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魯登道夫鐵橋之役 德軍指揮體系混亂延誤戰機

文:雲陽

 盟軍攻入德國 萊茵河擋道

 1945年3月,隨著德軍在亞登的反攻力道逐漸衰退,美軍迅速推進,先後攻占科隆和波恩等城市。在戰術上,德軍若能適時撤退至萊茵河東岸再重新集結,其實有利於鞏固防守陣線。但是因為希特勒荒謬要求死守寸土的命令,甚至直接要求發動反攻以收復失土,反造成德軍損失更多兵力。

 希特勒的這種無理要求不僅進一步惡化前線情況,更造成各戰鬥區域指揮體系的混亂。最後意識到萊茵河會是同盟國軍隊向東推動的最後一個主要地理障礙,希特勒命令將萊茵河上的橋樑悉數摧毀。盟軍在策劃渡河作戰中,原本並未考慮在雷瑪根鎮渡河,而是偏好在其北邊柯隆至波恩之間,以及南邊的安德納赫至科布倫茨之間,這兩個地區河岸都相對平坦開闊,河流平緩。反之,在雷瑪根鎮一帶,不僅河流湍急,萊茵河東岸偏佈陡坡和峽谷,西側則有茂密森林,均不利部隊渡河登岸。

 德國重要橋樑門戶大開

 在德國方面,指揮調度的失調,造成雷瑪根鎮的防禦始終陷於兵力薄弱的窘境。該鎮的作戰指揮原本由武裝親衛隊負責,但在盟軍攻入德國境內後,改由德國陸軍指揮,可是當地部隊並未了解這項指揮權的轉移,於是延誤了許多命令和情報的傳遞。3月1日,指揮波恩至雷瑪根區域作戰區的瓦特‧波茨將軍在巡視雷瑪根鎮時,負責鎮上防務的威利‧布拉特上尉向上級抱怨缺人也缺補給,波茨將軍也發現駐防該鎮的部隊人員除了國民突擊隊之外,都是整編中的老弱殘兵,因此他答應布拉特上尉會增派援兵和一個防空營進駐。不料,在開戰前夕的3月6日,波茨將軍忽然奉命轉調,結果他來不及與繼任的理查‧馮‧波斯摩將軍交接,而正忙著波恩防務的波斯摩將軍既沒空也無法注意到雷瑪根鎮空虛的防務危機,所以沒有任何援兵被派往雷瑪根鎮。

 3月7日上午,美國陸軍第9裝甲師第27裝甲步兵營B戰鬥指揮部前鋒單位抵達可以俯瞰雷瑪根鎮的高地,看到萊茵河時大吃一驚,因為他們發現魯登道夫橋仍然屹立在河上。德軍雖然早已在埋設達2800公斤炸藥,卻尚未炸毀這座建造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橋樑。最初第27裝甲步兵營的軍官呼叫砲兵轟擊橋樑,打算攔截德軍將其困在萊茵河西岸。但是卻無法適時獲得砲兵支持,只得維持觀察橋樑。當B戰鬥指揮部的指揮官威廉·霍格准將獲悉橋樑的狀況時,他了解到機不可失,立刻下令27裝甲步兵營在第14戰車營支援下,進佔雷瑪根鎮。

 美軍進入雷瑪根鎮後,沒有遭遇什麼重大的抵抗,因為德軍大多已經撤走,只剩下由平民組成沒什麼戰力的國民突擊隊據守。再往前推進後發現除了一座能俯瞰城市廣場的機槍陣地外,沒有其他具威脅力的據點。因此迅速以M26潘興戰車的火力排除機槍陣地後,美軍加快腳步前進,希望能在被德國人摧毀之前攻佔魯登道夫橋。這項想法也在俘虜供稱德軍將計畫在下午4時炸毀橋樑時獲得證實。到了下午3時15分,第27裝甲步兵營逼近橋樑,A連由卡.提摩曼中尉率領首先往橋頭移動,指揮德軍防守的威利‧布拉特上尉在道路上挖掘一個直徑三十呎的壕溝,希望能阻撓美軍的推進。對此美軍反應迅速,立刻運用工兵的裝甲推土機開始填平坑洞。指揮著訓練不足,裝備不良約500名國民突擊隊的布拉特吉上尉原本有希望提前爆破橋樑,但是沒有獲得許可而無法適時行動。隨著美軍逼近,大部分的國民突擊隊持續耗損,剩下的人也都聚集在河的東岸。

 美軍攻佔橋樑 德軍無力防守

 當提摩曼和他的部隊已經抵達橋頭時,布拉特終於獲准摧毀橋樑。在他引爆炸藥後,巨大的爆炸震撼橋墩,橋面甚至一度震離基座。但是當煙霧消散後,整座橋樑卻仍舊大致完整,只有受到一些損害。原來因為有兩個波蘭士兵冒險攀橋更動引信,使得炸藥未能全數引爆。於是提摩曼的部隊開始渡橋,休斯·莫特中尉、尤金·多蘭德中士和約翰·雷諾茲中士也迅速爬下橋開始切割引線,進一步拆除剩餘未引爆的炸藥。

 美軍的前鋒部隊渡橋一抵達河岸西側,立刻壓制該區的防守德軍,並佔據有利位置,為後續渡橋部隊提供支援火力。第一個到達東岸的美國士兵是亞歷山大·德拉比克中士。隨著更多的人員過橋,美軍得以逐次清除橋樑東側的坑道和高地,建立周邊防線,並在晚上進一步強化防守。隨著美軍部隊和戰車大舉由魯登道夫橋過河,霍格終於能在萊茵河東岸立足且鞏固橋頭堡。

 德軍孤注一擲 企圖毀橋無功

 被譽為「雷瑪根奇蹟」的奪橋行動,為盟軍部隊突擊德國心臟地帶打開大門。攻佔橋樑後工兵奮力完成修復,結果在24小時之內,就有多達8000名的兵力過橋。希特勒為此極為震怒,下令逮捕5名奉命負責防衛與摧毀橋樑的軍官,並且迅速審判死刑執行,只有布拉特倖免一,因為已經遭美軍俘虜。孤注一擲的德軍決心不計一切代價摧毀橋樑,用盡任何手段包括飛機轟炸、列車砲和54公分田徑的「卡爾」巨型迫砲,甚至還動用當時的秘密兵器如Ar 234噴射轟炸機,美軍為保護橋樑免於空中攻擊,設置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密度最,最集中的防砲陣地,衍生出日後被稱為「美國史上最偉大的防空砲兵戰鬥」,總計後續10天裡德軍共派出367架各型戰機攻擊橋樑,美軍擊落約30%的飛機,德國空中攻勢宣告失敗。

  3月14日,希特勒命令使用V2飛彈摧毀這座橋,這是該型飛彈首次被運用於打擊戰術目標,也是唯一一次被用在攻擊德國本土的目標,共計11枚飛彈的攻擊造成6名美國人和附近城鎮的德國市民死亡,卻對橋樑完全沒造成任何損壞。

 於是德軍再改用秘密行動方式,派遣一支7人蛙人小組,打算由潛水滲透至橋下安裝炸彈爆破。不過美軍也在岸邊部署有高度機密下發展的運河防禦探照燈,它成功地發現在黑暗中行動的德國蛙人,而被美軍擊斃或被逮捕。

 此外,德國陸軍也派出重兵包括砲兵、裝甲和步兵部隊向橋頭堡發動大規模的反擊,但都沒有成功。當德國人試圖攻擊橋樑當下,美軍第51和291工兵營先後構築跨越萊茵河的浮橋和倍力橋,在橋樑完成,美軍甚至動用海軍的兩棲登陸艇支援載運人員、彈藥和油料渡河。3月17日,承受多日戰機轟炸、砲擊和炸藥爆破的魯登道夫大橋結構終於無法負荷,在下午3時左右倒塌,造成工兵部隊28人死亡,63人受傷。美軍雖然失去魯登道夫大橋,但已經有備用的浮橋和倍力橋可以持續讓更多兵力通過萊茵河。

盟軍在攻入德國初期,單是為渡過魯爾河就耗費四個月的時間,結果渡過更寬的萊茵河卻只用掉一天,因此美軍意外奪佔魯登道夫大橋,很快成為美國報紙上被譽為奇蹟的頭條新聞。在萊茵河東岸建立穩固橋頭堡,更讓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將軍的作戰計畫得以超前,直到橋樑倒塌之前的兩個星期裡,盟軍已經有5個師的兵力得以順利跨越萊茵河,投入打擊德國工業中心魯爾區的作戰。盟軍終於移除萊茵河這個通往柏林的最大障礙。

  許多將領包括艾森豪和馬歇爾均一致同意魯登道夫大橋的陷落,確實縮短戰爭時程發生重大的影響,艾森豪在盟軍佔領魯登道夫大橋之後,就認為戰爭有望在當年夏天之前結束。戰史學者估計縮短至少數個星期,甚至是數個月,另一方面更認為對傷亡人數有減少上萬人的重大貢獻。德國將領如凱塞林元帥或莫德爾元帥也都認為雷瑪根之役象徵著德國的戰敗。

 戰後,魯登道夫鐵橋則始終未被重建,而且由於一部於1969年在好萊塢上映的戰爭電影以該戰役為背,並以雷瑪根為命(The Bridge at Remagen)中譯為雷瑪根大橋,但其實際應為「在雷瑪根的大橋」),結果現今魯登道夫大橋常被誤稱為雷瑪根大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