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天燈情緣

◎曾宇葶

 再次踏上平溪這片土地,望向舅舅家門前熙來攘往的斜坡,憶起十年前在那兒奔跑時心中的雀躍。當時還是個小學生,暑假隨著外婆蹦蹦跳跳回到她的故鄉,對於平溪的認知僅限於吃喝玩樂:有放不玩的天燈、吃不膩的芋圓冰、玩到瘋的線上遊戲,足以讓人心滿意足。

 「小姐!放天燈了沒?」走在老街上,一句響亮又帶點臺灣國語的招呼將我從回憶裡喚回現實。對身旁急於招攬生意的大叔回報微笑,但自己並未因為他的熱情停下腳步。視線離開右排商家後,我移向左側的蔚藍天空,一盞盞天燈緩緩升空,除了基本的單色款,現今還有四色,甚至八色款!看著鐵道上遊客們的笑容,暗自為他們感到幸運,如今象徵愛情、健康、事業、家庭等色彩都能寄託在同一個天燈上,不像小時候要放好多盞天燈才能實現所有的願望,真是「三個願望一次滿足」,而且還是進階版呢!

 不知不覺晃到了火車站,外婆曾告訴我鐵路在早年原是用來運煤的,當時平溪的繁華就像是一場金色的夢;但一場美夢卻在民國六十年後因進口替代能源漸漸崩解而泡沫化了,後期的沒落就如同曾經叱吒風雲的帝國,被埋入歷史的洪流裡。數十年後逐日發展的觀光建設,也一如我們讀過的史學、欣賞的古文物,感受的歷史氣息,看盡興衰更迭後,它找到另一種存在且得以發光的方式,經過時間的淬煉、考驗,呈現內斂沉靜的風華。

 外婆沒說的是歷經起伏的小鎮,一如她的少女情懷,正值二八年華的她在臺陽煤礦福利社上班,遇見了調至平溪教書的小學老師,就是我的外公,兩人一見鍾情陷入熱戀,半年後跟隨外公回到他的故鄉新竹緣定三生。結婚至今超過五十年的歲月中,先是轟轟烈烈,後因求學經歷、家世背景等根深柢固的傳統價值觀阻撓,致使兩人的愛情備受考驗,堅持到最後才有如今的兒女成群與幸福美滿。我知道君子之交總淡如水,淡而甘醇。

 黃昏的天空慢慢透出夜晚的色彩,落日掛在遙遠的天際線,晚風輕拂帶來一絲初春特有的涼意,心裡卻感到格外的溫暖。「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隨著天色益發暗沉,璀璨的天燈冉冉升空,我的嘴角也隨著它們飄浮的方向上揚,心想那又將是另一段美麗故事的起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