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論壇

社論:整體規劃、全民協力 邁向長照願景

 內政部日前示警,指出我國人口老化指數指標在今年2月首度破百,達到100.18,代表老年人口首度超過幼年人口;全國22縣市中,有15個縣市老化指數破百,意味著臺灣有6成8的縣市,街上的老人比小孩還多。

 由於公共衛生與醫藥科技進步,人類壽命不斷延長。以臺灣地區而言,在1906年時,平均壽命不到30歲;1930年代後期,平均為43歲。光復後因為政府持續改善公共衛生,1950年代平均壽命升至62歲,此後持續以每3至4年增加1歲的趨勢成長。到民國104年,國人平均壽命首度突破了80大關,名列全球領先群,但人口結構亦逐漸向高齡社會發展。

 就另一方面而言,臺灣社會的出生率,卻又以驚人的速度下降。根據統計,我國目前已是全球出生率最低的地區之一:民國99年的生育率曾經一度跌破1%,亦即當年在生育年齡內的婦女,平均生育不到一個小孩。此後由於政府以各種措施獎勵生育,狀況稍微回升,到去年已達1.17人,但國內總人口預計仍將在114年到達2374萬人的最高峰,此後即會進入負成長。從今年起「老化指數」將大於1,亦即65歲以上的人口總數,將會開始超越14歲以下的人口;從民國115年起,臺灣65歲以上人口將會正式突破兩成,進入聯合國定義的超高齡社會。

 在傳統社會結構下,高齡人士的照顧考量,基本上靠「養兒防老」的觀念來解決。但由於人們的壽命愈來愈長,子女愈來愈少,「老有所終」的傳統,如今愈加成為社會負擔。有鑑於此,政府從民國97年起,推動「長期照顧10年計畫」,10年期已屆滿,今年起將進入「長照2.0」;民國104年制訂的「長期照顧服務法」,已於今年1月立院臨時會通過修正條文,6月起即將要正式施行。

 究其本質而言,長照制度要能建立,關鍵仍然在「錢」與「人」:如果財源不穩,就算再好的制度也難以執行。自去年政黨輪替後,新政府決定更改方向,將長照由先前規劃的「保險制」轉為「稅收制」,原本政院希望提升營業稅、房地合一稅、遺贈稅與菸捐,最後在立院歷經折衝後,鑑於營業稅對物價衝擊太大,且會累積增加中低所得大眾負擔;在房價下修的趨勢下,房地合一稅也屬杯水車薪;最後決定只增加遺贈稅與菸捐。衛福部雖宣稱,兩稅增加可帶來466億元挹注,但關鍵是遺贈稅屬於機會稅,每年進帳數目不易估計,尤其去年的遺贈稅收入比前年大增五成以上,原因很可能是富人搶在稅率提升前盡速辦理贈與;未來是否繼續成長?仍有待觀察。至於提高菸稅作為長照財源,雖難免道德爭議,且易被質疑政府到底是要鼓勵民眾吸菸,或是希望抑制吸菸的困境。

 在「人」的方面,隨著長照2.0上路,照顧服務員的人力缺口上升至13000人。衛福部原先計畫每200名失能人口應設置一名照管專員,實際上,一名照管專員平均要服務600人,新北市與宜蘭縣甚至破千。沒有足夠的人力,當然不會有足夠的服務。尤其,若缺乏良好職涯發展規劃,離職率動輒突破兩位數,政府多年來以公費訓練了10萬名照服員,留在居家服務行業中的,卻只有一成,各大專院校的相關科系每年產生4000名畢業生,真正進入相關產業者僅有43%,形成嚴重資源浪費。

 根據調查,目前國內照服人員九成是女性,以45到50歲居多,近半數是高中職學歷,每月平均收入兩萬元以內。不少聘用單位為降低成本,更未依法提供勞健保、休假、提撥勞退準備金等。勞動條件如此低落,自然在量與質方面,都吸引不到足夠人才。政府研議在長照科系開辦公費生,畢業後必須投入長照服務達一定年限,此舉方向正確,但仍要配合勞動條件改善及專業形象提升,建立穩定而可預期的職涯升遷管道,否則最後仍留不住人。

 我們在此必須呼籲,政府必須體認到年長者的照護,事關社會的安定,「老有所終」的願景,絕非只是衛福部的責任,而是內閣、國家大事;政府必須進行跨界、跨域設計,提升照管員的工作尊嚴與長程職涯規劃,建立制度化的在職訓練,確保照顧品質與工作成就感,讓服務更細緻化,更有溫度,甚至與產業界有更好的互動,吸引產業投資長照事業。

 在民眾方面,國人應該體認,如果希望長照不要成為拖累社會的負擔,即必須揚棄近年來不斷翻升的「既要大碗,又要便宜」的不切實際心態。坦言之,近年在部分政治領袖與意見領袖的鼓動之下,大眾自我的權利意識過度高張,責任觀念卻嚴重崩壞,這正是社會停滯不前、國力日益減損的元兇。人類的壽命未來勢必持續成長,社會更不可能再回到生育大量子女來「防老」的時代,長照的責任勢必要全體社會大眾共同扛起,誰都沒有資格置身事外。長照政策能否落實,在在考驗政府與社會大眾的智慧與責任感,急速老化的臺灣,已經沒有時間再因循蹉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