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淺析反衛星武器對太空戰場的影響

文:許邁德

 反衛星武器的緣起

 1983年3月23日,美國雷根總統公開發表「主動戰略防衛」政策,亦即媒體簡稱的「星戰計畫」。此係美國在1980年代開始規劃的一項先制戰略,其核心手段是採用各種先進武器,攻擊敵方來自外太空的洲際彈道飛彈和軍事衛星,以防止敵方對美國及其盟邦發動核武攻擊。

 星戰計畫構想,採用部署在地面上與外太空的各種武器,包括傳統攻擊武器,以及雷射、微波、電磁動能、高能粒子束等高能定向武器,在敵方發動洲際彈道飛彈攻擊時,分別在其火箭發射、穿越大氣層、太空軌道,以及進入大氣層等4個階段,進行多層次的攔截與摧毀等反制作為;並且在洲際彈道飛彈來擊時,同步採用反衛星武器以摧毀敵方的軍事衛星,俾破壞與削弱敵方在發動攻擊時,必須掌控的偵察、監視、通信、預警、導航等諸多來自衛星所提供的精確情報資訊。

 雖然星戰計畫必須同步攻擊洲際彈道飛彈與軍事衛星等兩個目標,但其運用的相關科技有多數是互通的,對降低研發與產製成本極有助益。此外,美國不斷地對英國、西德、日本、以色列,以及義大利等盟邦大力宣揚其共同威脅,各國在多重壓力下,也都參與了不同程度的合作計畫,所以星戰計畫即將順利進入戰略部署的階段。

 反衛星的戰略需求

 自1957年10月4日,前蘇聯率先成功發射第1顆人造衛星「史普尼克1號」,美國接著在1958年2月1日發射「探險家1號」,迄今,依發射先後順序,全球另有法國、日本、中共、英國、印度、以色列、伊朗、北韓、南韓等11個國家具有獨自發射能力;至於與其他國家合作發射的就更多了,諸如:中華民國、巴西、印尼、澳洲、哈薩克、土耳其、巴基斯坦、羅馬尼亞、馬來西亞等國,大約有170個國家至少擁有1顆本國衛星,總計已發射的人造衛星早已超過3300顆之多。

 這麼多的人造衛星在太空中,日夜不停地在地球的高、中、低等軌道上環繞航行,又依不同的設計執行多種任務,諸如:地球氣象與生態環境觀測、天文探勘、廣播、通訊、導航、監視、偵察、預警等軍事或民間用途。以「全球定位系統」(GPS)為例,就是執行衛星的導航性能,軍方大多運用在彈道飛彈、戰機、船艦、戰車、兵員等,以進行目標攻擊的精確定位;而民間則已廣泛運用在汽車、登山、個人手機等的路徑導航,以及山難搜救的定位與運補等日常生活中。

 民間與軍方大幅運用人造衛星,帶來方便、快速與準確等好處,在民間的使用者更不必付費,但在軍方卻有國防安全的戰略顧慮。因為任何國家都不願意別人掌控的人造衛星飛越其上空,這種蒐集情資的間諜嫌疑作為,各國皆有反感。因此,美國儘管中止了星戰計畫,但反制衛星的戰略需求並未取消,反而積極的進行各種反衛星武器的研發與測試,更因為其具有攻擊並摧毀衛星的特性,軍事媒體特別取名為「衛星殺手」。

  反衛星武器的種類

 當前美國、俄羅斯、中共為研發反衛星武器的主要國家,其發展的方向大同小異,謹以研發範圍最廣的美國為例,介紹其反衛星武器的種類。首先是,美國中止星戰計畫而改發展戰區飛彈防禦系統,其陸基、艦載、機載的飛彈防禦系統,以及機載的雷射反飛彈系統,已在美國本土、歐洲地區、亞太地區等完成部署,而該系統也同樣具有反衛星的攻擊戰力。

 其次是,陸基、艦載與機載飛彈防禦系統的作業方式類似,其攔截組件由火箭與獵殺彈頭所組成,當獵殺彈頭由火箭推進到外太空時,脫離火箭的獵殺彈頭即可自動追蹤飛彈或衛星等目標,採直接撞擊或近距離爆炸的方式,把來襲的飛彈或航行的衛星摧毀,其有效的攔截範圍,從400-500公里的低軌道到6000公里的中軌道目標。美國已成功完成多次由海陸空發射的飛彈防禦測試,至於反衛星的攻擊測試,曾公布1985年9月F-15戰機攜帶飛彈乙枚,在10公里高空擊落航行在512公里低軌道的1顆美國廢棄衛星,成功執行了衛星殺手的任務。

 至於機載雷射反飛彈系統,係採用波音747民航機加裝雷射發射器與瞄準攻擊系統,高功能的雷射對目標瞄準聚焦10-20秒即可摧毀來襲的飛彈或航行的衛星。美國在多次的作戰測試與評估中,發現受限於波音747民航機的飛行高度,只對位於低軌道的飛彈或衛星造成威脅。此外,面對飛彈來襲的預警能力限制,較難克服空中待命地點與時間的選擇;面對低軌道的航行衛星,反而能掌握軌道的相關數據,先行「守株待兔」以伺機攻擊。

 另有許多反衛星武器的設計構想,諸如:衛星上加裝獵殺彈頭或雷射發射器,伺機攻擊有威脅的衛星;衛星上加裝干擾系統,視需要干擾以癱瘓敵衛星;衛星上加裝小衛星,當接近敵衛星時釋放出以干擾或破壞敵衛星;衛星上加裝爆炸裝置,當接近敵衛星時引爆以大量碎片擊毀敵衛星;衛星上加裝機械手臂,視需要捕捉敵衛星;散布地雷衛星,以火箭一次運載多枚微型地雷衛星在特定軌道上,視需要啟動備炸等,但這些設計目前大多止於構想階段。

 反衛星武器的影響

 反衛星武器的研發已成為當前軍事尖端科技的顯學,誰都想爭奪到掌控外太空的優勢,俾能確保自己的國家安全。但是要如何運用這些衛星殺手呢?諸如:2007年中共發射飛彈擊毀1顆即將報廢的氣象衛星、2008年美國發射防空飛彈擊落1顆脫離軌道的衛星等,這種以飛彈或雷射來摧毀衛星的手段,都屬於技術成熟但成本較高的「動能反制」戰術。

 前述大多止於構想階段的反衛星武器,則屬於研發中但成本較低的「軌道反制」戰術,只要把具有攻擊戰力的衛星發射進入軌道,即可視需要攻擊周遭的敵衛星。然而,一旦反衛星武器達成任務,每一次攻擊都會產生超過數千片的太空垃圾,這將是太空戰場對地球所造成的共同災難。

 面臨反衛星武器日益增多的威脅,反反衛星武器的戰術也在積極開發中,諸如:加強衛星的隱形、偽裝、反干擾、反輻射、軌道機動等設計,以避開敵之偵測與攻擊。這些設計都屬於被動的反反制戰術,而主動的反反制戰術目前只有美國進行研發,2010年9月25日首度發射「太空監視衛星」,可以監視全球各地發射的所有衛星,包括其大小、速度、軌道,以及損壞後的碎片(直徑大於10公分)。若部署在高度約35786公里的地球同步軌道上,只要部署3顆即可24小時全面監視所有的人造衛星,當然任何反衛星武器也無所遁形。2014年7月28日,美國又同時發射3顆太空監視衛星,將會如何影響未來的太空戰場,且讓我們持續關注其發展。

(飛安專家、前空軍飛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