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棉湖戰役 黃埔校軍以寡擊眾 浴血奮戰轉敗為勝

文:郭春龍

  民國肇建以後,政治情勢極度不安,先有袁世凱毀法稱帝,繼有北洋軍閥據地自雄。十餘年間,軍閥派系對立,擁兵割據相互攻奪,以攫取政權為目標,國家十易「元首」,兩度出現帝制,32次更換內閣,造成國家極度混亂局面,其禍更甚於滿清政府。

 在民國13年以前,孫中山先生痛心國家分裂,生靈塗炭,迭次興師護法,終因本身實力不足,缺乏真正屬於革命的軍隊,使革命大業頻遭挫折。有鑑於此,始有民國13年,黃埔軍校的創立,國民革命軍建軍的歷史,肇始於斯。民國14年3月13日的棉湖作戰,是國民革命軍成立以來,所遭遇第一次嚴重的考驗,此役可以說對國民革命軍的成長與發展,和整個革命前途的關係極為重大。

 戰前情勢

 民國11年,陳炯明背叛總理佔據廣東東江南路一帶,當時雖迭次申討,迄未消滅陳炯明所屬的主力部隊。民國13年11月10日,國父孫中山先生應北方民眾之請求北上共商國是,陳炯明以為有機可乘,率所部叛變,遂密與北洋軍閥及英國帝國主義勾結,公開叛變。

 作戰方略與指導

 叛軍陳炯明部,自稱救粵軍總司令,以推翻國民政府,重掌廣東地方政權,攻略廣州為目的,佔據廣東東江南路一帶,其軍隊實力有7個軍,號稱10萬人。另其主力林虎部約7千人,連同後續部隊約2萬人,準備對革命軍發動攻勢。

 國民革命政府為肅清東江叛軍,乃組成聯軍,以粵軍為右翼軍,桂軍為中央軍,滇軍為左翼軍。當時黃埔軍校教導第1團訓練不過3個月,第2團甫經成立,尤以滇、桂軍對此新練之黃埔校軍頗為輕視,謂實力微薄不堪戰鬥,反對加入戰鬥序列。但黃埔軍校上自校長下至全體學生官兵,皆以不參加作戰為恥辱,乃自動請求隨軍出發,於民國14年2月1日動員由黃埔出發,校軍人數不滿3千人。

 作戰經過概要

 黃埔校軍既參加作戰,乃以教導第1團為前驅,協力粵軍首先掃蕩廣九路之叛軍。2月15日攻克淡水,旋復擊敗平山之敵,3月初進抵海豐、普寧、揭陽,當時粵軍已克復潮、汕,陳炯明部節節敗退,乃與滇桂軍勾結妥協,以其主力林虎所部,自河源、老隆出河婆經棉湖,圖襲擊校軍,期能一戰而勝,進逼潮、汕殲滅粵軍。

 當時黃埔校軍偵知上述情況後,決定回師迎擊。以教導第1、2團及粵軍第7旅,轉向林虎部進攻。國民革命軍由揭陽指向棉湖,第7旅由錫場指向狗肚前進。校軍於3月12日由揭陽出發,經普寧後,以第1團向棉湖前進,攻擊棉湖、和順之敵,第2團向湖尾前進,攻擊鯉湖之敵,是時叛軍主力為我軍所知者約7、8千人,3月12日午後,其一部抵鯉湖,一部抵距棉湖5里之紅湖,我第1團於是晚位置於棉湖,第2團置於湖尾。

 13日晨,第1團何應欽團長率部推進,以蔣鼎文之第1營為前衛,8時許行抵距和順4里之曾塘附近,與叛軍遭遇,隨即展開戰鬥。於是何團長立即命令校軍第3營展開,包圍攻擊敵之左翼。此時敵亦以主力向我第1營之左翼包圍,相持1小時以上,因敵眾我寡,第1營之第2連死傷甚多,敵乃乘第2營之隙鑽進至曾塘東端,迫近第1營團部。何應欽團長乃令第2營率領總預備隊之第6連,向敵衝鋒,此時校軍之砲兵隊,亦以準確之火力,猛烈射向我突入之敵步兵,以支持總預備隊之逆襲,斃敵甚多,奪回曾塘。

 11時許,敵經增援,又滲入曾塘東南,該地第6連腹背受敵,戰況又趨危急,何應欽團長以左翼為敵之重點指向,即率團部特務連之一部,馳至左翼,協力第6連恢復攻勢,敵乃向上北湖退卻。

 午後,校軍左翼戰況再度告急,何應欽團長又以新由右翼抽出之學兵增援,計此時我左翼第2營正面之敵,已陸續增至3、4千人,10倍於校軍,致第2營陷入苦戰,幸地形開闊,射擊有效,加上上北湖小河又為敵之障礙,因能支持。

 是時右翼方面粵軍許旅與第3營攻擊奏效,敵向和順潰逃,於是該方面之我軍斷然轉行追擊,迨至和順附近,敵以強大之預備隊猛烈反撲,粵軍不支,我第1、2營亦被包圍,第1營營長蔣鼎文重傷,其餘官兵亦死傷2百餘名,幸得左翼奮力支撐,得免全線動搖。何應欽團長當時在中央後方,距離叛軍不到4、5百公尺,且預備隊又早已用盡,但仍以鎮定之態度,一方面多插旗幟,以作疑兵虛張聲勢,使敵摸不清革命軍之虛實,另一方面親自集合團部所有官兵加入火線,以破釜沉舟之決心,與叛軍展開決戰,幾番肉搏之後,使敵躊躇不敢急進,叛軍與革命軍對峙至下午16時。

 當時第2團團長錢大鈞率部採外線方式,向叛軍右翼實施襲擊,攻抵至鯉湖時,鯉湖之叛軍卻已先機轉用於和順方面,和順距鯉湖大概約10里,錢大鈞團長聽到和順方面砲聲隆隆,判斷革命軍第1團一定與優勢之叛軍激戰中,遂與營長顧祝同、劉堯宸決心依砲聲方向向北急進馳援,攻擊叛軍側背,迄17時待叛軍林虎部躊躇之際,直撲和順之叛軍司令部,將和順以北之林虎軍擊敗,遂反敗為勝。至此叛軍腹背受敵,局勢不利,叛軍以後方被襲,全線混亂,乃向灰寨方面潰敗,於是國民革命軍大獲全勝。

 戰爭成敗與借鑑

 一、抱定犧牲與陣地共存亡決心

 拿破崙言,「決心」是情緒和悟性的合金,亦即勇氣與智力的合金。戚繼光則言,臨陣而無死的決心,對敵而無必勝的決心者,必不能將將,亦不可使將將。所以,軍事勝利的最後要訣,在決心堅定,始終不移。作戰中革命軍從指揮官下至士兵,完全貫徹上級命令,堅守三民主義信念,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

 如第1營營長蔣銘三遭受重傷的時候,「叛軍距離革命軍團部不過4、5百公尺,第2營既獨力支撐左翼,右翼和中央,祇剩團部官兵數十人,和若干砲兵部隊,後方既沒有援隊,第2團也沒有消息。我們只有一面抵抗,一面多插旗幟,以作疑兵。在這千鈞一髮危急存亡的關頭,我們全軍上下個個都抱有犧牲一切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絕沒有一個人存有絲毫退卻的念頭,所以我們終能穩得住,直到第二團趕到,拊敵側背才扭轉戰局,轉敗為勝」。所以革命軍不但在叛軍攻擊時,革命軍指揮官能臨機制敵,更有「不成功,即成仁」的決心殊值吾人敬佩。

 二、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基本認識

 國父孫中先生以大元帥兼校總理的身分親臨黃埔軍校訓示說:「今天在這裏開辦這個學校,獨一無二的希望,就是創造革命軍,來挽救中國的危亡。因此國民革命,乃力行救國救民的仁愛事業,是為復興中華民國而戰,實現三民主義,以及為救國家、救同胞、百姓而戰。」

 三、先制與速決

 野戰決勝,不僅要堅持至最後五分鐘,更要爭取最先5分鐘。應於作戰初動之際,力求以出敵意表的無情壓力,猝然加諸敵人,使敵不遑應付,在心理上喪失平衡,如此敵雖有優勢戰力,亦難充分發揮,而我則掌握主動,迫敵追隨我之行動。亦如校軍於此戰中,猝然攻擊敵之側背,致敵腹背受敵,而陷於整體不利之態勢。

 四、現代化軍隊與幹部

 所謂現代化,即科學化、組織化與制度化。現代化軍隊不在量多但求質精;建軍工作除力求武器裝備之精良化外,特應注重組織的健全與制度的完善,並講求嚴密的科學管理與不斷的研究發展。

  一如本作戰中,黃埔校軍就是能以健全的組織萬眾一心,協同一致,發揮統合戰力為規範,使各級部隊形成團結強固之戰鬥體,是故校軍雖數量劣勢,但以平時訓練認真,因此戰鬥戰技純熟,故能以寡擊眾,此即古訓所示「兵貴精而不在多」。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