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中日桂南會戰對我全民國防之省思

曾世傑

前言

 民國28年,中日桂南會戰一役,成功達成「迫使日軍作戰時間延長,『因糧於敵、以戰養戰』之作戰企圖」、「阻止日軍截斷我國際補給線」以及「由守勢階段轉而進入攻勢階段」等重要任務。此役由初期守勢階段轉移至後期攻勢階段,國軍作戰支援(後勤)體系亦隨之調整,有效支援作戰任務,就全民總力支援作戰而言,極具代表性意義。作戰部隊戰力是否能持續不墜之重要關鍵,在於是否有源源不絕之後勤支援力量,在當時軍事委員會指導下,對於兩個作戰時期之野戰後勤支援體制區分為「兵站制」與「兵站地區制」,主要肆應戰場環境變化而有所調整;不同野戰後勤支援制度對於兩階段作戰時期亦造成影響抗戰期間兵站基地、補給線至前方作戰部隊之野戰後勤補給運作是否順遂,更扮演作戰勝利關鍵性角色。

 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第一章第一條:「為建立全民防衛動員(以下簡稱動員)體系,落實全民國防理念,實施動員準備,保障人民權益,特制定本法。」主要說明作戰準備非僅軍隊人員之責,當國家一旦要進入戰爭行動,必須要動員總體國力,以支應軍隊一切所需,俾獲得最大成功公算。就現今早已遠離戰場景況的社會而言,戰場殺戮與殘酷,已不復存在於普遍大眾心裡。故藉當年國軍於桂南會戰中,為達成作戰勝利所做努力與影響,以凝聚抗敵意識,以啟發我全民國防觀念。

桂南會戰期間作戰支援體系

 國防與戰爭是一體兩面,國防更是戰爭力量的準備與儲積;戰爭是國防力量的運用與發揮,國力潛藏於資源中,表現在武力上,事實上,國家潛在的後勤支援能力,與資源條件、經濟狀況、工業技術、動員能力等成正比關係,因此,後勤潛力愈深厚,國防武愈強大,舉凡國家準備戰爭期間,後勤整備絕對是優先重要考量選項。桂南會戰期間,野戰後勤體制區分為兵站制與兵站地區制,其區分說明如後:

 一、兵站制(民國28年11月15日迄29年2月2日止)

 後方勤務部之下,戰區設置兵站總監部,兵團設置兵站分監部,軍設置兵站支部,師設兵站分部,以擔任野戰部隊所有後方勤務支援作業,形成上下一貫之獨立體系。桂南會戰守勢作戰階段時期,即採用此一野戰後勤體制。

 二、兵站地區制(民國29年2月7日迄11月中旬規復南寧地區止)

 桂南會戰進入攻勢作戰階段之後勤屬之。第四總監部奉令於桂南地區試行兵站地區制,遂將轄屬分監部改制為以支援地區劃分之分監部,以所劃分之地區為單位,統籌地區內轄屬各兵站機構遂行作戰部隊後勤支援任務。

守勢、攻勢時期作戰支援

一、就支援指揮形態言

 守勢期間,後方勤務部轄屬兵站總監部及其各級兵站機關等,為建制關係,後方勤務部與軍政部、軍令部(轄戰區、兵團、軍、師等野戰部隊)之間係屬支援關係;攻勢期間,此階段後勤指揮機構肆應隨之調整,同時具有過境支援觀念,可處理管區內作戰部隊之各項後勤補給事宜,補給彈性大。

二、就勤務設施言

 守勢期間,各級兵站如產生後勤支援限界時,則以新增兵站機關單位,強化其後勤支援能量。如江南兵站統監部係因第四戰區兵站總監部鞭長莫及之故,而新設置一前進指揮所於遷江,以統籌補給任務;攻勢期間,各級兵站機關可因應作戰部隊戰況推移。如邕西分監部係隨第十六集團軍戰況調整其設施位置,使作戰補給效能更具高度靈活與彈性。

三、就野戰後勤體制言

 守勢期間,第四戰區以降,各級野戰單位隊屬輜重能量有限,實難以即時滿足第一線作戰部隊需求;攻勢期間,調整後勤體制以滿足作戰部隊之補給運輸能量,並由規復南寧會戰期間的重大勝利得知,反攻階段所試行之兵站地區制,後勤兵站機關已充分展現其極大支援能量。

四、就作戰支援屬性而言

 守勢期間,一旦後方地區遭敵滲透、襲擾,或敵軍作戰進展機動速度遠超過我第一線作戰部隊,常使我前方部隊之兵站末端機關因不及撤退情況下,使其後勤設施盡失;攻勢期間,後勤支援有機動後勤雛形。如民國29年10月29日,敵於南寧地區潰敗後,第四戰區總監部為掌握戰機,力求各追擊部隊之補給順遂,即電令各分監部,應隨同我作戰軍在邕欽、邕龍兩路及其以南地區,向欽、防方面之追擊軍實施補給,故邕西、邕東、邕北分監部亦肆應戰況推移至指定地點,以即時補給第一線作戰部隊。

作戰支援建議

 中日桂南會戰為一典型由初期守勢作戰至後期由守轉攻階段,最終贏得勝利的一場重要會戰。以過去戰史例證得出之經驗與教訓,對現今防衛作戰,提供下列建議事項:

一、平時預儲補給、運輸及保修能量於民間

 如第一類(糧秣)、第三類(油料)、第二類(個人被服、裝具類)、第九類(不含醫療項目之修理總成及次總成),除於各地區補給庫儲存戰時足夠之戰略物資與軍需品外,更須在國防資源有限情形下,化民力為我力,融我力為戰力。將上述各項戰略物資集積作為顯示於動員計畫作為上,依據國家戰略指導,確實詳加調查戰時所需軍需補給物資、運輸車機及保修能量支援,以滿足戰時作戰需求。

二、周延作戰支援計畫

 平時需縝密計畫作為,針對地區內與支援協定之作戰部隊後勤需求詳實調查,並將所缺之各類補給品需求預屯於各補給、保修單位,若軍方設施容量有限,結合地區民間廠房、設施預屯為主,將戰略物資藏於民間設施,以利戰時運用。

結語

 正所謂決算於廟堂之上,這裡的「算」就是指作戰前須計算敵我兵力數量、戰時所需各項補給等,並先期做好規劃與整備。此役由初期守勢階段至後期轉守為攻,以至最後規復南寧地區,並達到確保我西南國際補給線之安全,此役能夠勝利,除當時各級部隊之犧牲奉獻外,在野戰後勤支援作戰方面確實是居功厥偉。

 我國現階段雖囿於國防經費有限,無法於平時屯儲大量後勤戰略與軍需物資,但仍可屯儲戰力於民間,及在可預期的情況下針對我野戰後勤支援指揮形態、支援體制與能量、設施形態及支援屬性等,適切予以調整,並滿足作戰支援。

 依據全民國防教育法第 10 條:「各級主管機關應配合動員演習,規劃辦理全民防衛動員演習之教育活動或課程,並於動員演習時配合實施全民國防教育。」民國28年中日桂南會戰,距今已78年,斑斑史跡,歷歷在目,也看見戰爭的殘酷,國人能否擷取其中經驗教訓,並將之灌輸於社會大眾,有賴我政府各級主管機關,納入各宣傳文件中,以有效傳達全民國防觀念,共同為維護我國家安全努力。

(作者為國防大學陸軍學院中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