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布魯西洛夫攻勢 俄軍一戰最大勝利

◎雲陽

 爆發於1916年6月4日,標誌著布魯西洛夫攻勢的開始,主要發生在烏克蘭境內利沃夫、科韋利和盧茨克的戰鬥,可稱為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協約國陣營最大的一次勝利;對奧匈帝國而言,則是開戰以來最大的敗戰危機。戰役的成功也促成以指揮官阿列克謝‧布魯西洛夫命名。

 以牽制西線德軍為前提發動作戰

 1916年2月,當法國凡爾登要塞面臨德國人的圍困之時,法國人向英國和俄羅斯提出協助的請求,希望在其他地區進行攻勢,以迫使德軍將資源和注意力轉移至凡爾登之外的區域。雖然西線的英國人制定了在索姆河附近的攻擊計畫,但他們要拖到7月初才會發動攻勢;東線方面,俄國人的第一次反應更為迅速,3月就發動納拉奇湖之戰,但卻以慘遭德國人屠殺的失敗結局收場,德軍的傷亡僅有俄軍的五分之一,因此絲亳沒有影響凡爾登的效果。於是,俄國又計畫在東部前線北部地區的維爾紐斯附近(立陶宛首都)再度發動一次牽制攻擊。

 當維爾紐斯進攻計畫尚在籌劃之時, 負責指揮西南戰線(俄羅斯將陸軍分為北、東、西南三大戰線)的63歲前騎兵指揮官和貴族阿列克謝‧布魯西洛夫將軍在1916年3月的一次作戰會議中,雖然其所屬前線並未策劃有任何行動,但他向上司提出核准發動攻擊的許可。布魯西洛夫認為,他的攻擊行動足以迫使敵人必須調動其他地區部隊前來支援應戰,如此可紓解西線英、法聯軍和伊松佐河戰線義軍的壓力,並可形成俄軍在加利西亞地區的優勢,甚至一舉讓奧匈帝國退出戰爭。結果布魯西洛夫雖然獲得沙皇的進攻許可,但其他的俄羅斯將軍,尤其是居於主力的西部戰線指揮官埃弗特將軍向來力主實施防禦戰略,所以對布魯西洛夫的計畫極為反對,而且幾乎不抱持任何信心。

 俄軍充分準備一舉突破

 面對西線盟友愈來愈急迫的呼籲,俄羅斯也加緊腳步動員部署,布魯西洛夫集結了由40個步兵師和15騎兵師組成的4個軍團,面對的是奧匈帝國由39個步兵師和10個騎兵師形成的三道防線。由於布魯西洛夫預估開戰後將難以獲得進一步的增援,於是他決定孤注一擲,先用預備兵力支援秘密挖掘戰壕,沿著敵軍陣線前僅91公尺(100碼)的距離開挖多個寬300公尺、長90公尺的壕溝,有些甚至貼近至僅距69公尺(75碼),如此俄軍不僅能就近觀察敵軍的動態,也有利於發揮奇襲效果。不同於當時注重的集中兵力觀念,布魯西洛夫打算在長達480公里(300哩)的前線同時發動攻擊,雖然俄軍總部敦促他集中兵力縮小攻擊正面,但布魯西洛夫極力堅持己見而不為上司所動搖。

 1916年6月4日,俄軍在盧茨克(現烏克蘭境內)向奧匈帝國第四軍團發動攻擊,以為數多達2000門的火砲轟擊從距離普里佩特沼澤地延伸至布科維納區域,再向西南至在喀爾巴阡山脈山麓的200哩前線,此次的砲擊俄軍務求精準集中並且強烈,全然異於當時慣用長時間而散佈的手法,除了讓敵軍有時間避開彈著區並動員預備兵力外,還破壞前線地形造成後續攻擊時前進的障礙。布魯西洛夫迥異於傳統的策略奏效,讓俄軍的3個軍團得以迅速突破奧匈陣線,此外布魯西洛夫更首次動用其創建的「震撼部隊」(興起於一戰的快速打擊部隊,以避開堅守據點全力深入敵方,進而讓後方尾隨主力部隊擴張戰果為原則)深入奧匈防區,單單頭一天就俘獲26000名奧地利戰俘。兩天後,俄羅斯人擊潰奧地利第4軍團,沿著20公里長的前線推進足足深入75公里,到了6月8日,坐鎮盧茨克指揮的奧國大公約瑟夫‧費迪南德面臨俄軍兵臨城下的威脅,在險遭俘虜情況下狼狽逃離。結果奧地利在該區域兵力雖然以20萬遠勝於俄軍15萬人的優勢,卻是奧地利大敗,也從此結束費迪南德的軍旅生涯。此時奧匈帝國總計已有13萬的傷亡,加上20多萬人被俘。但是布魯西洛夫的部隊也逐漸達到極限而筋疲力竭,因此他向俄軍西部戰線指揮官埃弗特提出要求,希望西部戰線也能發起大規模攻勢,因為德國向來以鐵路運輸見長,若不能善用契機一舉擊潰奧地利,一旦德國抵達馳援,將抵消俄軍的勝算。然而,埃弗特仍舊頑固地死守其防禦為先的立場而沒有積極回應,拖到6月18日才勉強發動一項小型攻勢,但為時已晚,無法發揮牽制效應,最終仍讓德軍有充裕的時間調防增援成功。

 俄軍的一連串攻擊迫使奧地利司令康拉德‧馮‧赫岑朵夫元帥匆促中斷在義大利特倫托地區的攻勢,將火砲和數個師的兵力調回東線。6月15日,康拉德終於不得不向戰友德國總參謀長埃里希‧馮‧法金漢上將表示,他們正面臨著迄今為止最嚴重的戰爭危機,這項發展使得對於法國即將在凡爾登投降抱持樂觀態度的法金漢大感驚訝。面對奧地利遭受俄羅斯攻擊所引發的恐慌,法金漢被迫從西線抽調4個師的部隊支援,恰好在英國砲兵開始轟擊索姆河的前夕,確實造成在西線德軍兵力的削弱。

 德軍於7月24日起向俄軍發動逆襲,並在科韋利暫時擋住俄軍的攻勢。7月28日,布魯西洛夫再度發動攻擊,在人員和物資都短缺的逆境下,他最終於9月20日攻抵喀爾巴阡山脈山麓;俄軍總部此時才開始調動埃弗特的部隊前來增援,但是布魯西洛夫完全反對這項調動,認為過多人員只會造成擁擠和混亂,整個布魯西洛夫攻勢亦就此中止結束。

 受到部隊的尊重和愛戴,並且稱為鐵將軍的布魯西洛夫依賴十足的準備進行作戰,命令的下達內容甚至到最微小的細節。6月4日起在東線西南部對奧地利軍隊的一連串的勝利,逼得德國只好放棄1916年在法國進攻的計畫,以便紓緩其不幸的盟友 - 甚至還得面對7月起英軍在索姆河發動的新攻勢。當1916年9月20日攻勢結束時,總計奧匈帝國和德國分別有60萬(另有40萬人被俘)和35萬大軍的傷亡,奧匈帝國更丟失了2萬5千平方公里的領土,俄國估計也有50萬人的傷亡,使得這場戰爭被列為史上傷亡人數之冠。

 戰果豐碩改變局勢

 雖然在1917年的動亂和革命終結了帝俄時代,也瓦解了原來的軍隊並導致俄國退出戰爭,進而讓布魯西洛夫攻勢的這項勝利,比任何其他友軍進攻都永久佔領更多敵方領土的事實也大部份被刻意遺忘。其實這場戰役的成功甚至從此弱化奧匈帝國的力量,使其在戰爭中再也沒能擔任重要角色,它的兵力被減少到只能守在戰壕對抗相對實力也不強的義大利人,迫使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最後兩年裡幾乎是在東、西線獨力奮戰。(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