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習近平訪港 凸顯「一國兩制」窘境

「2017年新聞自由指數」表
「2017年新聞自由指數」表

◎ 黃秋龍

 前言

 今年7月1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5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發表演講,對在香港落實「一國兩制」提出4點意見,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實踐證明『一國兩制』是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也是香港回歸後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安排。」但同時也對分離言論及民主勢力表達了嚴厲立場。習近平此次講話後,隨即進行外交訪問。故而,該講話不僅向國際社會宣示,對特區政府未來5年任務,做出正式指示,亦為中共「十九大」的對港方針定調。然而,就在美國與國際輿論高度關切香港公民自由權問題同時,更反應出香港在進入晚期資本主義,以及實踐「一國兩制」所遇到新情況與新問題。

 「一國兩制」合法性危機

 從當代政治學者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的合法性/正當性危機(legitimation crisis)觀念看來,晚期資本主義的價值危機,固然發生在資本主義所可容許並能控制的範圍內,因而沒有觸及經濟制度,是一種合法性危機,不會導致資本主義制度崩潰。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其所伴隨的社會危機包括經濟危機、合理性危機、合法性危機和動機危機。香港在邁向晚期資本主義,危機正從經濟領域轉移到社會、政治、行政和文化領域。理論上,階級調和是當代資本主義結構的基礎。但晚期資本主義,因陷入對政治制度失去信任,而帶來合法性危機。尤其,中共採取政治與法律干預政策,違背香港固有保護個人創新精神和信奉企業自由的意識形態,導致人民對政府合法性產生懷疑,民眾不對國家的權力制度表現出忠誠和支持,同時人們提出的願望,得不到滿足也會產生合法性危機。

 「一國兩制」自1997年於香港實行以來,當時宣稱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與「繁榮穩定」等重要指標,在香港邁向晚期資本主義之同時,卻遇到新情況與新問題。亦即,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危機,正從經濟領域轉移到社會、政治、行政和文化領域。檢視20年以來,中共主動透過對《基本法》之釋法,不僅實際干預影響香港選舉,甚至加強媒體管控、箝制出版言論自由、越界執法、干預國民教育,並導致爆發舉世矚目的占領中環政治運動。凡此,皆已背離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重要指標,讓港人對政治制度失去信任,模糊個人創新精神和企業自由的信仰;同時,民眾不僅對國家權力制度漸失忠誠和支持,人們所提出的願望,也得不到滿足。

 經濟與社會政治危機交織

 而今,香港、大陸間的社會撕裂,已與政治分化相互交織。尤其,中共對香港的媒體管控,甚至發生銅鑼灣書店人員離奇失蹤案件,都會助長既有經濟危機,逐步轉向與大陸間的社會、政治、行政和文化危機。目前,香港正在興起的在地/本位主義(Localism)意識,對大陸人赴港旅遊或婦女來港生育居留,已經出現排擠港民生活素質與社會保障的民粹情緒;甚至,讓港民選擇轉向臺灣旅遊、求學、創業、定居之趨勢,呈現逐年上升之情勢。在此趨勢中,反應著深刻的現實意涵。亦即,階級調和是當代資本主義結構的基礎,在香港已顯露出基礎流失的危機。

 尤其,港人崇尚自由的精神,不僅曾是支撐香港做為國際經濟櫥窗的根本基礎,更令港人享譽政治自由表現。然而,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公布之「2017年新聞自由指數」(Press Freedom Index)排名,我國在180個國家中,從去年的第51名進步到第45名,在亞洲國家居首,躋身新聞自由「狀況還算良好」區塊內。香港則退步4名為第73名,中共位在近乎墊底的第176名,習近平被稱為「新聞自由的掠食者」(Press freedom predator)。報告指出,中共持續逮捕公民記者、部落客、社群媒體和維權人士,強迫他們拍攝「自白」影片,連西方記者也不放過。再者,香港特首候選人的產生,仍必須獲得由4個界別組成、至少150名選舉委員會之支持。換言之,這種容易受到中共影響干預的「設計民主」之間接選舉,顯然已背離「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與「繁榮穩定」指標。

 結語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已逐漸背離當初的重要指標,讓港人對政治制度失去信任。尤其,港人崇尚自由的精神,不僅曾係支撐香港做為國際經濟櫥窗的根本基礎,更令港人享譽政治自由表現。而今,「一國兩制」讓香港、大陸間的社會撕裂,已與政治分化相互交織。即使,此危機尚不會直接導致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崩潰。然而,此危機正從經濟領域轉移到社會、政治、行政和文化領域,深值識者省思。

(作者為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系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