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論壇

社論:民粹風潮荷蘭降溫 極右勢力陰霾未減

 荷蘭國會大選結果揭曉,有「荷版川普」之稱的自由黨(PVV)黨魁懷爾德斯挑戰失敗,讓主張自由、開放、容忍和歐洲一體化的主張者,鬆了一口氣。其間,荷蘭整體經濟表現亮眼、移民及難民問題相對緩和,以及現任的自民黨(VVD) 總理呂特表現得宜,都是主因;但展望未來,如何對抗方興未艾的民粹風潮,歐盟諸國仍有長路要走。

 自從英國脫歐及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歐洲一直被極右民粹氣氛所籠罩。在荷蘭,標榜反移民、脫歐及反穆斯林的懷爾德斯,乘著這股勢頭崛起,支持度飆升,一度超越現任代表中間偏右的呂特。事實上,從此次選舉結果來看,呂特雖穩住大局,但國會席次掉了8席;自由黨雖敗選,卻躍升為國會第二大黨,國會席次由原先15席增至20席,顯現極端民粹主義雖然在荷蘭暫時挫敗,但後續威脅仍在。

 分析此次大選,呂特之所以能脫穎而出,首先歸因是大部分荷蘭民眾並不支持民粹主義。大選前民調顯示,支持民粹主義者從未過半,代表有更多人傾向支持執政黨擁護歐盟的主張。這次選舉的總投票率高達82%,創下30年來最高紀錄,顯示呂特呼籲民眾,集中力量反抗英國脫歐與川普的訴求發揮效果。當然,在選舉期間,呂特也將立場向右微調,不論是針對移民政策、或與土耳其的外交齟齬,都展現堅定立場。他不但拒絕土國兩位部長入境,更強調「移民若不尊重荷蘭價值,應該選擇離開」。這些強硬姿態,為他的選情加分不少。

 另外一個關鍵因素,則是荷蘭整體經濟表現亮眼。如失業率創5年來最低的5.3%;經濟成長率達2.3%,在全歐僅次於西班牙的3.0%。其移民及難民問題,相較歐盟各國也緩和許多,這些都大大限制了民粹主義醞釀的空間。但即使如此,外界也不能斷言,荷蘭大選結果代表懷爾德斯與民粹主義已徹底失敗。畢竟與2012年大選相比,自由黨的國會席次明顯增加,並從第三大黨,躍升為國會第二大黨。懷爾德斯選後更對媒體信誓旦旦揚言,下次將拿下最大黨。反觀呂特,雖保住國會第一大黨地位,但席次減少;與其共組內閣的中間偏左工黨,更是一口氣由38席狂掉29席,堪稱此次選舉的最大輸家。由此看出,許多荷蘭選民對現任執政黨的施政,實質上還是非常不滿意,特別是荷蘭政府近年為厲行行政改革,提高退休年齡、改革健保財務、提出難民收容及移民融合政策等,必須相對付出撙節預算、經濟衰退的代價。只要歐洲經濟依然不景氣,移民、難民問題得不到解決,民粹主義就仍會有繼續發酵的空間,隨時能提供各國選民更大動能,以投票尋求改變。

 因此,從更宏觀的角度,解讀當今國際政治棋局,誠如美國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說:「世界正在失序…西方民主政治、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失靈,無法解決全球化受害族群問題,讓極右派民粹、民族主義勢力,企圖透過民主程序獲得正當性,拆毀一個強調自我克制、容忍與開放的世界秩序。」歐盟各國歷經金融海嘯、歐元危機、全球貧富差距再擴大等連串經濟衝擊,各國民眾開始要求政府,對國內市場提供更多保護;加上敘利亞難民、移民問題,導致歐洲國家犯罪率及恐怖攻擊事件驟升,都促使保護主義意識抬頭,極端右翼的反全球化民粹風潮,乃乘勢而起。

 今年是歐洲超級大選年,此次荷蘭大選之所以受到舉世注目,原因即在於其被視為檢測歐洲極右派及民粹政黨勢力變化的試金石。對於歐盟各國,特別是4月23日即將舉行總統大選的法國,以及9月24日舉行國會大選的德國來說,具有風向標作用。選舉結果,原本聲勢高漲的極右派自由黨,得票率雖不如預期,讓過去一年多來,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旋風,在荷蘭暫時受挫,但歐盟各國仍舊不能掉以輕心。

 持平而論,緊接著到來的法國總統大選,才是決定歐盟未來命運的一場關鍵性戰役。挑戰法國總統大位的極右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的瑪琳雷朋,是法國反移民、反歐盟的極右派領袖,目前民調支持率27%,名列第一,是歐洲民粹主義盛衰的真正風向球;至於德國選情,在現任總理梅克爾加強對移民入境的控管,讓去年德國移民入境人數大幅降低後,目前支持度已回穩。未來半年,法德兩國極右派企圖以民粹主義打選戰的動能,雖然可能受阻,但可確信的是,荷、法、德這3大歐盟成員國的極右派勢力及影響力,依然不容小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