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從《人民的名義》看中共反貪何以難成

◎ 費黼

 前言

 大陸火紅電視劇《人民的名義》,雖已播映完畢,但大陸民眾茶餘飯後仍不斷談論相關劇情;根據大陸網民反應:對劇中人漢東省公安廳長祁同偉及劇情剛開始的那個「滿床、滿牆、滿冰箱」的「小官巨貪」「深深同情」,並能「理解」這些人的「貪」是有「苦衷」的,因為這兩個「貪官」都是「農村的孩子,窮怕了」,但「看門道」的觀眾,不難從「人民的名義」沒有說出的「潛台詞」了解大陸官場生態和貪腐難除的核心。

 翻不了身的農村青年

 劇情一開始的那個「小官巨貪」、或是「漢東省公安廳長」,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出身」─農村子弟。電視劇一開始播出「小官巨貪」被查獲時,先是否認那滿牆、滿床、滿冰箱的2.3億人民幣現金是他的,最後在罪證確鑿下,「跪地認罪」痛哭時,喊出「從小在農村長大,窮怕了」;「這些錢分文未花…」;這是該劇第一個「贏得」大陸人民「同理心」的高潮之一;其次,就是劇中「反派主角」─「漢東省公安廳長」祁同偉,他為了「翻身」,不惜在「漢東大學」校園「公開下跪」向大他10歲的權貴女兒求婚,成為「上門女婿」,以求得官場上的「富貴騰達」。這一路走來,不只自己仕途順遂,還連帶的把老家的親友「全拉拔上來」;即使老家「不識字」的親友都安排一個汽車停場管理員的職位;更遑論公然「搓掉」老家的「弟兄」仗勢性侵的案子,再加上在香港留了一筆「2億港幣」給婚外情所生的子女「生活費和教育費」;劇情安排祁同偉「必須」死在自己槍下前,狂喊著:「沒有人能審判我」,這句話深深敲中大陸人民心中最軟的那一塊─同情沒有政治資源又一心想往上爬的孩子。

 不論是「小官巨貪」或是「掌一省公眾治安」的「公安廳長」,這些人都是「共產制度」下的「受害者」,因為生活在中國大陸,「農民翻身,分田到戶」、「工人翻身,當家做主」的口號,共產黨喊了8、90年,至今,誰看見「工人當家作主」了?誰見到「農民翻身」了?《人民的名義》中,那個貪了2.3億一毛都不敢花的小小工商局長,每月寄寄300人民給在農村中過日子的老母!「省公安廳長」為了「縮短10年奮鬥」的時光,不惜以婚姻幸福為賭注,就是這一根「看不見、但深深觸動」廣大大陸人民心中「敏感神經」,引發大陸民眾的「同理心」,並且在大陸的網站上對「小官巨貪」和「省公安廳長」「寄予深刻同情」。

 當然,《人民的名義》劇組不諱言,在開播前,劇本早經中共各級部門「嚴格審批」;一海之隔的我們或許可以從比較開闊的立場來看:中共已然「認知到」即使電視劇也不能違背人民的「知識」,也確實「注意到」大陸社會「階層封閉停滯」帶來的嚴重社會問題,已到了不能再「諱疾忌醫」的地步,但是,我們不禁也要問:是誰讓廣大的大陸農村青年沒有前途、沒有未來的?當年,如果不是中共喊著「農民翻身,分田到戶」;純樸的大陸農民會在抗戰剛結束時,就跟著共產黨「打天下」?可見,罪魁禍首就是中國共產黨自己!

 大陸官場腐敗非「個別現象」

 《人民的名義》劇情圍繞著「大風廠」廠房被迫拆遷、工人原本的股分被官商勾結吞沒了,於是「大風廠」的工人組「自救隊」與京州人民政府「對著幹」,工人與農民可說是共產黨「起家」的兩隻腳;農民不能翻身;工人同樣日子不好過,但是這群只為「能有一口飯、平平穩穩過日子」的大風廠製衣廠工人,竟連這樣「卑微」的基本生活要求都不能滿足,最終在「不小心」之下,引發一場火警,燒傷了38名工人。

 劇情裡出現「假公安」鎮壓工廠工人的畫面,這讓人想起廣東烏坎村民「抗爭」時,亦曾出現「假公安真鎮壓」的情事;問題是:沒有「公安當局」的默許或首肯,「假公安」敢「公然上街執法」嗎?一葉知秋,大陸官場腐敗並不是「個別現象」,而是全面的、普遍的、深化的,光靠一兩個反腐口號或是抓一兩個「指標性人物」是解決不了貪腐問題的。

 貪腐的根源在共產黨

 《人民的名義》裡有幾個事實拆穿中共打貪真相,其一是:象徵老共產黨員的「檢察長」陳岩石,雖「退休多年」仍插手檢察事務,「大風廠」工人權益遭到侵害,陳岩石「出面協調」,地方政府「必須買帳」,除了兒子陳海是京州肅貪局的局長之外,京州紀檢法部門裡,曾是自己帶過的「老部下」人人位居要職,「老領導」出面,一句話就能「安撫工人情緒」,這意味著習近平上台以來,高喊「以法治國」根本是空的;最令人咋舌的是省委書記沙瑞金看到大風廠工人必須從窗戶爬進工廠工作,「當場下令拆除法院封條」;這種「我說了算」的「體制」,才是製造大陸官場貪腐溫床,但大陸人民「熟視無睹、習以為常」!

 最令人駭然的是:大陸官場盤根錯節的「關係網」,比如:縣委書記的妻子是銀行放貸部門的經理,可以決定商人的生死;紀檢書記「停妻再娶」,還和元配住在同一間官配宿舍,離婚多年,外界竟不曾知曉;尤其是和曾是自己的學生「省公安廳長」結成「連襟」,東窗事發、照片曝光時毫不震驚的拿出離婚證書,還在香港存有2億港幣、1間別墅,為「子女留生活費」!這個紀檢委書記竟是京州肅貪局幹員陸亦可的「小姨父」!更奇特的是:退休的吳法官(是肅貪局幹員陸亦可的母親)還能「參與辦案」、「省公安廳長」靠著1通電話,可以安排貪污犯副市長丁義珍「從公務門出境」,種種違法事實,在大陸人民眼裡這些都是「極為尋常」的,根本沒有人在乎。「人民的名義」如果要宣揚習近平的「依法治國、依法治黨」,恐怕是適得其反!

 結語

 《人民的名義》電視劇,在大陸紅遍半邊天,劇情雖寫實,但更曝露中共藉「打貪」整肅異己的目的。儘管習近平上台後,在「打貪」方面下了不少工夫,也抓了不少人,但成效不彰。眼看著「十九大」即將在今年秋天登場,習近平必須「整隊」,幹部的腳步必須「一致」,藉一部電視劇放出「風聲」,以收殺雞儆猴之效。問題是:中共的體制不改,欠缺制衡力量,就算再拍10部《人民的名義》也改不了中共官場貪腐的事實!想想看,1個「小官」家中滿床、滿牆、滿冰箱的現金;1個地方書記能在香港有別墅、有2億港幣的「子女生活教育基金」,官階比地方稍高的省級幹部,有多少是「兩袖清風」的?

 《人民的名義》劇中,中共官員每每提到「人民」2字,必「熱血沸騰」,必強調「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價值」,但有誰真正把「人民」放在心上?劇中,「代表中國共產黨良心」的陳岩石死在兒子病榻前,暗示著:「共產黨的良心已死!人民只能靠自己了!」(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專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