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亞太軍事交鋒 凸顯長程反艦飛彈嚇阻力

 儘管川習會日前在彼此各取所需中落幕,但兩造之間的戰略角力從未停歇。依「美國國會研究處」(CRS)上月針對中共海軍現代化,造成的影響專案報告指出,共軍1990年起挹注海軍現代化已有重大成果,包括反艦飛彈、新式主戰艦、潛艦、遠程戰(轟)機及C4ISR系統等,已使美國海軍以往在西太平洋自由航行的美好記憶不復存在,威脅日益增長。

 美軍的擔憂其來有自。近年中共崛起西太平洋,各式新型武器的研製快速推陳,也讓周邊區域擔憂。首先,就飛彈部分,號稱「航艦殺手」的東風21D、東風26型 反艦彈道飛彈相繼成軍;空/海射型鷹擊83、鷹擊62、鷹擊18等反艦巡弋導彈,亦已搭配「遼寧號」航艦支隊成軍,並與建造中的055型巡洋艦、旅洋級驅逐艦、江開級巡防艦、江島級護衛艦等多艘新型主戰艦,形成第一島鏈主場優勢。中共海軍高速現代化所產生的力道,促使美軍思忖研發長程反艦飛彈(LRASM)的當務之急。

 回顧世界軍武史的發展,總是不脫「矛與盾」的範疇。例如為偵獲高速來襲飛彈,研發出主動式相位陣列雷達;為搜索隱藏深海下的潛艦,因而有變深聲納(VDS)的出現。二次大戰之後,美海軍以前進部署航艦戰鬥支隊(Carrier Strike Group, CSG)的作戰編組形態,稱霸世界海洋,歷次戰爭均能快意深入敵境,幾無人可與之挑戰,自然未曾凸顯新式反艦飛彈(Anti-Ship Missile)需求,也使唯一現役「魚叉(Harpoon) 」各式反艦飛彈(R/A/UGM-84A)自1977年部署至今,已40年未獲提升,且其射程僅67海里(124公里),遠遜於共軍各式飛彈。

 為因應中共海上「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軍力發展,美國防部「國防先進科技研發計畫署(DARPA)」,於2014年2月和美商洛馬公司簽約,以AGM-158B「聯合空地遠距飛彈增程型(JASSM-ER)」為設計基礎,採少量改良試產方式進行戰備急需案,產製AGM-158C LRASM,期間已完成空軍B-1B「槍騎兵(Lancer)」轟炸機,及Mk-41艦裝垂直發射系統試射,近日更成功執行艦載F/A-18E/F戰機測試,未來將規劃納入海用型F-35聯合打擊戰機(JSF),預計於2018年開始部署服役,逐步取代現役魚叉飛彈。

 有別於以往反艦飛彈,AGM-158C LRASM搭載450公斤高爆穿甲彈頭,可獨立目獲、接收艦載目標初期資料,並遂行主動式目標辨識搜索,不需精確情資或GPS及數據鏈協助,多項人工智慧設計亦可於極端惡劣環境下,以近音速掠海飛行,完成接戰與攻擊;並增加「多模式無線電頻段感測器」、「新型武器數據鏈/高度計」、「改良型推進器」、「具反GPS/INS干擾及紅外線影像辨識尋標器/導引系統」、「電子支援(ESM)併雷達示警器」、「自動電磁波靜止與選擇攻擊路線功能」等劃時代尖端科技,預估射程約300海里(560公里)。

 共軍現今日益成長的偵察及導航衛星系統,結合新造主力戰艦機動作戰能力,已是美軍在西太平洋不能忽視的海上威脅。根據媒體報導,近年來其軍事偵察影像衛星(imaging satellite)採用光電、複合光譜及合成孔鏡雷達感測器,精確度小於5公尺,可不分晝夜全天候對第二島鏈內海洋區域,進行偵照情蒐,預判2020年即有能力每30分鐘覆蓋目標區一次;其「北斗二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屆時亦可同時建構完成,支援共軍機、艦與飛彈獨立且高度精確導航與定時能力。

 由於美海軍擁有優異的艦隊防空戰力,使得即使中共沿海岸基戰(轟)機航程提升,仍難以在掌握空優的狀況下,對美艦進行有效攻擊;然而,美航母艦隊雖有強大艦載空中預警與打擊戰力,卻苦於「拳頭(即制海反艦飛彈)」不夠長,復以飛彈系統老舊,在複雜電磁波環境下,攻擊成功率可能不高;以現役F/A-18E/F戰機為例,作戰半徑約390海里(722公里),若搭配LRASM300海里以上的射程,將可輕而易舉在共艦打擊能力外從容完成攻擊;在戰術上來說,遠比反制來襲飛彈容易,亦可產生嚇阻之效,限制共艦海上行動自由度。

 習近平今年1月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訪問演說中曾宣示:「將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永不稱霸、永不擴張、永不謀求勢力範圍。」惟其海軍航空母艦艦隊及空軍機隊,近期在西太平洋恣意長航,並在東海主權爭端中操演不斷,實予外界言行不一之感。

 我國向以防衛作戰為國防戰略主軸,近年致力自主建軍發展,將以創新、不對稱思維,構築重層防禦的戰力因應。美海軍發展LRASM,提供了值得參考的思考方向。未來如何運用有限資源以小博大,創造持恆嚇阻戰力、扼制敵軍可能的軍事進犯,值得全軍官兵共同努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