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備巡禮

基爾U-995潛艦博物館

文:黃竣民

U艇主要生產地

 基爾(Kiel),是德國北部什列斯威‧好斯敦(Schleswig-Holstein)邦的首府,更是舉世聞名的軍港與惡名昭彰的U艇主要生產地(德國第一艘潛艇就是在此地下水),在這裡可以輕易地發現居民跟波羅的海之間的情誼(1865年,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將普魯士的波羅的海艦隊基地從但澤遷至基爾;1871年,威廉一世成為德意志帝國的皇帝後,他選定的兩個帝國「戰爭港口」;基爾港便是其中之一),還有近代德國海軍在這裡所經歷過的一切重大事件,包括:1918年末爆發的水兵兵變,演變成德意志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失敗。

 作為軍港和潛艇的最主要生產地,基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然也是盟軍空襲的主要打擊目標,估計老城區的80%,住宅區的72%、和工業區的83%,都被盟軍轟炸機的炸彈所摧毀。戰後重建的基爾,依舊是德國主要的海軍基地和造船業中心;著名的霍瓦茲造船公司(HDW)造船廠,在2005年被蒂森克虜伯(ThyssenKrupp)集團收購,目前仍然是歐洲最大的造船集團。

 當然,如果提到潛艦就勢必會跟基爾連上關係,而這裡也的確是潛艦迷最應該來造訪的城市,因為這裡雖然歷經多次戰亂的摧殘,不過造船工藝卻依舊世界頂尖,著名的209型潛艦就創下全球最暢銷的成績, 模組化的MEKO級系列飛彈巡防艦,還有最新型的214型潛艦,也都是出自這裡。

陳展現存唯一VII級潛艦

 德國境內現在計有9處的潛艦博物館(慕尼黑、布萊梅港、薩斯尼茨、佩內明德、施派爾、漢堡、費馬恩、威廉港和拉博埃),而靠近基爾20公里的小鎮拉博埃(Laboe),所陳展的是唯一一艘現存的VII級潛艦;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德國海軍使用最廣泛的潛艇。它從二戰開戰以來的U-30潛艇擊沉首艘敵船算起,至最後一艘被盟軍擊沉的U-320潛艇,均是屬於此型的潛艇。

 VII級潛艦的另一項紀錄,在歷史上它也是生產量最多的潛艦,一共建造了709艘,還擁有許多種的衍生型號。在拉博埃,除了設有一座非常雄偉壯觀的海軍紀念館外,主要的亮點還是保留了目前唯一的一艘、二戰時期德國海軍的VIIC/41型潛艇,由這艘二戰時期所建造的潛艦為主打,所成立的博物館,每年都吸引超過數十萬人次造訪;與其他同型姊妹艦的命運相較,至少沒有葬身在冰冷、幽暗的海底,最終極的下場算是非常幸運。

 德國VIIC/41型潛艇的前身是較笨重的VIIC型潛艇,由它稍加改良而來,因此雖然具備相同的武裝和引擎配置,不同處則在於使用較堅固的耐壓船殼建造,使它能夠承重更大的水壓以潛入更深的海中;也因為採用較輕的機械材質,彌補艇身額外加入的鋼材重量,使得VIIC/41型在噸位上還略輕於VIIC型。

 該潛艇的編制為軍官4名、士官及技工14名,以及水兵27至34名。該艇的尺寸長為67.1公尺、寬為6.2公尺、高為9.6公尺、吃水深度4.74公尺、水面排水量為759噸,水下排水量為860噸。該潛艇的主要動力,是由兩具弗德里希·克虜伯日耳曼尼亞船廠(Friedrich Krupp Germaniawerft)製造的F-46型四衝程6缸增壓柴油引擎來驅動,海上航行時最大能提供2800匹馬力,最大的水上航速約為17節/小時,最大潛航速度約為7節/小時;當潛航時,該艇可以4節的時速航行80海浬(不需上浮實施充電及換氣);水面航行時,可以10節的時速航行8500海浬。另外還搭載兩具GG UB 720/8雙作用的電動機,以供潛航時使用,兩具的發電機總共可提供700匹馬力,該潛艇能夠在海深230公尺進行作戰任務,緊急下潛的時間約30秒。

曾為英軍戰利品

 該艇的主要武裝則裝有5座533mm口徑的魚雷發射管(4個安裝在艦首,一個安裝在船尾),可以搭載12枚魚雷(執行海上布雷任務時,改攜行26枚TMA水雷)和3座(37mmX1、20mmX2)高射砲。在整個二戰期間,該艇總共執行過9次的海上任務,也參加過5次的海上狼群(Wolfpacks)作戰行動;擊沉4艘商船和1艘軍艦。在二戰結束時,它在挪威外海被擊傷,隨即向英軍投降,成為英軍的戰利品。

 1947年被轉移由挪威皇家海軍接管,完成相關的檢修後,從1952至1962年間被納入挪威海軍旗下繼續服役,改稱為卡烏拉(Kaura)號(北約命名S-309),主要移為沿海防禦和學校的教育訓練所使用。在1965年除役後,挪威海軍決定將這艘潛艇交回給德國,所以用當時1馬克的象徵性售價,作為兩國和解的指標,並在1972年3月陳列於現址。

 依循著參觀動線進入潛艇內部,可以見到整個內部設施依舊保存著相當不錯的狀態,比漢堡港的那艘艦齡更淺的俄製探戈(Tango class)級潛艦(U-434)還要好上一些。

見證德國海軍發展

 這個博物館之所以獨特,除了可以參觀完整的二戰潛艇外,旁邊的紀念館也是一個不可錯失的景點。造型特殊的紀念塔高達43公尺,與展示的舊照片做對照,當時的一代獨裁者希特勒還在此主持軍方的活動,那種成千上萬人簇擁的畫面,與今日環境依舊、但人事已非的現狀看來,透露出莫名的失落感。館內陳列了許多國家海軍來此參訪的紀錄,一條條軍艦的綬帶幾乎掛滿整個牆面,與之對照的是,整個的德國海軍在兩次的世界大戰中所有建造的艦艇一覽表。從下到上依序參觀,可以見證整個德國海軍的發展歷史跟慘烈的作戰損失,不禁令人感到震驚。地下室還有默哀的地方,幽閉的環境中,彷彿就像是艦艇沉沒到深海裡的陰暗,不由得令人在不知不覺中也變得傷感起來,唯獨中央的燭火不滅陪伴著這些英靈。

 廣場上也有一些陳設,這些包括名揚一時,還有多次遭遇險境又能幸運逃脫,奇蹟般地倖存到戰後,甚至連核爆試驗的爆炸都無法使其沉沒的「不死之艦」尤金親王(Prinz Eugen)號重巡洋艦的左螺旋槳,在結束它神奇多舛的命運之後,也只能留下這一個遺物可以讓人憑弔了。旁邊還有一艘它的大比例模型,讓人可以緬懷它之前的英姿。也有滿清末期八國聯軍時被擄獲的清朝火砲,看到自身的裝備在遙遠的國度中被陳展,連結到這一段不堪的腐敗歷史,著實令人感傷。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各型的船艦模型、魚雷、裝備…等陳展物品,可以說是德國海軍歷史的縮影。

歷史與技術特色兼具

 U-995的整個博物館區總計已經超過有1250萬名遊客的造訪,作為一個歷史與技術特色兼具的博物館,它誠實地說明了士兵得在戰爭期間,長期忍受潛艇於海上惡劣的生活條件,還有那種令人產生幽閉恐懼症的環境,被迫得在這種金屬製的水下移動棺材裏不見天日幾個星期。在整個二戰期間,數以百萬計的年輕人彼此以可怕的方式,操縱著尖端武器相互殺戮,潛艦部隊官兵甚至得無奈地面對悲慘的命運(潛艇兵是整個二戰期間納粹德國作戰陣亡比例最高的兵種,超過3/4陣亡),這簡直是最悲哀的事。以這樣的博物館型態,十足能夠提醒世人關於戰爭的恐怖和痛苦,還有和平的代價著實不容易得來,怎可不加以珍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