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陽台賞景

◎邱素玉

 暮冬初春,一陣涼風吹來,已能稍感春風拂面的氣息;但那過於安然的溫暖,令我心頭產生一絲不捨。

 自己向來愛戀冬季,雖然身體對冷的適應力比一般人更弱,偶爾遇到急凍氣流,甚至一早就得忍受全身僵硬,猶如萎縮般的難受。但即使日子活得寂靜,緩慢移動中年發福的體態,分分秒秒數算逐日晦暗的璀璨年華,我仍然喜歡冬季的悲愴;如同熱戀中的少女仰望向日葵暖陽,一步一繾綣,浪漫黃昏後。

 倚憑著未曾加裝防盜鐵窗遮雨棚的陽台,也是乾季時方有這樣悠然的心情,讓自己擁有小確幸。炮仗花年年歲末爬滿樓下牆垣,擺出超大陣仗,讓人不得不仰首俯觀。

 鄉公所一處四合院宅第拆除更新,如今已蛻變成一幢高聳入雲的華廈,留下不遠處一間小小的瓦房,頓成文明原始的對比。所幸屋旁仍保留一處綠地,仍然自吐清芬地栽著翠竹綠樹花果,吸引蜂蝶鳥類甚至松鼠前來採蜜、啁啾和棲息。

 我必須任性地留住冬天,才能持續擁抱和陽台間的親暱關係,那難以解釋的善能量,是夏天的熾陽無法給與的。因為我明白氣候變遷、地球暖化,四季如春的寶島神話已不復見。寒流中的暖陽,保留了我對初春明媚的奢華錯覺!

 眨眼間,三月已掩身而至,陽光會愈來愈熱情,陽台的門扉就像一顆釦子,在薰風與北風之間開關、迎接或抽離,年復一年。

 平靜悠然的年華,彷彿上天特別為我酬酢的饗宴。偶爾在與上個季節揮別時,心境也會莫名泛起寂寥和傷感,但接著就會習慣。因為我知道,造物主那不求回報的愛與疼惜,一如慈母般緘默又無私。

 冬眠後的甦醒,我站在陽台,梨渦深陷,一如既往地微笑給自己滿滿的祝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