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28年冬季攻勢作戰對全民國防之啟發

◎曾世傑

 對日抗戰自民國26年盧溝橋事變起,迄民國34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止,期間歷經8年時間。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曾在其著作「重返抗日戰場」書中提及,當時國軍對日軍作戰可區分「戰略守勢」迄「聯盟作戰」等3個時期,每一時期會戰均有其代表性重大意義。就第二期抗戰(民國27年10月25日~民國30年12月8日)戰略指導言,此時期採「戰略守勢」,持久消耗日軍戰力,會戰而不決戰,並伺機採取局部或有限攻勢,故民國28年冬季攻勢作戰(民國28年11月迄29年1月止)模式,係在此戰略指導下,所採取一種有限攻勢作戰形態。

 就我國現行《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第一章第三條第二項所言:「動員實施階段統合運用全民力量,支援軍事作戰及緊急危難,並維持公務機關緊急應變及國民基本生活需要。」也就是說,一旦戰事發生,即必須動員全國力量支持作戰。在這場冬季攻勢作戰中,各戰區雖無顯著戰果,然此役重大意義在證明當時國軍部隊,已具備局部有限攻勢作戰的能力,同時在軍事委員會(後簡稱軍委會)指導下,動員全民總力,除將全國劃分11個戰區,更發展敵後游擊作戰形態,俾遂行總體戰。本文從戰略指導、作戰經過與評析等,進一步深入探究此戰役對我全民國防之啟發。

 國軍戰略指導明確

 民國28年10月29日,軍委會於南嶽召開第二次黨政軍聯席會議,時任委員長蔣中正(後簡稱蔣委員長)於會中實施總結並提及:「長沙之戰,戰略上本是採取攻勢防禦,不顧一切的要在長沙附近使敵軍受到致命的打擊,後來乘勢轉進,竟獲得此決定性勝利,從此更可知敵人的衰疲,我們轉守為攻的時機已到…我們的戰略,應該是見到敵人的破綻,見到敵人的厭戰、怕戰,而不敢前進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採取積極攻勢,決定攻擊前進,所以我們今後戰略的運用和官兵心理,一定要徹底轉變過來,積極採取攻勢……」

 西方著名將領福煦元帥提及:「攻擊方向的選定,須以前進便易而能遮蔽行動,並得集中指向多數火力的地點為宜,惟在任何情況下,均需努力策劃唯一的攻勢行動,而求實現唯一的目的。」也就是說,無論部隊現處於何種戰略態勢,仍須保持攻勢計畫作為,在狀況有利時,運用有利態勢,採取攻勢作戰;狀況不利時,藉各種手段使狀況有利後,繼續採取攻勢行動。

 抗戰初始,從淞滬會戰至武漢會戰約2年期間,國軍始終處於弱勢一方,幸賴當時蔣委員長明確戰略指導,將日軍對華侵略作戰線,由北而南轉至由東向西,並在「地不分東南西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的大戰略支持下,才使國軍從初期會戰不利狀況下,仍能愈戰愈勇。就國軍冬季攻勢戰略涵義看來,其著眼在使居劣勢之國軍部隊保持彈性與主動,並迫使日軍處於被動狀態,以加速日軍敗亡。上述指導似與福煦元帥對攻勢行動觀點有異曲同工之效。

 冬季攻勢作戰評析

 1.運用全民總力,規劃有限攻勢

 自武漢會戰後,軍委會即抽調部隊,輪流整訓,統合全國人、物力,俾強化我攻勢力量。就其戰略指導而言,當時軍委會雖處劣勢條件,仍策劃以攻勢行動為主的有限目標攻擊,再次證明無論處於任何作戰環境,仍須規劃如何以攻勢作為打擊敵人。此會戰中,軍委會為達成先制目的,要求各戰區指揮官,積極動員人、物力,並遂行有限攻勢,最終使國軍掌握戰場主動條件。

 2.缺乏後續補給 未能創造決定性戰果

 攻勢作為考量事項居多,最重要的是後續戰略物資等補給來源,冬季攻勢開始前夕,後方勤務部即按軍委會作戰計畫,擬定補給計畫指導綱要,並分飭江北、江南兩兵站統監部及各兵站總監部,俾規劃補給全般事宜,務使後方勤務一切設施,得以充分適應野戰軍作戰要求,又為求彈性,復以各別指示,以指導各戰區補給辦法。然因作戰任務涵括兩個戰區以上,在補給任務方面,無法即時、適量滿足各戰區需求,因此,冬季攻勢無法造成決定性戰果。

 爭取戰場保持主動

 民國28年冬季攻勢勝敗關鍵之一,仍在於全民總力力量的發揮與否。國軍部隊雖已進入抗日戰爭第二期,然各級作戰部隊無論在武器編裝、人員編制方面,大致仍延續第一期會戰。軍事委員會於此期間發動有限攻勢作戰,其目的在於迫使日軍隨我作戰意志,積極爭取國軍於戰場上保持主動。從各戰區會戰成果分析,我軍作戰失利大部原因,主要以欠缺重型武器、部隊機動力及協同作戰能力等項,這都足以證明全民總力發揮與作戰勝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回溯78年前的這場由國軍主動發起的會戰,除驗證國軍具備局部地區攻勢作戰能量,亦警惕著我們,能夠有著現今國泰民安的生活,這都要歸功於當時先烈先賢在抗日戰場上的付出。我們除了緬懷其英勇事蹟之外,更需藉此經驗教訓,務實於建軍備戰工作,深耕全民國防觀念於我全體國人身上。

(作者為軍事工作研究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