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復活節攻勢 北越強攻失利但巴黎和談獲進展

收復東河之後,南越士兵坐在被擊毀的北越戰車上拍照留念。(圖片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收復東河之後,南越士兵坐在被擊毀的北越戰車上拍照留念。(圖片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文:雲陽

 戰役背景

 1971年初,南越在藍山719號行動失敗,北越開始評估在1972年春天發動傳統攻勢的可能性,認為一旦取得勝利,不僅可以順勢利用美國日益高漲的反戰風潮影響1972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也能贏取更多談判籌碼。最後,北越的指揮官更深信:在「越戰越南化」政策後,大多數美軍已撤出越南,以北越人民軍的實力應足以輕易擊敗南越陸軍。事實上,面對北越借道寮國和柬埔寨包圍夾擊的策略,南越陸軍的確顯得拙於應付。

 作戰計畫在越南共黨總書記黎筍的指導和武元甲協助下迅速規劃擬妥,。主攻部隊要通過非軍事區,打擊該地區的南越陸軍部隊為目標,並引誘更多南部的南越部隊往北移動。完成第1階段目標後,將分別從寮國往南越中部高地和從柬埔寨往西貢發動二次攻擊。這次攻擊旨在消滅南越陸軍的有形戰力,以證明「越戰越南化」是一項錯誤的政策,並可能迫使南越總統阮文紹地位不保遭到罷黜。 

 廣治戰鬥

 美國和南越都知道進攻即將來臨,但情報分析無法確認發動的時間和攻擊的地點。1972年3月30日中午,在100輛以上戰車和砲兵火力的支援下,北越部隊南下穿過非軍事區,向南越陸軍第1軍發動攻擊,企圖突穿位於非軍事區南方的南越陸軍火力防線,同一天,北越另動員第324B師和裝甲團從順化西面的寮國境內出發向東移動,攻擊南越保護順化的武裝營區。在同時受到來自北面和西面的攻擊下,陷入驚慌的南越陸軍第3步兵師已無心抗敵,指揮官武文解少將於是下令撤退。

 北越部隊攻佔非軍事區附近的武裝營區後,繼續向廣治市推進,但受到南越陸軍的反攻,進度延遲3週。直到4月27日,北越人民軍終於攻克東河,並進逼廣治市的郊區。武文解再度下令撤城,但開始分批撤出的南越第3步兵師,卻又收到來自第1軍指揮官黃春覽中將與武文解指令衝突的命令,結果形成困惑的南越部隊單位彼此交錯混亂並進一步潰散。

 南越部隊在撤退到湄公河途中,因為有數以千計的平民跟著逃離,結果夾雜著大量民眾的部隊成為北越軍隊攻擊的明顯目標,使得南越部隊再度受到重創。在靠近順化南部地區,兩個重要的武裝基地在延續的戰鬥後均雙雙陷落。北越軍隊在5月2日奪下廣治市;阮文紹也在當天撤換黃春覽,下令由吳光長中將接替指揮作戰。吳光長上任後,首要任務就是守衛順化和重新建立南越的防線。雖然最初在北部發生的戰鬥對南越造成災難性的後果,但在其他一些地區則能堅守捍衛,加上美軍大規模的空中支援,包括B-52的轟炸,則是對北越部隊造成重大損失。

 崑嵩之戰

 4月5日,北越部隊集結約5萬官兵由寮國出擊,作戰行動旨在奪取南越陸軍防守的崑嵩和波來古,進而地控中部高地,再順勢直抵沿海平定省的武裝基地,並封閉1號高速公路,如此就有可能將南越一分為二。最初的攻擊形成南越陸軍第2軍指揮官吳瑜中將的恐慌,以為將面對北越主力而一度動搖,差點就打算撤退。幸好美國第2區協防組主任約翰.保爾·范恩說服並安撫吳瑜,北越的攻擊應只是助攻才得以穩定情勢,范恩雖然是平民身分,但是獲得官方授權可以調度防區內所有美軍單位的權力。穿越邊境的北越軍隊在黃明草中將的指揮下,很快在濱黑和達蘇附近獲得勝利。然而當南越陸軍在崑嵩西北部防禦幾近崩潰之際,北越軍隊的攻勢卻不明原因暫停了3個星期。

 此時的吳瑜又顯得畏縮、猶豫而不願下達指令,於是范恩不得不挺身而出接替指揮,將防守崑嵩的重任交由第23師師長李松柏上校,並用盡所用通訊協調取得B-52大規模轟炸支援,迅速組織重整崑嵩的防線。5月14日,北越恢復攻擊並逼進到城市郊區。在范恩協調的B-52轟炸下,多次阻擋攻擊且造成北越軍隊重大損失。隨後在范恩的堅持下,阮文紹解除吳瑜的指揮權,然後由積極且充滿自信的阮文全少將接替,加上范恩全力調度運用美國空軍武力和南越陸軍的反擊,終於能守住崑嵩。到了6月初,北越久攻不下,於是開始撤回西部。

 安祿戰鬥

 4月5日,在戰鬥肆虐的北方,北越軍隊由柬埔寨向南進入平隆省,指向祿寧、群利和安祿等地的南越陸軍第3軍前衛部隊。祿寧的遊騎兵和第9兵步團在北越猛攻下堅守兩天後才被突破。第3軍指揮官阮文明中將相信安祿將是北越的下一個目標,遂派遣第5師前往該鎮防守。到了4月13日,安祿的駐軍已遭北越人民軍包圍,並不斷受到砲火攻擊。

 經過多次猛烈攻擊安祿的防線,北越最終將南越陸軍防區壓縮到僅存約1平方公里。美軍顧問急迫協調大量空中支援,援助被困南越駐軍。北越在5月11和14日兩天於前線發動猛烈攻擊,卻仍無法佔領安祿城區,之後即失去戰場主動權,於是南越陸軍終能在6月12日將北越部隊逐出安祿地區,並於6天後,第3軍宣布城鎮獲得解圍。整場戰鬥正如在北方的戰事,美軍的空中支援對於南越陸軍的防禦扮演至為關鍵的重要角色。

 南越反攻

 面對北越軍隊的攻勢不斷,南越陸軍不論在堅守防線或之後的反攻,都相當依賴美軍從4月5日起的「自由列車行動」和自5月9日起的「後衛行動」空中支援。在這些空中轟炸行動中,美國戰機大舉轟炸北越境內各種目標。不過初期的空中行動效果不彰,因為北越刻意選在冬季季風剛結束時發動作戰,中南半島上空經常低雲蔽日而且豪雨連日,視線不良迫使美國軍機的高空轟炸只能依賴全天候戰機在雷達或地面引導下投彈,但命中率不高;採低空攻擊卻受到北越嚴密的防砲火力和步兵防空飛彈偷襲。

 在吳光長的指揮下,南越陸軍最後終於重新奪回各個武裝營區,擊退北越對各城鎮的攻擊。6月28日,吳光長發動「藍山72行動」,下令部隊在10天內抵達廣治,企圖繞過並孤立該城,不過被阮文紹駁回並要求他重新奪回廣治。經過激烈的戰鬥後,終於在7月14日奪回廣治。之後南、北越雙方均感兵力耗竭而終止戰鬥。

 後續結果

 整場復活節攻勢讓雙方均付出重大損失,北越付出2萬5000人死亡、6萬人受傷或失蹤的代價,另外損失134輛T-54、56輛PT-76和30輛T-34等戰甲車,不過雖然損失慘重,卻也因此攻佔南越的4個北方省份。南越在開戰初期呈現的指揮架構缺點在後續獲得修正,也因此讓美國認定「越戰越南化」政策是正確而有效的。南越和美國的損失估計為1萬人死亡,3萬3000人受傷,3500人失蹤。雖然攻勢被阻止了,但南越陸軍在戰役結束後佔有領土大幅縮小。由於復活節攻勢的爆發,也促使雙方均軟化了在巴黎和談的立場,願意在談判期間作出更多的讓步,季辛吉提出雙方停火,西貢承認河內政府,並以美軍全面退出越南為誘因,這些條件都滿足河內領導人在發動攻勢前所評估獲勝後可望達成的標準。

 不過因為阮文紹拒絕妥協,加上北越還希望爭取更多利益而造成和談一度中斷,於是尼克森再下令發動「後衛2號行動」對北越施壓,最終巴黎和談在1973年1月達成協,北越得以掌握他們之前攻佔的土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