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無人機擴散 衝擊美政策選項(中)

美國的第1類無人機僅出口給少數北約成員國與非北約重要盟國。圖為MQ-9m與MQ-1B。(法新社資料照片)
美國的第1類無人機僅出口給少數北約成員國與非北約重要盟國。圖為MQ-9m與MQ-1B。(法新社資料照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無人機飽和的世界

 美國主導將近20年的國際無人機使用話語權,同時也隱沒了無人機擴散全球的問題。至今,超過90個國家與非國家組織擁有無人機,種類從小型、較廉價的商用款到精密的軍規款。由於多數研發計畫與軍售案資料均列為機密不對外公開,以致很難完整評估武裝無人機擴散的實際情況,但從公開的資料可以得知至少已有16個國家擁有及20幾個國家正在研發。

 商規系統的普及化更加劇無人機擴散的現象,其能力可以比照小型軍用無人機,而且可以輕易調整或改裝成軍事用途。至今,以色列是軍用無人機最大輸出國,過去30年的總成交量已超過國際軍售案的60%;美國和中共則居次。出口無人機以監視用途之非武裝型為大宗。在2010及2014年間,439架無人機交易架中僅有11架是武裝無人機,僅占全數的2.5%。

 然而,當更多國家的研發計畫成熟後,武裝無人機的出口數量將會大幅增加。中共武裝無人機已經成為許多國家尋求快速交貨或價格便宜的熱門選項。再者,隨著無人機科技的不斷進步,商業與軍規系統間的區別也愈來愈不明顯,並將使無人機擴散成為戰略及政治上的重大議題。

 飛彈技術管制建制與無人機擴散

 雖然目前沒有明確規範無人機出售、轉讓或使用的國際協議,但現已有適用於管理無人機的軍備管制措施:「飛彈技術管制建制(MTCR)」是一項涵蓋飛彈與無人機之自願與多邊出口控管的制度。MTCR成立於1987年,主要目的是要限制可以用於投射核生化大規模殺傷武器之無人洲際飛彈技術與運輸載具的擴散,管制項目區分為2類:

 第1類:完整的無人系統或次系統,有能力在300公里內運送500公斤的酬載。包括:洲際飛彈、太空發射輸具、巡弋飛彈、目標與監視無人機、遙控載具,以及設計與生產設施的技術。

 第2類:與投射系統相關的項目。包括:慣性導航技術與設備產品、飛行控制系統、航空電子設備、發射支援裝備與設施、測試設施與裝備、軟體與相關電腦及隱形技術、材料與裝置。

 MTCR不是一項條約,所以對成員國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其效力主要是來自成員國自願且單方面願意遵守MTCR的指導方針。在方針要求下,各國願意對第1類項目的轉移出口採取強烈的否決態度,只有極少數是例外且買方需對產品最終用途出具政府保證,生產設施是「絕對禁止」輸出轉讓。第2類項目則開放成員國間依個案自行決定,如果認為必要的話,可以由買方出具最終用途保證。總的來說,MTCR確實防止大規模殺傷武器的擴散,並讓那些想獲取或生產大規模殺傷武器者面臨很多的挑戰與成本代價,但對於無人機擴散的管制似乎是沒有任何效果。

 美國的出口政策

 為遵循MTCR指導方針及廣泛關切無人機的擴散問題,美國嚴格限制無人機出口,特別是武裝無人機。到目前為止,美國第1類無人機(如RQ-4全球鷹及MQ-9收割者)只核准出口給少數北約成員國及非北約重要盟國,如日本、澳大利亞及南韓。美國對於武裝無人機的出售採取非常保守的立場,即使是親密的盟友,最近獲國會核准的購案僅有義大利和英國的採購案。

 關於出口非武裝無人機及第2類系統給親密盟友方面,美國也是採取保留的態度。如在2014年,歐巴馬政府拒絕約旦採購非武裝掠奪者XP無人機的申請,該機的酬載與航行能力均低於MTCR的第1類限制。後來,約旦轉向中共採購CH-4偵察攻擊無人機,能力等級比照收割者無人機。

 當美國不願出售(即使是關鍵夥伴國家)無人機時,正好讓中共有機可乘來出售CH-4武裝無人機給埃及、伊拉克、約旦、哈薩克斯坦、緬甸、尼日利亞、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土庫曼斯坦、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等國家。事實上,當前國際上有關武裝無人機的交易案,除了美國對義大利和英國的軍售案外,其餘幾乎都是中共的案子。另外,根據報導,以色列已經同意出售武裝無人機給德國及印度,但尚未交貨。美國嚴格管制無人機的出口,並無法阻止其擴散,但確實弱化美國與重要夥伴國家間的軍事合作與可相互操作的能力。還有,美國也失去機會來形塑其他國家如何使用無人機及影響無人機使用行為的新規範。

 形塑無人機使用的國際規範

 在2016年10月,美國制訂新的出口政策並帶領國際社會40多個國家共同簽署「武裝無人機出口暨後續使用原則聯合宣言」。此「宣言」的目的是要為國際社群建立一個可以確認「適當透明化措施」的程序,以利管理武裝或具攻擊能力無人機的擴散。此「宣言」揭櫫5項原則,承諾國際法、現有的軍備管制與裁軍規範,同時呼籲訂定具體的標準來管理無人機技術的迅速發展與蔓延。

 然而,「宣言」目前沒有將簽署國與具體透明度作為或進出口措施掛鈎,因其成立目的是希望它能作為未來國際政策討論的基礎。因此,「宣言」所感興趣的不是要阻止無人機的擴散,而是要成為形塑擴散行為的工具,進而鼓勵各國以負責任的態度來管制與使用武裝無人機,即使是出售的國家。

 使用模式

 無人機的擴散增加了國家與非國家行為者的行動選項,尤其是在對抗的環境及灰色地帶的衝突。無人機可以讓非國家組織擁有從未有過的作戰能力。對國家而言,無人機亦可以降低某些軍事行動的門檻,因為無人機可以在危險區域值勤而不用冒著飛行員的生命危險。同時,飛行員不在機上也會降低其他國家使用武力擊落無人機的門檻。

 無人機常常被用來穿越有爭議的區域或他國主權空域。這些無人機通常會被擊落而幾乎不會造成進一步對抗行動的升級,如哈馬斯和真主黨的無人機進入以色列領空即被擊落、2015年敍利亞擊落美國掠奪者無人機及土耳其擊落俄羅斯無人機、2016年巴基斯坦在有領土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擊落印度監視無人機(後遭印度否認)。

 在2016年底及2017年初,「伊斯蘭國」(IS)恐怖組織改造商用無人機對伊拉克部隊發動空中攻擊。雖然商用無人機的技術較不精密,但對於幾10年來一直享有不受敵人空襲的美國地面部隊而言,改造無人機的空襲行動可能會為其帶來重大的威脅。同時,隨處可得的商用無人機也會對反恐任務與國土安全產生另類的安全挑戰。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