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充滿矛盾的「關於基層民主建設」的問卷

◎ 鍾言

 前言

 2月10日,〈解放軍報〉第五版以一整版的篇幅登了「軍營意見箱:『冷』與『熱』的思考」專題文章;版頭框出一道「學習貫徹六中全會精神進行時」的粗黑字體,下有「觀察維度③:民主監督」字樣,還有一段「寫在前面」的「導言」是說:1992年當兵至今的「李愛國」,從當兵下部隊後就「留意」到連隊黑板牆邊,有一個刷著油漆的箱子,這個箱子太顯眼了,戰友們來來去去,進進出出,視線都難以忽略它的存在。不過,它大多數時候似乎只是個箱子,雖然箱子上印著「意見箱」三個字,云云。

 意見箱裡為什麼收不到意見?

 根據〈解放軍報〉報導「關於基層民主建設的問卷調查」的內容來看,這份「問卷調查」是從共軍「第14集團某旅以幹部20人、士官120人,義務兵100人」為抽樣主體,一共問了10個問題,第一問:有沒有向軍營意見箱投遞過意見?有96.2%回答「沒有」;和第一題有關的第三題問:「以前,大家有話不願講、不敢講,你以為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有5%的人回答「怕被揪辮子、扣帽子、打板子」;有12.5%的人回答部隊講究絕對服從,「錯了也照辦」所以不願講;有7%的人認為「提意見是不服從的表現」,提意見沒有回應,提了也是「白提」;有1%的認為單位主管認為「問題多等於單位不行」,怕曝光問題刻意壓制民主;52%的人認為「提不出建設性的意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7.5%的人認為自己人微言輕,怕說出來的、提出來的建議不被重視、不被採納;有趣的是竟有15%的人選擇「其他」。

 該問卷的第二題是「現在是否還給意見箱投意見」?只有5.4%的人回答「有」;接下來問:「現在你給上級提的意見有沒有得到回應」?86%的人回答「有」;接下來問,如果有意見,會首先選擇那種方式反映?有12%的人會以「軍營意見箱」反映,59%的人「主動找上級面對面匯報」;緊接著問卷提出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洗澡間很多噴頭損壞不能洗,你會向那裡反映?84%的人回答「連裡」,11%的人回答「營裡」,1%的會向單位相關部門反映,給旅長政委發短信的是「0」;問卷第七題問:如果自身利益被侵犯或遭到不公待遇,你會選擇向那裡反映問題?90%的人選「連裡」,3%選「營裡」,單位相關部門和給旅長政委或紀委發短信者各佔1%;問卷第八問:提意見,你比較關注哪些領域?23% 的人關切吃喝拉撒等基本權益保障;18%的人關注在考學、提幹、入黨、立功、調職等;「為單位全面建設建言獻策」的竟高達44%,只有10%的人關注上級作風,行使民主監督權利;值得探討的是問卷第九題:軍營意見箱,你覺得還有存在的必要嗎?61%的人認為「有必要」,39%的人認為「沒必要」;問卷第十題問:你覺得以下哪種提意見的方式更妥?74%的人認為「面對面」;26%的人認為「通過意見箱、網上、短信等間接方式」。

 從「民主建設的問卷」中看問題

 「問卷調查」在民主社會裡是一項極為普遍的活動,不論是商品上市、新的施政措施或是重大建設等,都會有「問卷調查」,抽樣百分比關係到問卷的精確度,在〈解放軍報〉的報導中,「意見箱裡為何收不到意見」中,即可看到不論是大陸百姓或共軍「不提意見」是有歷史因素的,就像〈解放軍報〉所說,從「古田會議」到「延安整風」乃至中共「建政」初期的大躍進,到文革時的翻舊帳,大陸人民早已「學乖了」,不但沒人「敢講話」,就連「講真話」都不敢、也不肯。許多吃過共產黨虧、上過「大鳴大放」當的共軍、中共高官,個個都像「驚弓之鳥」,開會時都是「聽上級講」,非必要時絕不多言,一定要「講話」,也只是「照上級意思」講,不敢擴伸自己的看法;甚至連「筆跡」都不肯留下。這也就是「意見箱裡為何收不到意見」的根本原因。

 可笑的是:96.2%的人既然沒有向「軍營意箱投過意見」,卻在問卷最後出現有61%的人認「軍營意見箱」「有存在的必要」,從這個充滿矛盾的數據可以「合理推論」這份「問卷調查」是在「上級監督」下進行的;在94.6%的人「現在沒有給意見箱投意見」中,依然有61%的人認為「軍營意見箱」有「存在的必要」,這樣的數據讓人再一次看到中共「弄虛作假」已到不避人耳目的地步! 

 專題報導中提到「古田會議」裡「讓士兵有說話的權利」,並不是真的要讓「士兵說話」,事實證明毛澤東不過是藉由這場「會議」完成奪權目的,那些在「古田會議」上說真話的老共幹,誰有好下場?在「延安整風」上,王實味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的「真話」說完之後的下場,全共產黨員都看到了,誰還敢講「真話」?中共「建政」之後,歷次的「政治運動」裡,被鬥倒、鬥臭的共軍軍頭、共幹,主要的「罪狀」常是「多言賈禍」,甚至很早以前寫的「萬言書」都是「罪證」;有了這些「前輩血淚經驗」,誰會、誰敢寫什麼意見?

 值得玩味的是:採訪的記者團在訪問該旅的幹部時,問到為何意見箱沒有「意見信」這個問題時,該旅的幹部認為「意見箱的位置太顯眼」,大家進進出出都眼睜睜的看著「意見箱」,如果「你想投意見信,願意被別人看見嗎?」當「旅黨委」公開承諾對建言者「保證不揪辮子、不扣帽子、不打板子」後,依舊沒有人給「意見箱」投意見!在「旅黨委」的「保證下」,是什麼原因讓部隊基層士兵「不提意見」?答案很簡單,看看共軍中徐才厚、郭伯雄這些「權傾一時」的人,他們也曾「保證這、保證那」,也曾「承諾這、承諾那」,結果,連他們自己都不能「保證」自己「不出事」,那些位階低於徐才厚、郭伯雄的旅黨委、紀委,又能保證什麼?承諾什麼?雖然,不少大陸民眾相信類似文革那樣的「政治運動」已「一去不復返」了,但有誰敢拍胸脯「保證」以後絕不會再有任何的「整風」出現?為了不被「揪辮子、扣帽子、打板子」,「不在意見箱留意見」是在中共統治下生存的「不二法則」。

 結論

 共軍為了「學習貫徹六中全會精神」而弄的這麼一份充滿矛盾數據的「問卷調查」,表面上看,共軍目前正朝向「民主式的管理」方向邁步,但是在這份「問卷調查」最後,卻出現:「牆上的意見可以冷,心中的『意見箱』必須熱」的小標題,還自我解嘲的說:「表達意見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解決問題;什麼方式方便快捷,就用什麼方式。」一份「問卷調查」既凸顯共軍現存的各種「不敢講、不願講、不肯講、沒地方講、講也沒用」的現象,也證明了:這樣的「問卷調查」並不是真的想要為共軍解決問題,純粹是「應卯」之作,目的在「貫徹學習六中全會」裡永遠不會實現的「民主監督」4個字罷了。(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