」之現象,已對新疆反恐維穩造成負面影響。2016年1月14日,中共召開第18屆「中央」紀委第6次全會通過公報,指出修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事實上,該條例第46條第1項第2款,即特別針對「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政治紀律之行為增修處分規範,情節嚴重者開除黨籍。

 結論

 由於大陸新疆之內部穩定已與外部恐怖危害相互複合,尤其恐怖主義相互爭勝、互為犄角之態勢,以及複合跨境犯罪與危害擴溢之情勢,不僅衝擊中共如何遂行跨境執法安全合作;尤其,黨政幹部紀律問題與治理匱乏問題,更將導致其反恐維穩情勢治絲益棼。

(作者為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系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