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馬克宏全面執政 歐盟政經有解?

法國總統馬克宏領導的共和前進黨在首輪國會大選中大勝。圖為馬克宏日前出席巴黎的一場氣候變遷會議。(法新社)
法國總統馬克宏領導的共和前進黨在首輪國會大選中大勝。圖為馬克宏日前出席巴黎的一場氣候變遷會議。(法新社)

◎古明章

 在英國去年「脫歐」公投過關後,法國和德國已成為歐洲的兩大支柱,因此,法國總統大選備受外界關注,尤其主張脫歐的極右派民族陣線雷朋選前聲勢鵲起,令歐盟緊張萬分,一旦法國也脫歐,歐盟只剩德國「獨木難支」,分崩離析之局勢,恐將歐洲帶回二次世界大戰前之困局。所以,法國在第二輪投票前夕,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民調穩定上升,選舉結果,馬克宏獲得66.1%選票,大勝極右派雷朋的33.9%,正式當選下屆總統,成為史上最年輕的總統;總統的交接儀式,已於5月14日舉行。

 組新政黨有成 國會大選再奏捷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於2016年脫離社會黨政府,成立「前進」黨,隨後成為該黨的總統候選人,原本不被看好,但在呼聲最高的右派共和黨候選人費雍深陷醜聞;社會黨又因提名人選鬧分裂。共和、社會左右兩大政黨出狀況,馬克宏異軍突起,代表傳統兩大黨主導法國政局的時代結束。

 法國6月舉行國會大選,共577席,過半是289席。馬克宏的老長官前總理瓦爾斯直指社會黨已死,投入馬克宏陣營參加國會大選。過去法國出現3次總統、總理不同政黨的「左右共治」,馬克宏的新政黨在第一階段與盟友拿下三分之一的選票,占國會席次61%;在第二輪則奪得355席,創法國近一甲子以來,數一數二的國會多數優勢,馬克宏也宣告正式全面執政。

 共和黨以125席成為最大反對黨,得票率約21%;雷朋雖順利當選,但其領導的「民族陣線」表現不如預期;前總統歐蘭德所屬的社會黨則是最大輸家,僅取得29席、得票率約6%,黨魁康巴代利斯在投票初步結果出爐時即宣布辭職。

 失業與低薪籠罩 底層大眾反撲

 這場選舉被視為雷朋的愛國民族主義(或稱民粹主義)與馬克宏的全球主義的對決。對全球而言,從英國脫歐、川普當選,一種中下階層,尤其是藍領工人的覺醒,對既有體制的反撲。為何歐美已開發國家會不斷有極右派興起,這和全球化有關,失業與低薪籠罩,讓全球化輸家的基層工人和青年心生不滿,這股趨勢不會因為馬克宏當選而停止。

 至今,勞工問題仍被視為法國經濟增長停滯的癥結,連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及歐盟都持此見解,法國失業率高達10.2%,即有近300萬人失業,45%失業人士超過一年時間賦閒在家,這些人一般被定義為長期失業。對比國外情况,雖然法國的失業率與歐盟平均相若,但此平均數近年被希臘、西班牙及義大利等南歐國家拉高;歐洲雙核心的德國失業率只有4.3%,法國就業情況長期差強人意。按OECD的報告,15至29歲年輕人的失業率尤為嚴重,約每6位年輕人就有一位失業,比德國及英國高出許多,顯示問題在短時間內仍會惡化。因此選舉過後的第一時間,法國最大的「法國總工會」(GCT)要求旗下工會組織準備發動新一輪的抗爭,以替曾起草爭議勞工法改革的馬克宏政權「接風」。

 對付恐攻難題 強調軍事合作

 從2015年查理週刊爆炸案後,同年11月巴黎恐怖攻擊近130人死亡,震驚全球,之後法國仍接二連三遭受恐攻,平均半年一次,馬克宏如何反恐,成施政另一難題。他在競選期間批評雷朋反移民、反穆斯林的主張,是分化法國人民,根據宗教信仰侮辱法國人民、在國內製造麻煩;他主張恢復鄉間情報網以對抗伊斯蘭恐怖分子,歡迎需要「保護的難民」,但要求能說流利法語是取得公民的優先條件。

 在大選的4名主要候選人中,極右派雷朋與激進左派梅蘭雄都主張退出北約,或至少揚棄北約的集體指揮架構。中右派的費雍也抨擊北約過於依賴美國,且反恐不力,認為應提升歐盟本身的防衛合作;只有馬克宏支持北約存在,但也主張恢復徵兵,軍隊要「優先維護法國利益」,且國防支出占GDP比率提高到2%,並設立歐盟防衛基金,推動聯合軍事計畫,成立永久歐洲軍事總部,創建5000人以上的歐盟邊防部隊。

 推動歐洲整合 因應英國脫歐

 馬克宏主張強化歐盟環保與社會規範等領域的合作,支持歐元區共同財政政策及控管外資購併重要產業。法國在2016年是全球第7大經濟體,歐洲第3大,僅次於德、英;在英國脫歐後,法國和德國扮演歐洲進一步整合的關鍵。馬克宏表示,法國面臨「巨大的任務」,首先是重建歐洲團結、修復經濟及確保安全;並矢言將盡己所能,在歐洲與他的人民之間、在歐洲與他的公民之間,重新打造雙方的政治連結。

 在馬克宏當選後,英國首相梅伊與美國總統川普都在第一時間發出祝賀聲明;德國總理梅克爾更親自撥電話,祝賀當選,馬克宏更於上任後立即走訪柏林,共商歐洲大計。馬克宏主張與英國進行脫歐談判時,要堅持單一市場的規定,英國不能再享有會員國才有的權利。

 結論

 「反全球化」有人將其視為民粹主義的興起,民粹主義是一種群體性的情緒表達方式,不但狂熱,而且採取對立手段,不滿現狀、反對現有體制,追求正義、平等,積極參與抗爭過程。從英國脫歐、美國川普當選,全球民族主義政黨氣勢逐漸高漲,但在荷蘭、法國選戰受挫。不過,全球化造成傳統中產階級沒落和多元文化社會崛起,民眾認為真正獲利的是資本家,一般中產階級在資本家比較利益的考量下,工作被迫外移至成本較低的國家,工作機會減少,造成了中產階級沒落與失業率的提高。多元文化社會造成族群衝突難解,若馬克宏執政成績太差,無法解決前述失業、恐怖攻擊和歐盟深化整合的難題,5年後,雷朋仍有可能再起。(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