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一戰百年省思 珍視和平可貴

 今年為美國參與一次世界大戰百週年。美國陸軍日前特別舉行一系列紀念活動,並預定明年11月11日「一戰勝利」百週年時,在華府潘興公園呈獻一戰紀念碑。美軍於一戰期間,共投入400萬兵力,陣亡超過11萬人。這場戰爭徹底改變世界政治、經濟、戰略樣貌,其影響深值省思。

 世人皆知,由於奧匈帝國王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在賽拉耶佛遇剌身亡,因而引爆第一次世界大戰。然一戰前,極端民族主義瀰漫、殖民主義擴張、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加上軍備競賽與軍事聯盟壁壘,早已為這場為期4年、死傷數千萬的人類浩劫埋下禍根。

 一次世界大戰前,自18世紀歐洲民族國家興起過程中,各國結下的歷史宿怨愈演愈烈。德法兩國由「普法戰爭」造成的民族對立,因爭奪殖民利益而更形惡化,引發二次摩洛哥危機;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巴爾幹諸國,因領土主權紛爭,先後發生二次巴爾幹戰爭和波士尼亞危機。再加上德國等新興工業國,希望打破英國壟斷全球原料市場的局面;以及為奪取海外殖民地,不斷擴張軍備的戰略威脅,繼而衍生列強軍備競賽,惡性循環氛圍,最終在賽城槍聲中引爆。

 美國在一戰爆發初期,倚恃國家豐富資源條件,與龐大內需市場,加上視這場戰爭為歐陸列強相互爭奪殖民利益的不道德之戰,始終抱持「隔山觀虎鬥」立場。

 直到戰爭延燒3年不見結束,對外貿易開始受到衝擊;加上德國於1917年2月,宣布採取「無限制潛艇戰」政策,擊沉多艘美國船隻,華府決定與德國斷交。最後更因截獲德國陰謀策動墨西哥抗美的「齊默曼電報」,終使美國決定參戰。

 這段百年前的歷史,從今日視角觀之,仍值得列強警惕。自冷戰結束,人類不僅未如史學家福山「歷史終點」所言,全面實現民主自由制度,反而衝突迭起、戰禍連年。

 經濟全球化創造世界科技進步與空前財富,卻產生資源分配不均、貧窮國家的相對剝奪感;第三世界「失落的一代」造成極端與恐怖主義抬頭;中共與俄羅斯等修正主義強權,不斷擴張軍備與主權聲索,挑戰既有國際規範秩序,造成區域和全球軍備競賽再現。凡此種種,皆令國際有識之士憂心不已。

 相較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全球環境,今日全球和平穩定所受之威脅更為險峻。擁有核武與彈道飛彈等毀滅性力量的國家,不僅持續增加;地緣政治與戰略對抗形勢,亦更為複雜。跨國犯罪、恐怖主義、網路攻擊、氣候變遷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日趨嚴重,此情絕非當年歐陸列強領袖們所能想像。

 當年美國前總統威爾遜等提倡集體安全體系之前輩,追求建立國際安全組織與秩序之目的,在於統合眾國力量、嚇阻武力侵略,確保世界和平。如此體系已不足以因應今日充斥多元化傳統與非傳統黑暗力量的挑戰,亟須建構一個結合國際規範秩序與公民社會力量的新安全體系。尤其重要的是,國際社會公義價值與力量,實應獲得重視與伸張,不論經濟、政治或其他形式的侵略行為,皆不可漠視與容忍。

 在現今充斥「國家優先」、「民族復興」、「恢復歷史榮耀」的國際環境中,許多國家正逐漸陷入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孤立主義、排外主義等偏激思潮而不自知。

 從俄羅斯、中國大陸、中東地區、歐洲,乃至美洲大陸,政治人物操弄百姓情緒與輿論風向,除已影響前人辛苦建立之國際政治與經濟秩序外,更使不同民族間的對立與猜忌,更形嚴重。

 百年前,此種環境逆流曾在數十年間,一步步將歐陸推向戰場與殺戮。今日世人實無任何理由,可樂觀認為歷史不會重演。有人認為今日經濟全球化帶來的高度互依性,會使任何想破壞現有秩序的野心家,因戰爭的毀滅性代價而卻步。然回顧一戰前歷史,同樣想法在大戰爆發前一年,也曾出現在許多歐洲經濟學者的論述中。

 析言之,「安定珍貴、和平無價」。人類數千年的歷史,幾乎無幾年的時間,是全世界各地完全沒有戰爭。任何一段和平和安定的時期,都是政治家和才智之士殫精竭慮、窮盡一切手段所促成。相反地,從主政者的衝動,到當權者的貪婪,只要一個負面理由,即可能為人類帶來戰禍。

 由此可知,戰禍絕非危害特定國家,任何國家皆難免於受其影響。因此,確保世界和平,應是所有國家的責任。美國參與一戰百週年紀念之意義及內涵,無疑地再次提醒世人,唯有全球各國都能獲得安全,人類世界才可能擁有真正的和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