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父親的臺灣情

◎趙蘊祥

 民國三十八年五月,父親隨軍來臺,起初盼望能返鄉團聚,但隨著時間消逝,返鄉機會渺茫,臺灣便成為他安身立命的地方,這是他無法選擇的命運。

 民國四十四年父親因病退伍,先到新竹芎林當礦工,半年的礦工造成他長年飽受肺矽病之苦;半年後離開芎林擔任臺灣省物資局的倉庫工人。生活安定後,利用公餘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於民國四十五年考取臺大政治系。

 民國四十七年爆發八二三砲戰,父親將打工、家教所得創辦臺大《大學新聞》,宣揚救國愛臺思想,他說:國家命運絕對不可以託付給別國,沒有一個依賴別國的卵翼能存活,愛國必須依賴全民力量,眾志成城,國家才會強盛。

 父親自臺大畢業後,進入報社當記者,為弱勢者發聲。五十年前,一戶低收入家庭,生下一位畸形兒,如果不及時矯治,將危及生命,因家境窮困,處境堪憐。父親得知後,將此事撰寫新聞,引起社會大眾關注,各地紛紛捐款,解決了他們的困難。尤其是「臺灣療養醫院」美籍院長DR. Frank得知後,免費矯治嬰兒,連陪同家屬住院的伙食也免費招待。

 民國五十二年父親被報社派駐西貢,美軍在峴港北方俘虜一批越共,其中有位士兵不時以乞援的眼神投向父親,父親隨即向美軍指揮官表示:「對於美軍朋友戰死他鄉,我很難過,但也必須憐憫已經放下武器的戰俘,他們和你們一樣,別無選擇地來到這裡打仗,他們家中的親人,盼望著他們能平安回去。」美軍指揮官接受他的建言,將俘虜交付戰俘營,沒有採取報復性的屠殺。

 民國六十年起政府推行十大建設,父親基於愛國理念,投書媒體強調臺灣的工業起飛,必須仰賴政府的大型建設,國家才能富足安康,他以文字支持政府十大建設。

 民國七十二年父親得知奶奶病逝,奶奶臨終前仍惦念父親;父親因奶奶辭世而不停哭泣,像經歷一場以眼淚都難抵禦的災難。戰爭迫使無數家庭骨肉離散,讓離鄉遊子忍受「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刺骨悲痛。

 民國八十三年四月父親退休後第一次返鄉,闊別四十五年的家鄉早已滄海桑田,不見當年面貌。家鄉姑媽是父親唯一的親人,再次重逢,竟有彷如隔世的感歎。父親感念姑媽在他離家後,獨力照顧爺爺奶奶,自覺虧欠姑媽,總盡力協助姑媽,讓她能安享晚年。

 父親在營保衛國家,退伍後以人生最精華的歲月服務臺灣民眾,他比任何人都深愛臺灣。父親在臺灣生活逾一甲子,生命早與這塊土地緊密結合,過去他承載著家邦殷深的苦難與希望,在國共內戰中,隨軍來臺,漂泊的歲月在休戚與共和愛惡交織中消逝,雖然他已逐漸衰老,但苦盡甘來,胸懷寶島,深愛臺灣。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