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不可遺忘的戰場:淺談情報工作史與當代全民國防

◎ 鄒文豐

 情報工作由於其機密性,長期以來都覆蓋在神秘的面紗之下,因此研究情報工作相關歷史者,經常僅能透過少數已公開的官方資料或從過去當事者的回憶錄、口述資料中進行整理耙梳,如1962年出版的《國防部情報局史要彙編》、1970年出版的《中美合作所誌》,及《戴笠將軍和他的同志:抗日情報戰》、《滕傑先生訪問記錄》等,近年則有國史館重新整理並出版《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彙編》,除透過歷史研究還原情報工作於過去的真實面貌外,並嘗試建立我國情報工作發展與期間重要領導人戴笠將軍的歷史定位;時值中共積極搶奪兩岸歷史詮釋權之際,這樣的探索更具有其啟發性與時代意義。

 情報工作是與中華民國歷史密切相關的。這不僅是因為情報工作的歷史幾與國史同樣長久,更是因為在情報工作秘密靜默的戰場上,其勝負得失直接攸關國家戰略與軍事成敗大局,而為國祚最忠誠又無聲無名的守護者。儘管隨時代遞嬗,我國情報工作幾經轉型,然由過去歷史可知,大時代中的情報工作,事實上並非始終都是孤軍奮戰,更有支援國計民生、參贊社會經濟,或與民眾共同組織抗敵的事蹟。是以,情報工作乃為我國歷史中,不可遺忘及忽視的一頁,倘若能藉由全民抗敵的視角回顧情報工作過往發展,相信定能完善其歷史形象,更能豐富當代全民國防的意涵。

 我國情報工作的起源與發展

 建立我國軍事情報體系的戴笠將軍曾言:「情報工作要做的好,要能夠做到迅速而又確實」。因為情報的及時與準確對於政治及軍事均極具重要性,古今中外更不乏源於情報良窳而改變歷史發展方向的例子。民國肇建之始,因國內政局紛擾混亂,是時國民政府尚無專責的情報蒐集組織,直到1927年,適逢國民革命軍揮軍北伐,戰事方殷,共黨潛伏人員蠢蠢欲動,屢生事端,鑑於清剿軍閥與穩定社會的政治、軍事需要,遂於軍事委員會成立「密查組」,由戴笠將軍主持情報調查,為我國情報組織的濫觴。

 「九一八事變」後,國民政府內有共黨勢力日漸坐大,外有強敵虎視眈眈,為團結信念,發揮「以暗配明」效用,「三民主義力行社」遂於1932年3月1日成立,並在4月1日設「特務處」,其後改組為「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軍統局),專責情報蒐集工作,抗戰爆發後於1938年8月進行重組,原該局第一處獨立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中統局);軍統局工作則繼續由戴笠將軍負責。

 其時,為培訓情報工作人才,軍統局除先後成立臨澧、黔陽、息烽、蘭州及東南等地區正規幹部訓練班,亦在全國各地開辦數十個人員培訓班,雖然所在地不同,但相同的是特殊的傳統倫理家庭教育。戴笠將軍常比喻軍統局為一個大家庭,所謂「團體即家庭,同志如手足」,要求同志們必須在三民主義與嚴格的紀律要求下,於同袍間以德相報、仁義團結,並常提醒部屬,「我們光榮的歷史是同志們的血汗淚所造成的」,重要的是,「死亡臨頭之時,要甘為事業獻出自己的生命」。就是在這樣的傳承與精神之下,雖然軍統局主導的情報工作性質經緯萬端,包括政軍情報蒐集、敵後作戰、反共鬥爭及參與國際合作等,卻依然能克服萬難達成使命,為我國情報工作歷史寫下光輝的紀錄。

 情報工作中的全民國防

 1937年抗戰爆發,成為我國軍事情報體系建立後面對的首場全面性挑戰,基於情報工作須與社會情勢相互結合,具有「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特質,即以抗戰是為全國軍民共同抵禦外侮的總體性作戰,故在抗戰期間,我國對敵情報工作,既有動員組織群眾以開啟敵後戰場,亦有依靠民眾支持,發動經濟戰、心理戰的戰略性情報作戰,成為全民抗敵的重要環節之一。

 如淞滬會戰前夕,軍統局即已判明大戰勢不可免,在國軍處於劣勢的情況下,戴笠將軍指揮上海地區情報人員迅速進行襲擾破壞日軍設施、盜取軍械與組織「蘇浙別動隊」等行動,策應正面戰場作戰;其中,「蘇浙別動隊」在淞滬會戰後期為掩護正規軍轉進保存戰力,犧牲竟達8000餘人,其成員多來自民間志士,秉持獻身救國信念,冒死與敵周旋,且日後改編成「忠義救國軍」,於敵後遂行游擊作戰,發揮牽制日軍的重大效用。

 另外,當時軍統局亦參與西南運輸物資的搶運工作,運用其社會組織協助維持滇緬公路路政;為製造日軍占領區混亂,軍統局亦於各地實施對敵經濟作戰,包括透過民間商行搶購及搶運物資、印製偽鈔藉民力大量流通、顛覆市場秩序等,至抗戰後期,具體成效逐一呈現,其以非軍事手段支持抗敵,亦或拖垮犯敵之作為實功不可沒。由此可見,當時的情報工作涉及範圍之廣、產生作用之深,所以可說日後抗戰勝利的堅實基礎,在正面戰場之外早已奠定。

 軍事歷史與全民國防教育

 回顧抗戰前夕,當時軍統局全數人員約為4萬5000餘人,然有紀錄者,於抗戰期間殉國的先烈達1萬8000人之多,其慘烈之況蓋與各軍種烈士相同,惟情報工作是為無名英雄的事業,長久以來較不受世人提及而已。抗戰結束後,軍統局於1946年10月調整為國防部保密局,共黨完全竊據大陸後,再於1955年改組為國防部情報局,並於1985年7月正式轉型為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儘管情報工作需求已隨時代更迭適應調整,但過去史蹟所呈現的精神,卻絲毫未因時局變遷而有所改變。

 正因時代進步,更多有關早期情報工作史料的公開,都是象徵對於曾為情報工作付出生命與青春的志士,以及正在從事相關工作人員的肯定與鼓勵。正如黃埔建軍,以及北伐、剿匪、抗戰等歷史,同為我國軍事歷史重要部分的情報工作史,亦可成為全民國防教育的良好素材,透過諸如介紹情報工作先烈典範、解說情報作戰艱辛與功績等方式,既可傳達愛國理念、提升愛國意識,更能增加國防知識,深植維護國家安全的心理基礎。過去情報工作即已具備全民國防的要素與成分,其足跡當更有助於當代全民國防教育的啟發。

 結語

 歷史研究仰賴檔案史料,但情報工作一向隱祕而不為人知,故曾一度於軍事歷史中缺席。所幸始終存在有識之士不斷努力,得以讓情報歷史回歸嚴謹的學術探討,並還原情報工作與諜報人員隱藏於深處的歷史真相,使其得到應有的尊重與崇敬。一如既往,情報工作仍是在黑暗中為光明的存在而默默服務,不計個人利害與得失,以此為本,也唯有讓國人了解這樣的真實,我們的全民國防才能更為充實而完整。(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