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把劉曉波從「囚徒」變烈士

◎鍾言

 前言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7月13日病死獄中;15日匆匆火化、海葬。消息傳出,舉世震悼。雖然,劉曉波是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內病逝,但直到死亡,劉曉波的「身分」始終是中共「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犯人」!誠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形容的:「劉曉波是不自覺地成為中共製造出來的烈士」;《紐約時報》亦以「劉曉波是自由的探路者,專制主義的囚徒」來悼念他。

 早在6月中,劉曉波傳出罹患肝癌末期消息時,大陸內部關心劉曉波安危的「維權律師」也好、國際上關注中共人權的人士,莫不大聲疾呼希望中共能讓劉曉波到國外醫治,遺憾的是,中共當局一再以「這是中國內政,不容外人說三道四」駁斥這些「呼籲」;「烈士」的封號或許不是劉曉波生前所欲「爭取」的,如今,經過國際媒體「封賜」後,就算是中共不想承認,也無損劉曉波「烈士」之名!

 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參與「六四天安門運動」被捕入獄,更因參與並撰寫〈○八憲章〉遭中共逮捕並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在「審判」前,他寫了一篇流傳至今的〈我沒有敵人〉「答辯書」,在這篇〈我沒有敵人〉文章中,他說:「我給自己提出的要求是:無論做人還是為文,都要活得誠實、負責、有尊嚴。……從美國回來參加八九運動,我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投入監獄……,僅僅因為發表不同政見和參加和平民主運動,一名教師就失去了講台,一個作家就失去了發表的權利,一位公共知識人就失去公開演講的機會,這,無論之於我個人還是之於改革開放已經30年的中國,都是一種悲哀。」

 「活得誠實、負責、有尊嚴」這9個字,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極為普通、正常的「生活態度」與「自我要求」,在中國大陸,這9個字不但近乎奢侈,甚至根本不存在!但是,劉曉波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他畢生的使命與追求,也因為他〈沒有敵人〉而備受世人敬重,甚至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

 或許有部分人認為劉曉波在這篇〈我沒有敵人〉文章中,曾提到他在獄中的「生活」,有「歌頌中共政權以換取較好的待遇」而對他有「某種不同的觀點」,但是,從「活得誠實」的角度來看,這段經歷應是劉曉波與「曾經的自己」相比而得出的「心得」,他說:「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作者註:即北京看守所)(半步橋)(作者註:北京看守所的位置)待過,與十幾年前半步橋時的北看相比,現在的北看,在硬件設施和軟件管理上都有了極大的改善。特別是北看首創的人性化管理……,體現在『溫馨廣播』、『悔悟』雜誌、飯前音樂、起床睡覺的音樂中,……也極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員的訴訟環境和心態……。」另一不為大陸「異議人士」認同的則是:劉曉波認為「中國應被殖民300年」的論調,不論劉曉波說的合不合理,至少「言論自由」這4個字是登載在中共《憲法》上的,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劉曉波就是「違憲」。

 中共不敢觸及的執政「癰疽」

 在這篇〈我沒有敵人〉的「答辯書」中,劉曉波以「我期待」為結尾,他說:「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為踐行憲法賦與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可以確定的是:直到劉曉波病死獄中,他的「期待」已然落空,並且可以預判:劉曉波絕不是「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

 儘管目前中共的經濟發展和「國力提升」已居世界前端,但至今,中共不敢碰觸、也「不容外人說三道四」的「人權」議題,依舊是中共當局最大的「軟肋」,更是大陸內政的沉疴癰疽,這個「癰疽」是中共自己「養」出來的,中共不敢碰,也不許大陸人民碰,更不容國外人權組織「說三道四」。不少國際媒體評論:劉曉波於2009年12月23日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表面理由是參與並撰寫〈○八憲章〉,實際原因是在當時,劉曉波獲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呼聲」極高而惹惱了中共當局,也因為有太多國外力量為劉曉波「仗義執言」,使得中共不准劉曉波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那張空的椅子,注定讓劉曉波「被迫成為烈士」,這種「懷璧其罪」的例子,劉曉波絕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中共的「人權」只限當權者擁有

 「人權」兩字,從來就不在中共當局眼中、心中。還記得,當年江澤民赴加拿大訪問時,當地記者問江澤民有關大陸人權問題時,江澤民狂傲的說:「讓13億人民吃飽,就是實踐人權。」若以這個標準來檢視,中共的所說的「人權」只存在於中共當權者身上。從近期揭露的中共所謂「3年天然災害(人為饑荒)」調查報告中發現:當年,因糧食不足,被活活餓死的大陸百姓高達3千多萬。當時一個普通「工薪」家庭1個月的伙食費估計約人民幣11至13元,但是,共酋毛澤東1個月的伙食費竟高達560多元人民幣(換算成今天的人民幣幣值約8萬元),是幾近50個「工薪」家庭1個月的生活所需!可笑的是:中共以「好幾個月不吃肉」來宣傳毛酋的「苦民所苦」,實際上,毛酋當時正受高膽固醇疾病影響,醫師「不建議」他吃肉!

 結論

 「吃飽、穿暖」是「基本人權」,在中共當局眼中,「吃飽、穿暖」是「黨」的「恩賜」,「黨給的,人民才能擁有」;「黨沒有給的,不准要」,誰敢要,誰就是「黨與人民的敵人」,是要被「打倒」的;至於「言論自由」的「人權」雖明載於中共《憲法》中,但也「僅供參考」,絕不在「黨的恩賜」範圍內,誰敢向「黨」索討,誰就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誠如劉曉波寫給他的好友廖亦武信中所說:「……,在我們這個非人的地方,想有尊嚴只剩反抗一途,所以坐牢只是人的尊嚴的必不可少的部分,沒有什麼可炫耀的。怕的不是坐牢,而是坐過牢之後,自以為可以向社會討還血債,號令天下。」讓劉曉波成為烈士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當政者!

(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專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