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愁雲慘「霧」:大陸霧霾問題 困境難解

(法新社)
(法新社)

◎ 鄒文豐

 前言

 今年農曆春節期間,中國大陸有259座城市出現不同程度空氣污染,其中124座被評估為重度以上,主要分布在京津冀、中部、西部與華南等地區,如按中共官方本身對環境空氣品質指數之規定,PM2.5(大氣細懸浮微粒子)指數超過100即為可能對人體造成危害的污染等級;北京市指數竟一度衝破800。中共「環保部」認為,年節燃放鞭炮的傳統習俗為是時空氣污染主要來源,故上海、南京、杭州等各地政府均下令禁放煙花爆竹,以維持空氣品質,但由近年大陸空氣重度污染所造成的霧霾危害時有所聞可知,冰凍三尺,不僅非一日之寒,也難以輕易解決。

 檢視中共當局經常自詡其高度經濟發展得力於政策執行快速所形成的「制度優勢」,使大陸各級政府任何開發決策都能得到超越其他國家的推行效率,因此造就數十年的經濟成長「奇蹟」,這種壟斷式政治制度與決策模式,只為達成光鮮顯著的發展目標,卻忽略協商討論及無視各種潛在問題,如土地徵收、拆遷安置、資源配比等,其中,環境破壞問題包括土地、耕地、水源、地下水等,均面臨日益惡化危機,最嚴重的又以空氣污染與霧霾問題為甚。依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所提2016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大陸是全球因空氣污染死亡人數最多的地區,可見如此假性的「高效率」,反而讓大陸社會必須付出更高的隱性成本。本文即以大陸霧霾問題之成因背景與影響危害為引,探討為何即便大陸各地是類污染如此驚人,卻仍無法有效解決的關鍵因素。

 大陸霧霾問題概況

 早在1990年代,大陸北京、上海等城市即與曼谷、雅加達等地同被列為全世界空氣品質最糟的城市之一,當時距中共1978年展開經濟改革開放約十餘年後的時間,而水質惡化、土壤污染、沙漠化等各種環境污染問題也開始浮現,學者認為,大陸長期的環境破壞情形,是快速工業化、都市化與過度開發的產物,各種污染彼此交互結合,形成複合式生態危機。

 又十餘年過去,污染情況並未改善,隨近年大陸各地出現霧霾危害漸趨頻繁,中共「環保部」、「住建部」、「氣象局」等單位共同追查實際原因,並針對9大城市與26個重點城市的檢測研究指出,主因包括:

 (一)經濟活動:如機動車輛、燃煤發電、工業生產、揚塵等產生的空氣污染。

 (二)季節變化:因天氣轉換,季風增強或減弱導致空氣污染擴大或不易消散,以及寒冷季節為供暖燒煤或農民焚燒稭稈產生霧霾。

 儘管各地霾害成因各有不同,但北起北京、天津,南迄廣州、深圳,空氣嚴重污染與霧霾卻同樣司空見慣,並對當地居民產生以下影響:

 (一)健康危害:研究顯示,大陸平均每天因空氣污染引發心臟病、肺病與中風等病症致死人數至少在4千人以上,占每日總死亡人數的17%,當PM2.5指數超過600時,每接觸空氣1小時即可能縮短20分鐘壽命。

 (二)經濟損失:因各大城市均有嚴重霧霾情形,既影響民眾出行意願,各公司、工廠、電廠也常因此歇業或為減低空氣污染而減產及暫停運作,連帶影響商品銷售、物流,造成市場波動。

 (三)生活不便:霧霾往往造成民眾生活大亂,諸如交通嚴重受阻、道路封閉、海空航班取消、停班停課等。

 其實,中共並非毫無警覺與反應,2000年後,其歷次「全國人大」會議之「政府工作報告」均陸續約略提出要「打好節能減排與環境治理攻堅戰」、「推動能源生產與消費革命」、「重點地區煤炭消費零增長與推廣新能源汽車」等原則性宣示,在實務上,各地也分頭啟動「建構污染源監測技術方法體系」、「加強監管高污染源」、「空氣重污染預警」、「彈性工作與上課制」、「機動車輛單雙號行駛」等措施,惟就現況看來,這些要求有的淪為口號,且大部分做法的具體成效仍未顯現。

 政經算計掣肘環境維護

 空氣污染及霾害既屬人禍,若就經濟發展標準評定,當前大陸社會已進入後工業化階段,應有經驗與能力處理霧霾問題,然如2015年2月,大陸媒體工作者柴靜製作拍攝探討相關問題的紀錄片「穹頂之下」,雖引起大陸社群強烈回響,中共官方甚至一度讚賞,但旋因政治考量遭禁播,反映出原本就相當複雜的環保問題,在大陸將受制於政治結構而更形複雜,進而演變成為「非環保問題」,其背後潛藏的政治、經濟等利益算計與體制困境,才是解決霧霾問題的窒礙關鍵。

 首先,大陸仍未能完全改變「為提高或維持經濟成長」,在短期內投入大量資源以快速生產的環境,強調總要素生產力的發展模式,如石化、鋼鐵、電子等產業,副作用就是高耗能、高污染,儘管在各級政府要求下,相關企業設備與技術逐步符合國際標準規範,清潔能源建設也在積極提升,然在煤電鋼鐵產能大幅過剩需求卻同時下滑,以及2016年煤電新裝機容量創下新紀錄等負面矛盾情勢下,凸顯經濟挑戰仍緊扼霧霾問題咽喉。

 其次,則是法的缺陷,儘管大陸亦有環保相關法案,然並未就此制度建設增加各產業污染防治成本,使大宗能源使用者有漏洞得以轉嫁清潔成本至社會,進而形成高額利潤;另外,也在於「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的問題,為求施政績效與經濟成長,或官員舞弊收賄,政府部門常未能貫徹執行環保標準或對違法者做出處置,甚且大陸仍未有集體訴訟制度,讓民眾擁有自我保護的司法權利,致使社會對霧霾、空氣污染等環境危害事件的監督力薄弱,顯見大陸霧霾問題難解,根本仍在共黨專制的政治體制問題上。

 結語

 在這種形勢與結構困境下,中共如何治理霧霾已成為艱鉅的環境、社會、經濟與政治挑戰。2016年12月中旬後,大陸連續兩度遭遇大規模嚴重霾害,影響遍及華北、華中與淮河流域,不僅造成各地相當損失,鄰近的日、韓、臺灣也都受到一定程度影響,除在可見未來一段時期內,大陸霧霾與其他環境問題均仍將持續危害社會大眾而難有妥善解決之方,霧霾亦並非僅是大陸本身問題,而與其他空氣污染、水資源等問題一樣,都已成為區域非傳統安全威脅之一。只是大陸民眾將忍受多久?從今年中共政、經發展都以「穩中求進」為基調來看,霧霾問題依舊難解。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所博士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