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美「中」高峰會下的北韓核武威脅

文:胡敏遠

 北韓於今年2月12日試射一枚「北極星2號」(Pukguksong-2)中長程彈道飛彈。此為北韓首次攜帶核子彈頭的遠程飛彈試射。依據平壤中央通信社報導,試射的效果“非常成功”。北韓長程洲際飛彈(大浦洞2、3型)的射程,若未携帶核彈其範圍除可涵蓋整個日本,甚至已可達美國西岸及阿拉斯加全境。

 目前令美國疑慮的是,北韓的洲際飛彈與核子彈頭結合技術是否已成熟,射程是否能抵達美國國境?若然,美國國土將遭到核武器的恐怖威脅。如何解決北韓核武問題,美國必需思考更為有效的手段以防患未然。

 相較於美國,中共的戰略運用顯得較有彈性,但其策略對區域安全卻未必能提供有效的保證。美國國務卿提勒森於2月17日在德國慕尼黑召開的全球的「G20」國的外長會議前,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特別針對北韓的核彈發展,進行會談。會後,王毅表示有關解決北韓核武問題的最佳方式,乃是進行「六方會談」;藉由多邊協商機制與溝通方式,才能有效解決北韓的脫序行為。

 美國總統川普在上台前一味地認為,兩國可藉由貿易談判,換取中共對北韓可進行強制且有效的約束與管理。值得關切的是,中共是否對北韓出手與控制,絕非是川普的一廂情願;認為以經貿之利可以滿足美國的政治目標。

 其次,平壤政權在面對國內政治局勢的不穩與經濟頹敗之際,仍不斷地進行核彈試射,北韓的政治目的又為何?上述動態性的戰略問題對東北亞地區的安全將帶來直接的影響,深值研究。

 美國面對北韓核彈威脅的戰略思考

 美國在朝鮮半島的戰略目標,旨在嚇阻戰爭爆發、防止北韓使用核武或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使用,也要避免上述武器流出朝鮮半島。目前從聯合國原子能總署所獲的情資確認,北韓擁有的核元素與材料將可製作25-40枚的核彈。一旦其洲際飛彈與核彈結合的技術研發成功,北韓的洲際核打擊能力會對美國本土及其海外同盟國家,造成立即威脅。因此,美國對北韓核武問題的解決,已到刻不容緩的地步。

 川普上台前不斷地大聲指責中共,未管理好北韓才導致北韓的核威脅日益壯大。如今,華府面對東北亞詭譎多變的國際政治問題,才真正讓川普體會到不得不與中共進行協商,才能有效控制北韓的難題。

 對美國而言,單獨使用武力或美韓聯軍強制對北韓動武,不僅無法獲得國際的認同與支持,美軍在戰爭中可能造成的死傷,也非華府所能容忍範圍。美國希望經由多邊協商機制來解決北韓的核武發展,然究其動機與目的而論,希望中共能在美國的控制下,共同對北韓施壓。

 中共是否出手,端視川普政府能否遵循過往美國政府雙方簽定與信守的各項協定。當前華府的最佳方案,依然是按過往經驗與作法;經由與中共的合作,強迫北韓放棄核武發展。

 中共的戰略意圖與目標

 中共針對北韓核武問題的解決之道,希望抱持三個基本原則,首先,朝鮮半島「無核化」為其堅持且不可變的原則;其次,需經由多方會談機制(「六方會談」)以解決北韓核問題;最後,不允許美國在南韓境內部署有害中共安全的「薩德」中高空反彈道飛彈攔截系統,以確保大陸北方的安全。

 事實上,「六方會談」是指由北韓、南韓、中共、美國、俄羅斯和日本六國共同參與的多邊協商機制,目的在解決北韓核問題。會談從2003年至2007年先後共舉行過6次。2005年,北韓與各國達成協議,同意停止核子計畫,以換取外交利益以及能源援助。

 然而,在2008年進行最後一輪談判時,因北韓要求更多的經濟援助,但未獲美、日、南韓的同意而破裂。2009年北韓宣布退出協商機制後,「六方會談」至今一直沒有恢復。一般咸認,「六方會談」已經名存實亡。解決北韓核武問題遂演變成美「中」兩國在國際舞台上競價的籌碼。

 中共長期對北韓的軍事、經濟援助,較其他國家多出許多,因而具有相對優勢的影響力。中共的「北韓政策」抱持著以維持現狀,嚴防西方強權軍事干預,反對以武力方式解決北韓的核武危機等原則。但金正恩上台以來,其爆衝行徑接連不斷的脫序演出,北韓似乎顯現出欲脫離中共掌握的意圖。

 中共的戰略意圖仍設法讓北韓再回到中共的控制範圍,以使未來與多國進行協商時,北韓再度成為斡旋的籌碼。中共的策略是以「棍棒與胡蘿蔔」的兩手策略來控制北韓。核心的戰場是回到「六方會談」的機制中;中共藉此可以主導北韓與東北亞國際情勢的發展。

 北韓核武可能發展及我因應作為 

 金正恩接掌政權雖已超過3年,但從各種跡象顯示其內、外部的反對勢力,仍在待機而動。尤其,北京政府對北韓政權的不信任,都讓金正恩有芒刺在背之感。為鞏固其政權,他對內採取高壓與整肅政策,以達「殺雞儆猴」之效。對外,他藉由核武試爆與飛彈威嚇,不斷地讓美韓聯軍對北韓拉高軍事對峙的局面,造成北韓人民對金氏王朝的信任與支持,從而讓金正恩的權力與地位得以確保。

 再則,北韓政權自認其已躋身為全球政治、意識形態及軍事等強權之列,尤其企圖成為世界公認的核武國家,因而經常性的以核武試爆來「證明」;此舉不僅牽動朝鮮半島的安全,也造成區域安全的困擾。

 美國基於本身與盟邦國家的安全需求,自然會加大對北韓的軍事嚇阻。但在國際政治層面上的策略運用,美國仍需要與中共合作,才能有效地達到威嚇效果。中共基於本身利益,同時在「一中問題」及「中美貿易重啟談判」等議題上,欲增大與美國的談判籌碼,因此,中共會不斷地在國際場合與多邊機制中,運用「限制北韓核武發展」為工具,與美國進行「籌碼」的交換。據此,中共暫且會支持美國的政治與外交作為以遏制北韓的核武發展,但其真正目的是要獲取更高的政治利益。

  北韓的洲際飛彈試射或許只是虛張聲勢,藉此向美「中」進行勒索。北韓的一舉一動都將牽動美「中」的權力競爭以及東北亞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各大國對朝鮮半島狀況的掌控也可能因誤判情勢,引爆更多與更大的衝突,對區域的安全帶來更大的威脅。基此,我政府應對所有可能的狀況,確切掌握最新情資並縝密研判,做好妥善的應變準備,才能在多變的國際情勢中,維護國家利益。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