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陸民營企業犯罪頻傳 成經濟安全新變數

◎ 黃秋龍

 前言

 今年4月5日,大陸《法制日報社》中國公司法務研究院聯合《法治周末報社》、中國法律雜誌社共同舉辦「2016年度中國大陸企業家犯罪報告暨企業融資法律問題研討會」,並發布《2016年度中國企業家犯罪報告》(簡稱:《報告》)。報告蒐集2016年公共媒體報導之602起企業家犯罪案例。其中,「國有」企業家犯罪或涉嫌犯罪的案件為335件,占55.65%,民營企業家犯罪或涉嫌犯罪的案件占44.35%,與2015年度的媒體案例相比,民營企業家涉及的犯罪案件在絕對數和所占比率上均有所上升。固然,就刑事政策角度而言,隨著中共反腐力度持續推進、「國有」企業改革等系列金融監管治理,「國有」企業犯罪現象可能會持續下降。然而,民營企業家犯罪卻儼然成為危害大陸經濟安全之新興變數。

 大陸企業普遍存在高度經營風險

 在尚未能確認中共反腐力度之強弱,與「國有」企業改革、「國有」企業犯罪率之高低,彼此是否存在正相關之前,民營企業家犯罪卻可視之為其間的中介變數。就《報告》內容顯示,民營企業家犯罪案例,涉及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兩項融資類犯罪者多達81例,不僅約占總數三分之一,甚至已對其國家經濟安全構成危害。尤其,中共總書記、「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習近平,於今年2月17日主持召開國家安全工作座談會並發表講話,特別強調:「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努力開創國家安全工作新局面」、「要突出抓好政治安全、經濟安全、國土安全、社會安全、網絡安全」,「把維護國家安全的戰略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顯見,中共對民營企業家犯罪之企業肅貪工作,更具有迫切感。尤其,民營企業家犯罪係與國有企業改革、「國有」企業犯罪,既相互影響又互為表裡。

 大陸民營企業家犯罪,融資犯罪之所以依舊顯得突出,一方面係因與目前民營企業融資環境緊縮有關,雖然大陸進行所謂的金融全面深化改革,但實際上民營企業的融資環境仍不容樂觀;另一方面,則是網際網路金融的興起,且過度擴張與超前發展,然而金融監管治理機制卻相對滯後,從而導致非法融資類現象無法有效遏制。再者,大陸企業仍存在高度經營風險。近年來,不論「國有」或民營企業,因重大責任事故而被追究刑事責任之情況,均顯較往年更為突出。其中,與非法存儲爆炸物品罪、重大責任事故罪、危險物品肇事罪、環境污染罪等相關犯罪案例多達40例。然而,企業家掌控經營與刑事風險之能力特別匱乏。對於企業家來說,企業生產經營過程中,事故的風險應該特別加以管理關注,才符合企業社會責任之應有期待,以及維護其整體經濟安全。

 防控企業家刑事風險成為大陸經濟安全關鍵議題

 防控企業家刑事風險,主要涉及經濟、企業家、社會與政治等層面:

 一、經濟層面:防控企業家刑事風險,除可極大幅度減少經濟發展過程中內耗現象,並顯著提高經濟發展質量與效能。例如,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發生危險品特大爆炸案(簡稱:「8·12特大爆炸案」),直接經濟損失高達70億人民幣(下同),內耗間接損失更為驚人,不僅拖累天津GDP總量,進而導致天津在全大陸的增速排名下降。

 二、企業家層面:刑事風險防控之所以具有特殊經濟價值,主要係因風險防控將是企業和企業家安全先行的根基,也攸關企業永續發展的能力建設,大陸必得正視刑事風險防控所存在之弱點。

 三、社會層面:防控刑事風險,可以有效避免社會稀缺管理資源的重大浪費,能夠提升、提高社會生產或資源配置效率,能主動適應市場需求,把資源從低效領域轉移到高效領域。尤其,大陸許多嚴重惡性犯罪、群體性事件以及上訪等事件,經常肇因於企業遭受重創乃至倒閉、企業職工利益受到嚴重損害而引發。中共若漠視企業風險防控,將衝擊社會和諧與穩定。

 四、政治層面:注重防控企業家刑事風險,符合中共持續推進反腐敗鬥爭的政治現實需要。因為,企業家犯罪與官員犯罪之間存在著深層次的關係。依《法制日報社》初步統計,大陸企業家平均行賄經費達130萬,單筆行賄上千萬以上者屢見不鮮。再者,「8·12特大爆炸案」也衍生政治安全效應。據報導,不僅天津市委前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可能係因該案而以「妄議中央、嚴重違紀」為由,遭受「雙開」(開除黨籍、公職);同時,也更因此讓習近平、張德江、李瑞環、張高麗等中共高層,與「天津幫」之複雜關係,遭到外界物議。

 結語

 企業家刑事風險之所以成為中共反腐敗鬥爭之負面因素,主因係大陸黨國體制長期缺乏權力制衡、政策透明度與法制當責性,值得深思。(作者為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系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