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與蝶共舞

◎游惠英

 春天與蝶有緣,三月巧遇從南遷徙到北部的一隻紫蛺蝶,真的是飛累了,乖乖地動也不動讓我拍照。心裡不禁哼起兒時歌曲:「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我蹲在一旁靜靜等待牠展翅,忍住伸出慾望的「鹹豬手」,以免在你薄翅的鱗粉上留下指紋。紫蛺蝶休息夠了,頭也不回地翩翩飛走,我並未捕捉到美麗的丰姿,只能望著牠的背影留下自己的嘆息,原來只是擦身而過的緣分。

 如同莊周夢蝶,讓自己像蝴蝶般無拘無束地活在世間,讓思想變成萬花筒,從每個角度都可看出繽紛瑰麗。此生有涯而心知無涯,有涯封閉了生命,無涯迷失了自我。

 小時候到外婆家玩,外婆牽著我的小手到田裡種菜施肥,我就在田埂邊追白粉蝶,玩得不亦樂乎。傍晚時,我們就坐在門檻前吹著涼爽的微風,看天邊泛紅的夕陽,我永遠懷念那段美好的時光。

 除非自己願意停下來稍做歇息,不然以紫蛺蝶的飛行速度,我只能匆匆瞥見一個黑影,根本來不及欣賞美麗的丰姿。快速按下相機,捕捉美麗的身影。迷戀青帶鳳蝶,它是初春三月的驚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