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淺析菲律賓反恐戰爭與區域威脅

◎胡敏遠

 今年5月23日,菲律賓南部民答那峨島的伊斯蘭激進武裝團體,利用總統杜特蒂出訪俄羅斯之際,發動武裝攻勢占領該島蘭佬(Lanao del Sur)省的省會馬拉韋市。為此,杜特蒂提前結束訪俄行程,返國坐鎮指揮。杜氏宣布民答那峨島進入戒嚴狀態,政府軍與恐怖組織的軍事衝突加劇,戒嚴令延長至年底。東南亞區域國家對於伊斯蘭國( IS)在菲律賓或其他國家的恐怖活動,更是不安。

 發動恐攻行動的主角,由民答那峨島的蘭佬IS的分離勢力「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與菲律賓惡名昭彰的擄人勒贖集團阿布沙伊夫組織,聯合挑起。上述組織都已宣稱向中東地區的IS效忠;IS也為他們提供遂行恐怖行動的技術、方法與裝備。

 從此次衝突傷亡名單中,菲國政府發現有印尼、馬來西亞與中東國家籍的伊斯激進組織成員,斷定IS的勢力與版圖已向東南亞地區拓展。IS在菲國發動的恐攻行動究係轉移焦點的行為,抑或打算重新在東南亞地區另起爐灶,殊值關注。杜特蒂推動的反恐戰爭能否奏效,端視美、「中」、俄等大國是否伸出援手,大國之間的競爭對於肅清菲國恐怖組織有密切相關,亦為本文所欲探討的問題。

 概述IS在菲律賓的發展

 民答那峨島為菲律賓第二大島,卻是菲國最為貧窮的地區,島上的蘭佬省為菲國伊斯蘭教的大本營,長期與政府的立場處於敵對狀態。目前蘭佬省已劃為自治區,但幾十年來該省因宗教信仰,與菲國政府對其財政分配不均,當地的穆斯林社會怨氣沖天,加以其對馬尼拉政府的不滿,經常以暴動方式表達憤怒。他們遂行的恐攻行為多採取綁架、謀殺、勒索與搶劫等方式,已造成當地民眾和觀光的極大恐慌。

 菲律賓政府長期在美軍支援下,對地區的恐怖組織遂行了數以百計的「反恐行動」。美、菲每年實施2次的聯合軍演(代名「肩併肩」行動),主要對象為蘭佬省境內的伊斯蘭激進組織。

 民答那峨島的伊斯蘭激進組織又以馬巫德(matue)集團、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簡稱莫解)、阿布沙伊夫組織的行徑最令菲國困擾。杜特蒂就任總統以來,採取鐵腕手段對付販毒集團與恐怖組織。由於杜氏鎮壓與打擊手段過於殘暴,美國及國際人權組織公開指責他迫害菲國人權。杜氏因而與美國的關係漸行漸遠,甚至揚言結束與美國長達半個世紀的反恐軍事聯盟。

 今年初以來,美軍在菲的反恐作戰受杜特蒂反美立場影響,打擊恐怖組織力道快速下降。馬巫德、莫解與阿布沙伊夫乘機作亂,採取的恐怖手段也更加猖獗。4月初,阿布沙伊夫對馬拉韋市發動攻擊,很快被菲國軍警聯合部隊制止。但在5月23日,阿沙布沙伊夫聯合馬巫德組織再對馬拉維市發動大規模攻擊,同時迅速占領該市數個重要地區,控制馬拉韋市政中心。為此,杜氏提前結束訪俄行程,緊急搭機返國坐鎮指揮。

 杜特蒂反恐戰爭與IS的擴張

 發動恐怖攻擊之後,馬巫德與阿布沙伊夫宣布效忠中東地區的極端組織IS。上列恐怖組織即因長年在菲律賓南部活動,許多恐怖分子暗藏並建立無數的小根據地。杜特蒂為了徹底肅清上述兩個組織,採取了外交封鎖、軍事打擊、海上圍堵等手段。

 在外交方面,杜氏與鄰國馬來西亞、印尼達成合作共識,對外來IS成員的出入境,採取嚴格的盤查與控管。3國同時簽署了聯合反恐的合作備忘錄。杜氏更尋求俄羅斯與中共的協助。中共允諾提供1400萬美元的反恐援助,以及5億美元的低利貸款,以利菲國政府籌獲武器裝備;俄羅斯總統蒲亭也允諾將以「買一送一」方式,盡速提供軍售供菲國之所需。

 在軍事打擊上,杜特蒂先對民答那峨島發布了60天的戒嚴令,對進出該島進行嚴厲盤檢,以防止恐怖分子向外逃逸;7 月底再令戒嚴延至年底。另運用強大的軍警聯合部隊,對馬拉韋市進行地毯市搜索。至6月初以來,已擊斃恐怖分子近70人,菲國軍警也遭受20多人的傷亡。在海上封鎖方面,由於菲國中部維薩亞斯群島(Visayas)與恐怖分子作亂的區域十分接近,且該區域有太多小島可躲藏,因此,菲律賓海軍聯合印尼與馬來西亞海警部隊,隨時在民答那峨群島與維薩亞斯群島間海域待命,並執行民答那峨區域的禁運命令。在外交、軍事與聯合海上封鎖的打擊下,菲國的反恐戰爭暫獲喘息。

 IS對東南亞與各國的挑戰

 從菲律賓在馬拉韋市進行的反恐戰爭,發現中東地區的IS勢力已結合東南亞地區的伊斯蘭激進組織,不斷地向該地區進行滲透與擴張勢力。IS在敍利亞占領區因受美國及俄羅斯的反制,其武裝力量正逐漸地向外尋找新的根據地。伊斯蘭民族在東亞地區的大本營為馬來西亞、印尼及菲律賓3國,其中又以菲國民答那峨島及在該島的現有武裝組織,最利於IS的未來發展。

 目前,IS極可能以擴大外翼效用為手段,轉移美俄等大國在中東地區對其攻擊的注意力。相對的,一旦東南亞地區的勢力得以鞏固,IS可能會從中東地區向該地區建立新的根據地。

 結論

 杜特蒂的反恐行動雖暫時獲得解決,但民答那峨島的伊斯蘭激進組織則會化整為零,伺機而起。菲律賓的反恐戰爭短期內絕非可以平息。菲國若欲徹底解決恐怖活動,必需有效地結合區域國家的反恐力量,才能有效防範IS的滲透。

 杜特蒂的反美立場助長了「中」、俄與菲國的合作。菲國打算向俄羅斯購買包括米-35直升機、PRG式火箭筒、虎式輪型裝甲運輸車等反恐裝備,也已獲得俄羅斯的允諾。未來,俄、菲的軍事合作將會愈來愈緊密;無獨有偶,「中」、菲之間的軍事聯繫也受杜特蒂的要求,兩國將在蘇祿海峽進行聯合海上聯合打擊海盜等行動。菲、「中」、俄可能在南海地區形成另一形式的軍事聯盟,亦將對區域的權力結構造成另一次的衝擊,深值觀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