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美研析歐亞國防戰略 防中共成為區域霸權(上)

◎胡文玲(譯)

 曾在美國國防部淨評估室服務的安德魯•克雷賓涅維奇博士,於106年1月19日在美國國防智庫「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SBA)發表「維持平衡:美國歐亞國防戰略」報告。內容指出,基於軍力、戰略縱深與地緣戰略風險因素,歐亞的歐洲、中東、西太平洋三大戰區之中,美國應當將西太平洋戰區列為戰略第一優先,並協防臺灣,以防中共成為區域霸權,本報特摘譯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三大修正主義強權威脅

 美國今日正處於戰略的轉捩點;美國在歐亞周邊長年的利益,正受到「修正主義強權」的挑戰,在此所謂的「修正主義強權」是指中共、俄羅斯和伊朗,前述國家意圖在西太平洋、歐洲和中東地區,以脅迫、顛覆或其他國際體制外手段,推翻國際秩序。隨著這些國家的軍力增長,各國不能無視這些國家藉由公然入侵(無論是出自無心或是故意)的手段達成他們的目的。

 前述挑戰正以自從冷戰以來未見、甚至可以說是在過去一個世紀未有的規模發生。在前述三個修正主義強權之中,中共顯然肯定是長期威脅。中共仰賴民族主義建立正當性,且認為其應當成為區域霸權的歷史意識,造就其成為修正主義強權。北京的「中國夢」對「大中華」的想像包含了不只是臺灣,還有爭議的南海和南海諸島,以及釣魚台列嶼(日本的尖閣諸島)。如果中共的領土野心得到滿足(尤其是美日同盟關係因此分裂),則中共幾乎可以確定會成為亞洲和西太平洋霸權。

 俄羅斯在蒲亭主義(Putinism)下,致力於再次建立強權俄羅斯。其中包括恢復莫斯科在前蘇聯時代的勢力範圍,即包含三個目前已經是北約會員的主權國家。雖然該國經濟困境持續惡化,但是俄羅斯在強行併吞克里米亞(Crimea)之後又資助烏克蘭東部的親俄羅斯烏克蘭分離主義分子;在中東部署武力支持伊朗在敘利亞的代理政權;威嚇在東歐的北約前線國家;在國際水域挑釁美國和其盟國的空軍和海軍;以及違反1987年「中程核力量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儘管如此,俄羅斯並不足以和美國持續競爭。俄羅斯的經濟只有美國的十分之一,人口只有美國的二分之一,而且這兩方面的差距持續擴大,這表示雖然俄羅斯是個修正主義強權,但是俄羅斯作為美國的威脅,其威脅性可能已到高點。之後隨著時間過去,該國可能會成為更低的威脅,甚至轉變為現狀強權,以維持俄羅斯既有利益為主,不再追求取得其失去的利益;若當真如此,俄羅斯或可成為美國的安全夥伴。

 此外,中共和俄羅斯在歐亞周邊對美國安全利益帶來的挑戰,且因遜尼和什葉兩派的極端伊斯蘭主義分子而惡化。伊朗孤立伊朗的遜尼派阿拉伯敵人、在什葉派人口居優勢地位的國家破壞遜尼派阿拉伯人統治、強化伊朗在黎巴嫩和敘利亞的影響力、並贏得美國默許成為核門檻國家,伊朗領導者藉由前述方式,意圖使伊朗成為中東的領導強權。

 遜尼派的極端伊斯蘭主義分子是野心勃勃,例如伊斯蘭國(ISIS)宣稱要建立哈里發國(Caliphate),並且要把伊斯蘭世界所有非遜尼派分子全數逐出,且以其信徒對可蘭經的詮釋,他們的終極目標是要讓全世界服從阿拉的意志,必要時不惜以武力達成目的。

 西太平洋應列戰略優先

 美國應如何以可用的資源在可容忍的風險範圍內達成想要的目標,該研析報告對此提出具體戰略,並把中國大陸和西太平洋戰區列為美國戰略優先,依軍力、戰略縱深與戰略風險等因素提出說明:

 一、軍力:

 無論是俄羅斯或是伊朗,其經濟或軍力遠不及中共,且在未來數十年間也不太可能發展出足以與中共匹敵的條件。雖然俄羅斯擁有比中共更令人畏懼的核軍備,但是如果俄羅斯或伊朗選擇與中共武力競爭,則依據新版「戰略核武削減條約(START)」,中共可能會部署相當或甚至超越美國和俄羅斯的核武。

 重要的是,西太平洋戰區是唯一美國和其盟國在經濟和軍力方面,不具備與修正主義強權競爭優勢的戰區。歐洲戰區不論是經濟規模、技術精密度與人力,美國在北約盟友的優勢遠遠超過俄羅斯。與此類似地,在中東戰區與美國的陌生夥伴(strange bedfellows)諸如埃及、以色列、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相對於伊朗,他們也具備優勢。簡言之,美國只需要最少量的協助,歐洲和中東戰區的盟友及夥伴,即有足夠能力創造並維持有利的軍事平衡。

 二、戰略縱深:

 戰略縱深是歐亞周邊軍事競爭的重要因素。多層次防禦是以空間換取時間,藉此爭取優勢(例如動員武力或勸說大國參戰)。然而美國在西太平洋戰區欠缺戰略縱深,再加上其他重要因素,美國有必要在此戰區採取前進防衛部署。另一方面,美國在歐洲戰區有很大的戰略縱深,使此戰區在開始受到攻擊時得以恢復,美國可以相對安全地部署援軍至盟國廣大的大後方。在中東地區,伊朗和激進遜尼派伊斯蘭主義團體,比起中共或俄羅斯,遠不足以構成軍事威脅。(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