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俄羅斯反恐態勢與戰略意圖

◎鄒文豐

 今(2017)年4月3日,俄羅斯聖彼得堡發生造成數十人傷亡的地鐵爆炸事件,時值俄國總統蒲亭出席該城活動,相關政治效應格外引發關注。此次恐攻,伊斯蘭恐怖組織「伊曼謝米爾營」宣稱係依「蓋達組織」首腦薩瓦里指令發動,旨在報復俄國對敘利亞、利比亞及車臣等地穆斯林的軍事攻擊;俄國聯邦調查委員會事後在爆炸地點發現吉爾吉斯公民屍體,確認為自殺式恐攻事件,並逮捕多名赴俄謀生的中亞籍涉案移工。

 俄國自1970年代迄今共發生逾800起恐攻,其中大部分均由車臣分離主義團體策劃,儘管近年蒲亭政權逐漸穩定車臣局勢,然「伊斯蘭國」(IS)出現後,隨俄國介入中東反恐戰事與敘利亞內戰漸深,車臣分離勢力及伊斯蘭宗教極端主義合流反俄亦成趨勢,復以大量中亞人士進入俄國尋找工作機會,擴大恐怖活動滋生土壤,不僅嚴重挑戰俄國社會治安,牽動蒲亭政權反恐政策轉變,更使其地緣戰略潛存意圖呼之欲出。

 俄境恐怖組織活動激化

 聖彼得堡爆炸案過後數日,俄國境內接連出現數起暴力攻擊案件,先是IS分子於南部阿斯特拉罕與俄警駁火,互有死傷,其後,西部羅斯托夫發生小型爆炸案,且聖彼得堡警方又於民宅查獲未爆彈,顯示俄境恐怖組織活動已有激化態勢。

 回顧過往,蘇聯解體後,以信奉伊斯蘭教居民為主體的「車臣共和國」曾在1991年短暫獨立,並快速於高加索地區擴張,甚至屠殺俄裔人士,引發俄國出兵介入;至1996年第一次車臣戰爭結束,其建國雖以失敗告終,後續卻享有實質獨立地位,然車臣伊斯蘭武裝團體持續進行恐攻,讓俄國得以其侵擾達吉斯坦共和國為由,再度於1999年進攻車臣,2002年徹底擊潰獨立勢力,然有關車臣的恐攻案件卻仍持續蔓延。

 諸如2002年莫斯科歌劇院人質事件、2004年內陸客機爆炸案、2004年貝斯蘭學校人質事件、2009年高鐵爆炸案、2010年莫斯科地鐵連環爆炸案、2011年莫斯科國際機場爆炸案,以及2013年伏爾加格勒自殺炸彈攻擊等,均係車臣分離主義分子所為。

 近年蒲亭政權加強反恐力度已顯成效,恐攻活動似受壓制,惟俄國積極干預中東事務並派兵支持敘利亞阿塞德政權後,以IS為首的極端宗教勢力卻逐漸滲入俄國,成為其內部安定的新隱憂;除IS外圍組織2015年製造俄國班機爆炸案外,IS瀕臨覆滅後,可能已有近萬名俄籍「聖戰士」潛回國內,成為重大威脅;處於俄國社會底層的百萬名中亞移工,不僅多為非法居留,其不滿情緒若因宗教信仰而受到極端思想激化,恐將醞釀車臣分離、宗教極端與社會對抗等勢力聚合,使俄國反恐前景更難樂觀。

 反恐政策暗藏多重目的

 事實上,俄國治安不佳乃社會長期問題,如經濟衰退導致人民生活品質下降,底層族群經常被迫鋌而走險從事犯罪行為,激進左翼及右翼團體又常生事端,均為箇中原因。因此俄國現階段反恐政策,即以強化社會維安為重點,首先啟動國內多項司法機制,要求其國家反恐委員會與各地治安機關就恐怖行動預謀犯罪嚴密監控及嚴格執法;其次在深化與東歐、中亞、中東等各國情報合作,以期於源頭消弭可能威脅。進一步分析俄國反恐政策方向,實有多項國內外政治目的:

 (1)轉移社會焦點:2014年後,西方各國因俄併克里米亞,決議對俄實施經濟制裁,另國際油價長期疲軟不振,均為其經濟衰退主因,尤其通貨膨脹使貨幣重貶,斲喪民眾購買能力,配合反恐大力整頓治安,可為紓解民怨出口。

 (2)鞏固歐亞一體化戰略:2016年俄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推動歐亞一體化,發展與歐亞經濟聯盟國家間關係,為其外交政策重點,故一方面藉歐亞發展銀行提供金援貸款、協助興建基礎建設、改善移工生活及工作環境等經濟手段拉攏中亞各國,爭取多面向支持;另一方面,則透過簽訂俄語學校網絡協議等教育手段,於中亞強力推廣俄國文化,期重振帝國昔日榮光。

 (3)擴張地緣政治勢力範圍:俄國更以反恐合作、打擊IS勢力為由,在中亞延長吉爾吉斯、塔吉克等地的軍事基地租借年限,並增加駐軍、舉行聯合軍演,試圖影響與控制區域國家;在中東方面,與敘利亞、伊朗合作,除建立長久基地,亦部署戰區防空飛彈系統等戰略性武器,其為開拓地緣政治勢力之資源投注,早已超越反恐所需。

 俄國地緣戰略思維本質

 回顧1990年代,時值車臣戰火綿延,高加索南部喬治亞局勢亦動盪不安,俄國遂以「禍水外引」策略,招募車臣人士前往南奧塞提亞作戰,以同時減輕兩面壓力,削弱反抗力量。據外媒報導,敘利亞內戰初期,俄國再度故技重施,資助高加索地區伊斯蘭教徒民兵轉往敘利亞獻身「聖戰」,冀緩和俄南局勢,再從部分重要幹部來自前蘇聯地區,以及主要武裝多係俄製等跡象判斷,IS所以興起,或為俄國為擷取區域地緣政治利益的精心戰略計畫。

 縱觀俄國儘管反恐態勢持續緊繃,惟其相關政策均依附於國家對外戰略之下,內涵遠較表面現象複雜,以俄國地緣戰略而言,其安全觀點深受歷史因素影響,俄羅斯自古以來長期受到來自南方異教徒的軍事威脅,且其心臟地帶無險可守,西面與南面草原常為侵略者進出門戶,是以在俄國多次向外擴張及遭受攻擊的循環經驗下,已將控制周邊鄰國及戰略要域,藉以擴大與敵人的緩衝地帶,視為維繫其國家安全的存亡關鍵。時至今日,這樣的戰略思維即具體反映在「回收」克里米亞半島、堅拒北約於烏克蘭以西、深化與中亞各國的聯盟關係,以及將勢力前推至中東與東地中海地區,確保其國界屏障高加索山區高枕無憂等地緣戰略作為之上。

 結語

 俄國認為,美國及其盟友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持續施壓,意圖在地緣政治上邊緣化與孤立俄國,已為重大威脅,除須與獨立國家國協、歐亞經濟聯盟等國家建立堅強連結,利用各國矛盾,於地緣政治方面獲得最高利益,才是符合「戰鬥民族」的積極作為。近年來,俄境恐攻危機程度持續升高,許多中亞籍恐怖分子更有「在地化」趨勢,彷彿南方穆斯林武力侵擾歐俄歷史再度上演,未來蒲亭政權之戰略思考與行動,勢將牽動全球整體局勢發展。(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