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網路直播應完善稽查 維護公眾權益

 美國日前發生一名黑人在街頭隨機射殺他人之後,將血腥影片PO上臉書,並透過臉書直播承認犯案,嗆聲已殺害13人,還要殺更多人。此舉引發網路直播的爭議,特別是網路互動的特性,根本改變了人際溝通的習慣,許多人平日僅靠手機、平板電腦,就能瀏覽包羅萬象的各種資訊、影片與節目;然而,許多未經後製剪接的影片,無形中也造成現代社會的隱憂。

 傳統電視媒體因為頻道稀有,且傳播設施資本額高,以往只有重大新聞事件、運動競賽及娛樂表演,才享有直播的資源與機會。但現今透過網路的便捷性,網路使用者可繞過傳統媒體管制,在網路上進行各種直播甚至商業置入。2014年以前,臺灣的網路直播只盛行於有限的介面,例如電競遊戲透過專屬平台進行直播,真正參與直播活動者相對小眾,規模亦有限。

 但當臉書於2016年底全面開放並推動影像直播後,因為龐大的使用群與現成的人際連結,經由影像直播,可用更快速的方法傳遞內容資訊,讓社會大眾找到最快速、成本技術門檻幾乎為零的傳播界面。除了藝人與公眾人物率先掌握這套機制,透過直播累積粉絲關注;政府機關如立法院也在2016年起,推動議事現場直播,增加國民的議事參與和認同。

 各種小型商業行為的直播類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後,除了農牧產品與加工食品,也有各類3C設備與書籍、教育產品,甚至,連命理服務、宗教器物販售等,也開始直播。總體來說,目前直播內容包羅萬象,除了電競遊戲、新聞事件、綜藝娛樂等主題,甚至連飲食與餵養寵物等日常瑣事,都有網民進行直播。

 就心理學上來說,網路直播之所以受到歡迎,與現代人的複雜心態有關。許多社會大眾不喜歡預先剪接的完美影片與節目,卻比較喜歡沒有經過安排、及時且帶有許多缺點的直播畫面,相對於過去完成式預錄節目的照本宣科與精心安排,「現在進行式」的直播,可帶來對結局發展不確定的期待感。

 網路直播最明顯的優點是及時性,然而,這也是其最大的缺點。以國內為例,近來許多直播涉及吸毒、色情、暴力內容,甚至有網友把自己人工流產的過程,進行網路直播,直播亂象幾乎無法可管;又例如網路販賣的藥品、宗教命理服務,難以受到主管機關經濟部或衛福部的規範,常導致受害者求償無門。

 根據消基會統計,針對愈來愈多在LINE或者臉書粉絲團、直播節目買東西出現的購物糾紛,甚至詐騙行為,仍無完善的約束力,只能透過相關宣導,希望用戶謹慎小心,避免在非正式商業管道購買商品;網路直播的商業模式在播出後較難留下證據,對於消費者與網路使用者而言,幾乎沒有任何保障。

 目前,國內傳播媒體界對於網路直播亂象的管制,顯得小心且謹慎。若管制太過嚴格,透過事前審查方式進行內容過濾審核,總難免有侵犯民主社會「言論自由」的普世價值疑慮;然而,直播所運用的及時串流技術,如沒有預先進行側錄,當弊端肇生後,主管機關往往已無法保留開罰的證據。

 就國外的經驗而言,在管制網路直播困難的狀況下,美國與德國目前針對網路直播亂象的制衡方式,值得借鏡。首先,政府可以提供檢舉的網路平台,與大型直播網站如臉書等媒體公司合作,針對有疑慮的直播內容,提供民眾檢舉與檢索查證的管道。這種類似反詐騙專線的支援管道,可以集中網路上數百萬乃至千萬的網友力量,共同檢核與審視直播內容,透過及時檢舉,制裁違法直播亂象。

 其次,政府也可成立跨部會的科技工作小組,以解決直播內容無法可管的窘境。像「美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即召集包含食品健康管理局與稅捐稽核單位在內的部會,針對網際直播流量最大的媒體平台進行聯合稽查,透過事權管理統一的機制,有效解決直播亂象管制上多頭馬車的跨部會窒礙。

 網路直播使得人人都可成為媒體製作人的「自媒體」現象普及。在傳播科技已徹底改變社會大眾生活形態的浪潮下,不可能回頭禁止直播。尤其我國是民主社會,視言論自由與民眾權益為重要的價值,對於網路直播的規範,應有健全與前瞻的思考模式,透過完善的跨部會整合稽查機制、媒體平台合作的檢舉功能,來促使網民自律,也提供保障社會大眾的救濟管道。

 近期,臉書即將進一步加入虛擬實境(VR)技術,勢將產生另一種新的直播模式與商業行為。因此,政府如何確保法規管理層面能與傳播產業發展腳步相互搭配,才能創構一個政府、公民與網路產業三贏的良性循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