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北韓危機升高 跨領域作戰代價難估

 朝鮮半島戰雲密布,美國總統川普業已調動「卡爾文森號」「雷根號」與「尼米玆號」3個航空母艦戰鬥群,開赴朝鮮半島附近水域,儼然箭在弦上。若美國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恐將是二戰後破壞力最大的戰爭,更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場涵蓋陸、海、空、網路與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跨領域作戰,朝鮮半島與亞太地區皆會蒙受難以估計的損失。

 就軍事面向而言,美軍聯盟與聯合作戰計畫作為的目標,首在決定足可左右戰局之「作戰重心」。就政治、軍事、經濟、社會、資訊與基礎建設之所謂「波密西」(PMESII)分析而言,金正恩及其北韓勞動黨統治階層,無疑將會是最主要的政治重心。但就軍事作戰重心部分,除了核彈與核武生產設施、各式彈道飛彈之外,北韓境內大量庫存的生化武器及超過百萬的地面主戰部隊,亦是必須先期掌握與制壓之對象。尤其,長期在金氏世襲王朝高壓統治下的北韓,並非手無縛雞之力的泛泛之輩,必須能迅速有效摧毀或控制其政治與經濟作戰重心,才有可能達成所望之戰略目的。

 由於金正恩及其父祖輩,一向皆將核武視為確保政權存亡的關鍵手段,所以,欲解除其核武裝,幾乎就等同必須摧毀現有的金正恩政權。若以此為整個軍事行動之戰略目的(Ends),則在作戰方法(Ways)上,必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採取「斬首行動」,格殺北韓主要政軍領導人、切斷政治領導階層對軍隊的指管與通聯體系、摧毀主要投射系統、解除核武使用能力,以及瓦解空中與地面主戰兵力。在達成上述作戰目標後,才有機會控制軍事後勤與補給體系,迫降其15個主要軍級(轄185個師或獨立旅)部隊。

 要達成上述作戰目標,需要極其廣泛的軍事手段(Means)。面對北韓近120萬地面部隊、4000餘輛戰車、1萬餘門各式火砲及多管火箭、478架各型戰機和180架轟炸機、500餘艘各式艦艇(含潛艦),以及難以確定數目與部署地點的各型彈道飛彈、生化戰劑、核彈(或核彈頭)和近全面地下化的軍事設施與陣地,欲在短時間內完全加以瓦解,在軍事作戰方面是極大的挑戰。

 北韓的封閉環境與嚴密之思想與組織控制,對於美、日、韓3國的情報部門而言,一直是難以完全掌握的鐵幕。即使美軍已在地區內部署全球之鷹及間諜衛星,仍然僅能掌握其部分軍事動態。在缺乏精確情報的狀況下,貿然進行「斬首行動」不僅危險,且可能激怒金正恩,並使其在作戰初期即針對包含首爾在內的南韓各大城市、軍事基地,甚至日本境內的美軍基地,發動核子或生化武器攻擊,或至少發動大規模砲戰,造成嚴重破壞與龐大傷亡。

 美軍3個航空母艦戰鬥群的3個艦載機聯隊,雖具有在作戰初期制壓北韓防空雷達網的能力,但究其現實面而言,其攜行之戰斧巡弋飛彈及其他精準彈藥,仍不足以完全消滅北韓的彈道飛彈、核武與生化武器等目標。尤其針對機動式彈道飛彈,即使加上駐日、韓美軍和南韓近千架戰機,亦不易有效偵知這些目標並加以摧毀,更遑論要完全癱瘓北韓的所有海、陸、空指管體系與作戰部隊。

 北韓原本就擁有超過10萬人的龐大特戰及特攻部隊,在升格為專司反斬首的「特殊作戰部隊」後,更使美、韓人數落差甚大的特戰部隊難以相比。若採取強行楔入,同樣會受限於精確目標情報不足,極可能造成重大傷亡,與戰爭目的相違,是亟需考慮者 。

 一旦無法速戰速決,北韓將有充分時間發動傳統與非傳統反擊。除了前述核生化攻擊、大規模砲戰外,北韓尚可派遣潛艦及使用長程彈道飛彈,攻擊朝鮮半島以外的目標;同時,還將藉由特攻破壞,製造南韓社會的動盪,並以境外潛伏的駭客部隊,對日、韓重要基礎設施、甚至軍事網路,進行癱瘓性或破壞性網路攻擊,造成作戰範圍全面擴大。除此之外,由北韓涉嫌於2月間刺殺金正男乙案可知,金正恩還可能運用間諜殺手,對其他國家的政軍領袖進行針對性格殺。

 綜合以上分析可知,對金正恩發動武力「更換政權」的難度,遠遠高於以往海珊、格達費,甚至阿塞德的布局;即使退而求其次,僅集中精準攻擊火力摧毀北韓所有核設施與核彈,仍須能先期獲得極其準確的目標情報,這可行性同樣甚低。

 在此種情況下,華府和首爾當局雖面對北韓一再以核試及彈道飛彈試射挑釁,是否願意採取玉石俱焚的全面攻擊行動,實令人高度存疑。戰略理論有云:「欲以無法確定之利,抵消極可能造成之害,恐為戰略上最大之錯誤」,對於全面削弱或打擊北韓的舉措,慎思並盱衡其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