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美「中」軍事交流關係進退兩難

◎ 曾復生

 美國《海軍時報》(Navy Times)於2月12日指出,美國第三艦隊的卡爾文森號(USS Carl Vinson, CVN-70)航艦戰鬥群,正駛向南海「行使自由航行權」,並可能進入中共新增建的南沙或西沙人工島礁12海里範圍內,可能引發美「中」在南海的緊張情勢,讓「中」美軍事交流關係再度面臨進退維谷的困境。

 美「中」戰略互疑難化解

 回顧「中」美軍事交流在2016年完成「環太平洋聯合軍演」等項目,但兩國因重大安全利益分歧,限制兩軍互動的規模與質量,進而影響2017年的軍事交流關係,其間,美國前國防部長卡特未能在缷任前赴中國大陸訪問;新任國防部長馬提斯首訪亞太的韓日,卻忽略了中共,更凸顯美「中」雙方的結構性矛盾,以及戰略互疑仍難化解。美國新總統川普在就職前後連續發言,抨擊中共在南海擴軍行為,並認為中共已從美國貿易關係獲取大量金錢,卻不幫忙處理北韓問題,甚至在國安與經貿團隊人事佈局上,規劃「聯俄、日、印度,制中」戰略,恐對美「中」軍事交流埋下更多路障,讓兩國軍事交流關係發展前景坎坷。

 自2013年6月加州「歐習會」後,美「中」軍事交流關係逐漸邁入常態化與實質化,並發展出雙邊高層互訪、戰略性對話、互信機制磋商、軍事院校交流、聯演聯訓等領域的合作。儘管2016年的美「中」關係受到南海仲裁案、南韓部署「薩德」飛彈案等衝擊,但雙方都了解兩軍交流關係即使困難,也必須保持交流,以利有效管控分歧和意外軍事衝突風險,因此,在2016年共完成50多項交流項目,並從雙邊擴展到多邊,涵蓋範圍包括地區與全球性活動。不過中共當局認為美國的亞太戰略動向,已讓「中」方感受到遏制「中國崛起」壓力,成為美「中」軍事交流的主要障礙,因為美、日、澳洲軍事同盟仍然把中共視為假想敵,同時,從共軍參加「環太平洋聯合軍演」觀察,美國在高階演習包括兩棲作戰、飛彈攻擊、反潛作戰、艦隊防空作戰等,都把共軍排除在外,凸顯兩國在關鍵議題的戰略互疑,日益深重。

 美「中」交流著重共同利益領域建立務實合作

 不過,隨著美「中」兩軍在國際領域活動益趨頻繁,雙方都希望能夠避免在競爭領域,因誤解或誤判引爆意外軍事衝突,並願意共同加強風險管理措施,以及在共同利益領域的務實合作。2016年間,美「中」兩軍繼續完善互信機制建設,結合海軍互訪舉行熟練運用《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聯合演習,並在《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架構下,就討論新附件保持協調,包括《彈道飛彈發射相互通報》附件等。

 另在具體交流活動方面,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理查森於2016年7月訪問中國大陸並登上遼寧艦;太平洋艦隊司令史威夫特與陸軍參謀長米雷亦於8月間訪問中國大陸,隨後在11月間美「中」兩國陸軍在雲南昆明進行人道救援減災聯合演習;12月9日中共海軍艦隊在加州外海與美軍第三艦隊,舉行《海上意外相遇規則》聯合軍事演習。這些軍方高層互訪與培養兩軍互信機制活動,並未受到南海仲裁案與薩德飛彈案影響,凸顯美「中」兩軍共同重視避免意外軍事衝突的交流價值。

 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強調,美「中」軍事關係雖積極加強戰略與行動層面對話,以有效管控分歧和意外風險,仍面臨深層次的矛盾和障礙,不過,「中」方願與川普新政府的國防部門共同努力,推動兩軍關係健康穩定發展。

 至於美國國防部對兩軍交流則著重軍事領導人員互訪、在共同利益領域建立務實合作,以及強化風險管理防範意外軍事衝突。美「中」彼此若互視為競對手情況惡化,將導致戰略互疑加劇,對兩軍維持健康競合關係,構成嚴重障礙。換言之,美「中」兩國基於防範軍事意外衝突的需要,推動軍事交流建構互信機制,並取得具體的進展,但是雙方因戰略競爭所產生的結構矛盾依舊顯而易見。

 共軍軍力擴張對亞太周邊構成威脅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最新研究報告認為,中共軍隊在局部領域擁有一些先進武器,但在武器配套與戰力整合能量仍不足,而且在指揮、後勤管理、資訊化聯合作戰訓練、海軍反潛作戰等方面也落後美軍;不過,共軍在西太平洋沿岸已擁有地緣戰略優勢,對美國遠征軍將構成明顯的壓力。

 另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的分析指出,臺灣在共軍戰略思維的重要性並沒有下降,但共軍在臺海發生戰爭情形下,最大的關切是美軍可能的介入;同時,共軍發展的巡弋飛彈、彈道飛彈、先進戰機與軍艦的攻擊能力,對亞太相關周邊國家已經構成威懾能量;當前中共軍力擴張對美國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對共軍在東海與南海擴張行為,做出適當反應,以促使共軍保持節制,不致做出「切香腸式」地改變現狀措施。

 結語

 美國總統川普於日前首次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電話熱線,隨後又在白宮接見日本首相安倍,意圖重新佔據美「中」日競合關係的制高點。但是,美「中」兩軍互視對方為假想敵的戰略思維與軍事準備,隨著美日韓與美日澳等兩組軍事同盟質量提升,讓美「中」戰略互疑的結構矛盾有增無減,不過,美「中」兩軍都了解雙方仍需要交流,發展海空安全行為準則等軍事互信機制,以避免日益頻繁的海空軍機艦,在東海或南海意外相遇時,爆發意外軍事衝突風險,讓兩國軍事交流關係陷入進退兩難困境。(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