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恐攻打亂英國大選 脫歐添變數

◎古明章

 英國於6月8日舉行國會下議院大選,這是連3年第3次全國性大選,2015年保守黨贏得過半席次,去年「脫歐」公投過關,反脫歐的前首相卡麥隆請辭,接任的梅伊以為取得「脫歐談判」更強有力的民意授權為由,民調又大幅領先工黨,且工黨在蘇格蘭的地盤被蘇格蘭民族黨所取代,她自信滿滿,提早在今年4月宣布將原定2020年改選的時程提前,希望保守黨能取得絕對多數國會席次。

 一連串恐怖攻擊,下議院改選結果出爐,總席次650席中,保守黨馬失前蹄,掉了13席,只剩317席,保守黨另有一席為保持中立的議長,不列入政黨席次中。為保住過半的326席穩定執政,梅伊與擁有10席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組聯合政府,保守黨與該北愛小黨已經達成未來2年援助10億英鎊資金換來支持的協議,6月29日國會信任投票過關,梅伊穩住首相大位,但往後的脫歐談判與恐攻襲擊,仍讓政局增添不可知的變數,為歐洲與世界安全帶來威脅與挑戰。

 打錯如意算盤 梅伊自陷險境

 2017年大選投票率68.8%,高於2015年的66.2%。保守黨這次大選的得票率42.3%,比2015年36.8%高,但因為工黨得票率從30.4%成長至40%,在英國「小選區相對多數決」選制下,本就有利兩大黨,致工黨席次大幅成長;反觀上一屆得票率亮眼、強力主張脫歐的英國獨立黨,從12.6%降至1.8%,代表右派政黨得票萎縮。整體而言,上次保守黨以「棄保」策略,得票率雖不高,但席次大幅領先工黨,這是兩次大選的不同點。

 最大反對黨工黨在國會提前大選中敗部復活,席次仍輸給保守黨,得票率僅輸保守黨2.3%。68歲黨魁柯賓一雪前恥,他以社群媒體、主打內政議題,讓梅伊以脫歐為競選主軸的計畫破局。

 柯賓接任黨魁2年,他提出貼近「庶民」政綱,主張健保、郵政、鐵路、公車、能源業等回歸國有;重設勞工部賦予工會權力、高等教育免費、加強老人福利、富人和大企業加稅等,大受年輕人歡迎。

 梅伊為穩住政權,與民主統一黨達成「信心與支持(confidence and supply)」協議,意即在預算案等重大議案表決、脫歐談判、國家安全事務,民主統一黨支持保守黨政府;不過,在墮胎、同性婚姻等政治性較低的議題上,兩黨持不同立場。

 民主統一黨領導人為此特別從北愛爾蘭前往倫敦,完成與梅伊的合作協議,保守黨政府將在2年內提供北愛爾蘭10億英鎊的資金、同意不削減老人冬季取暖燃料補貼、每年提高退休金的政策,以換取合作。

 蘇獨政黨重挫 分裂危機暫解

 大選最大輸家是蘇格蘭民族黨,失去21席,該黨黨魁兼蘇格蘭首席大臣施特金需重新思考她的蘇格蘭獨立計畫與英國脫歐策略。在2014年獨立公投中,雖以55%多數否決,支持蘇獨選民讓蘇格蘭民族黨於翌年的大選中大勝,在蘇格蘭59席的國會席次中攻下56席,成為國會第3大黨。

 今年3月,反脫歐的施特金宣布明年3月將舉辦第2次蘇獨公投。這次大選結果,該黨重量級議員如前黨魁兼前蘇格蘭首席大臣薩孟德與現任副黨魁羅伯森都輸給保守黨。讓蘇獨之路受到重挫。

 選後,蘇格蘭第2次獨立公投的計畫確定延後,將等英國脫離歐洲聯盟條件明朗後才會舉行。先前一直尋求在英國2019年3月正式脫歐前的2018年底或2019年初公投。她確定調整作法,在蘇格蘭議會表示:「我們不會馬上提出獨立公投法案。」如果再次舉辦獨立公投,時間可能會延至2021年前,也就是蘇格蘭議會此次任期結束時。

  硬脫歐難推動 民意再度轉向

 英國與歐盟定於6月開始脫歐談判,預定2019年3月正式退出歐盟。不過,首相梅伊「硬脫歐」主張英國徹底離開歐盟貿易區,以換取嚴格管制歐盟移民跟立法自主的兩大選項。去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過關後,政府在今年3月如期正式啟動脫歐程序,預定2年時間完成。

 自民黨、部分工黨與蘇格蘭民族黨則主張「軟脫歐」。軟脫歐派希望留住進出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的權利,主張就算脫歐,英國也不該放棄這些好處。但許多企業跟銀行業已著手部署移往歐陸國家,數百萬在英國工作的歐盟公民也逐漸失去耐心,陸續選擇離開英國。這對世界第5大經濟體的英國與世界金融中心倫敦,都有不利影響。

 恐攻接二連三 梅伊內外交迫

 從3月的倫敦國會、5月曼徹斯特音樂會,都是「孤狼式」恐怖攻擊;6月倫敦橋則是恐怖分子駕車從倫敦橋至市場衝撞,並下車殺人,3名恐怖分子遭擊斃。伊斯蘭極端主義影響下,英國土生土長的嫌犯成為不定時炸彈,脫歐的一項考量,就是杜絕中東難民到英國,不過,一連串恐攻顯現英國國內不少人對於民族主義高漲的不安,尤其來自前英國殖民地的移民,一旦成為社會邊緣人,反而如同「不定時炸彈」。

 柯賓痛批梅伊擔任內政大臣大裁2萬警員不當;此外,工黨主張不參加美國主導的全球反恐,避免成為恐怖組織的首要目標,恐攻也被視為這次保守黨選情失分之因。

 梅伊首提國際間在「網路空間協議調控機制」,阻止極端、恐怖主義意識形態的散佈,僅靠軍事干預無法剷除伊斯蘭極端主義;從英國於2016年國防開支仍然高居世界排名前5,歐洲第1,卻無助於國內秩序的維護,可以得證。

 結論

 英國政局有以下幾點趨勢,首先,從英國獨立黨至蘇格蘭民族黨得票率下滑

,右派民族主義政黨出現衰退;其次,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被視為反全球化的表現,但全球化與碎片化像是錢幣的兩面,國家不能不參與國際分工,成為一塊碎片,也不能不參與全球化,成為整體一部分,如反恐仍要參與全球治理機制,讓脫歐面臨調整;第三,恐怖主義猖獗,孤狼式恐攻的嫌犯為土生土長英國人,保守黨嚴審移民的作法,並非對付恐攻的良策,工黨以貼近基層人民的政策獲歡迎,顯見能改善社會邊緣人的處境,才是減少暴力衝突良方。(作者為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