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單座戰機執行防空壓制任務能力

◎魏光志

 防空雷達從二戰的歐戰起即擔任內陸預警情報的前哨角色,英、德憑藉部署在大西洋沿岸的雷達,與巡邏機串聯成基本的防空情報系統,彼此的轟炸機隊趁夜間展開空襲。1940年代搭載雷達的戰鬥機通常由輕型轟炸機改裝而成,對穿越防空高砲的敵機,進行交叉式火網攔截,但成效有限,多少仍有突破防線的機隊飛到敵境目標區上空展開投彈。因此戰後的美、蘇就開始研究如何先行消滅對手的雷達防空網,於是反輻射防空壓制的戰術科目,意即美軍稱為「野鼬」(Wild Weasel)的戰術,開始被美軍的飛行部隊納入必要的訓練科目。從1960至70年代的越戰起,展開大批量的實戰驗證,美軍的機隊在對北越實施轟炸,尤其是1972年美國對北越恢復無限制戰略轟炸的「滾雷」作戰以降,擔任反輻射的攻擊機就成為伴飛甚至先導機,但這些由A-6B或F-100F、F-105F/G雙座戰鬥轟炸機改裝,多出的1名機組員增加了戰場搜救的任務計畫量。

 增加反輻射空襲能力

 直到1990波灣戰爭「沙漠風暴」部署時,美軍基本上還是在沿用越戰時代的戰術,對於防空能力較薄弱的伊拉克部隊還可應付得過去,但到了1995年的「科索沃之役」(即南方守望作戰)時,從德國基地起飛的美國空軍F-16、F-117就遭到南聯盟的防空火力考驗,雖然跳傘的飛行員都被即時營救,但卻證明美軍的防空壓制戰術,必須與兩機的空中攻防進行製定新戰術,尤其是在面對單兵攜行式的防空飛彈時,起飛前的任務提示和情報來源相形之下就充滿變數。依美軍的聯合作戰習慣,都是先派出攻擊機隊消滅對手的防空雷達,讓對手的系統防空情資傳遞失效,再派出裝甲部隊掃蕩前沿防線,掩護友軍推進,然一旦擔任先發的戰鬥機隊倘若有不確定因素,例如對手的民兵使用了俄羅斯與中共製造的新型防空飛彈,在頻率不確定的前提下,將不易被機載電戰莢艙干擾,這就會讓整個作戰計畫產生遲滯效應,因此也讓美軍開始思考如何以更多的單座型戰鬥機,增加對敵區機動化的反輻射空襲能力。

 美國空軍部署在歐陸(德國、義大利、土耳其)的戰鬥機部隊,目前仍以F-16C系列為主要機型,但是原本構型設計成可擔任對地精確轟炸的Block 40-42機隊,在北約組織既有的訓練和戰備科目之外,對潛在的空襲熱區就顯得捉襟見肘。例如在對「伊斯蘭國」的空襲任務,通常是從駐防德國的部隊(第52聯隊)派出飛行分隊進駐土耳其的基地,在邊界地區上空盤旋偵巡,一方面防範和其他對手國(俄羅斯)的機隊產生空中接近,另一方面也要防範在「科索沃」的歷史重演,以免讓飛行員陷入險境,迴避更複雜的國際周旋。因此,美國空軍也會採用「戰區安全包套」的部署概念,把原本部署在亞洲的部隊以分隊編制輪調到中東的巴林或卡達等地,以便支援任務漸趨繁複的駐歐美國空軍部隊。

  從2005年起,美軍常年駐防在日本三澤的F-16CJ反輻射機隊,就曾多次飛越中亞各國的領空,甚至最多飛越11國抵達伊拉克上空進行精確轟炸,讓現有的各戰術空軍飛行部隊都能平均參與實戰的磨練,但尚不包括空中國民兵的部隊,將有限的國防預算,發揮了最大效益。

 符合新聯合作戰架構

 理論上,美國空軍執行「防空壓制」任務最合適的機種,仍為F-15E打擊鷹戰鬥轟炸機,但就經濟效益與部署成效的觀點,美國空軍仍然以F-16系列為優先考量,理由在於「戰隼」系列的機隊較多,數量是F-15E的近3倍之眾,而且美軍的F-16原本悉數均為Block 40以上的戰鬥轟炸構型,經過研改多半都已能執行精準雷射導引炸彈的投擲,儘管F-16的航程不如F-15E遠達1500公里,但在空中加油之後仍然能達到重型多功能戰鬥機的任務目的。再者,美軍也有意藉由長航程的部署,一併測試在戰區附近空中加油與情蒐飛機及其附帶的資料鏈路傳遞能力,例如符合北約組織標準化的Link-11A與Link-16,讓現代聯合作戰的架構與想定,能在機隊的部署計畫中同時實行,這種模式也等於為日後美國空軍在全球各地(包括南中國海周邊地區)的快速部署時預留伏筆。

 其次,從現代航空軍備發展的脈絡和屬性觀察,作為一架「準4代」的多功能戰鬥機,本身就具備運用各種地形條件的多模式攻擊能力,加上不斷更新的機載電戰與光學標定莢艙,這些都為日趨精密的導引武器彈藥提供了戰場實測的可能機會,無須等待匿蹤飛機(F-22)的投入就能取得戰區的制空優勢,特別是對付諸如游擊戰的中東伊北地區目標,讓防空壓制的任務能從傳統的反輻射擴大到對一般高價值情報目標的重點打擊和殲滅。

  其實,部分第三世界國家目前仍慣用小型教練機加掛傳統彈藥擔任這種作戰科目,但在電磁頻率趨於複雜的聯合作戰環境中,就必須考量友軍其他在空機種每1架作戰單元載具的串聯運作,這也是美國何以仍要派出F-16擔任對伊北「伊斯蘭國」目標空襲的主要原因。至於伊拉克的政府軍本身不久前也開始啟用新購置的美製F-16C(Block 52)擔任轟炸任務,但是就全面的戰場防空情報通聯主控能力言,不可諱言地,美國空軍仍然掌握了絕對的制空優勢。

 誠如歐洲學界推論,美國在中東對「伊斯蘭國」的戰事可能就要終結,本質鬆散的極端宗教勢力原本就非高科技武裝力量的對手,美國之所以輪番派遣空軍機隊出擊伊北,戰術層面彷彿只在壓制特定目標,但戰略層面卻蘊含了鞏固北約盟友、拉攏親美庫德族勢力,與俄羅斯爭佔中東新局地盤,甚至也包括了將新形態防空壓制的戰術與概念,套用在未來全球各地的「反恐」、「維和」非傳統安全等任務科目之中,讓傳統上戰術空軍的定義,能從裝備構型的發展,延伸到未來新的聯合作戰教範準則彙編。(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