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淺析沙國改立新王儲下的「沙伊關係」

◎胡敏遠

 今年6月下旬,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宣布,拔除原王儲57歲的穆罕默德.本.納衣夫王子,改由副王儲、同時也是現任國王親生兒子穆罕默德.本.沙爾曼王子遞補。新立王儲之舉,迅速成為國際間的頭號新聞。因為新王儲的動向將牽動中東地區政經情勢的發展。

 沙國自開國以來,王室繼承問題始終存在宗親與族派勢力的競爭。為平衡不同族群與皇親派系的勢力,沙國王室訂定了一套繼承辦法(傳弟不傳子、母系血脈不遞傳的同代默契),以免權力過度集中於某單一家族的皇室之手。現今國王打破既有規則,將王位傳給自己兒子,此舉,極易引發其他氏族的不滿,宮廷權力鬥爭的引爆,勢所難免。

 沙爾曼王子強烈的「親美國、仇伊朗」政治意識形態,亦將為沙、伊關係,增添不穩定因素。新王儲未來就任國王後,沙國的政治傾向將使伊斯蘭的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的爭鬥,愈益激烈。中東政治局勢是否因伊、沙關係的惡化,陷入兩個極端派系的衝突與對峙,實值觀察。

 沙國王室改立新王儲的緣由

 沙烏地阿拉伯在開國過程中,立國君主阿不都阿濟茲國王為了統一阿拉伯半島各族群勢力,透過姻親結盟方式平衡了各部落與氏族間的權力競爭。阿不都阿濟茲逝世後,為順利完成王室的繼承,發展出一套複雜的繼承系統;透過王族合議制以決定每一代權力接班的順序。

 阿不都阿濟茲的數十段政治婚姻,共生下36位成年王子。他與胡薩.蘇代里所生的7個兒子,為王族中最有實力的權力集團。蘇代里的7個王子自1970年代開始全面抬頭,但其勢力卻遭到其他旁系兄弟的刻意制衡。大兒子法哈德在1980年雖如願繼承了王位,但在一連串的權力斡旋下,法哈德也只能接受王族「平衡權力」的建議,立異母弟弟阿不都拉為王儲,確立沙國一貫的王位繼承法則;傳弟不傳子、母系血脈不遞傳(同母兄弟不能繼位)的同代默契。

 法哈德國王在1995年因中風倒下,由王儲阿不都拉接管。掌權後的阿不都拉擔心蘇代里一系的權力過大,組織了各支派的王族代表,成立「效忠委員會」來監管王族的繼承體系,以透過隔代傳承方式,阻止蘇代里一脈坐大。2015年阿不都拉駕崩後,接班的是蘇代里的六子沙爾曼(現任國王)。他先是冊立了同母兄長納衣夫的兒子穆罕默德.本.納衣夫為王儲,副王儲一職則意外地落到了國王的親兒子,穆罕默德本.沙爾曼王子頭上。至此,包括國王、王儲、副王儲,全歸「蘇代里七子」一系。

 2017年6月,現任國王又改變王儲的繼承方式,由副王儲直接升格為王儲。沙國國王的繼承又再次回到「父傳子」的模式。然而,沙國內部各部落、氏族間的權力關係是否達成平衡,將成為未來權力鬥爭的議題。沙國王室的權力鬥爭也可能因其路線之爭及對外政策的不同,出現不同的意見與分離現象,將直接影響沙國政治情勢的發展。

 新王儲的政績與未來的發展

 沙烏地阿拉伯為全世界石油產量與儲量的最大國家,長期以來石油輸出成為其經濟的主要支柱。2014年以降,隨著全球油價的崩跌,沙國經濟受到極大打擊。在經濟上,新王儲啟動了「2030願景」的經濟和社會改革計畫,冀盼擺脫對石油的依賴。在軍事上,2015年沙國南邊的葉門發生內戰,為防止伊朗勢力進入半島,沙爾曼王子以兼國防大臣的立場,主導了對葉門胡塞武裝的軍事打擊行動。

 沙爾曼王子的經濟政策,沙國需從石油輸出國家轉型為石油工業品的製造國家。他認為沙國可藉著全球石油輸出第一名的優勢,擴大石化生產能力,以改變沙國的經濟結構。此一主張深獲王室及年輕民眾的支持。未來,經濟發展能否快速轉型,將成為新王儲的成就,但也是一種挑戰。

 由於,沙爾曼王子強烈仇視什葉派的意識形態,沙國在2015年強烈介入葉門內戰。2017年6月他又將矛頭指向與伊朗有往來的卡達。在他強力主導下,海灣國家合作理事會的6個成員國全數與卡達斷絕外交關係。沙國與伊朗的緊張情勢,因此不斷增溫。毋庸置疑,新王儲的意識形態將主導沙國的對外政策,是否能為波斯灣地區帶來穩定,深值觀察。

 當前沙國的挑戰

 沙國改立新王儲的作法不僅令世人側目,也將帶來以下挑戰。

 目前,國際油價持續在谷底徘徊,沙國失業率仍居高不下,失業的年輕勞工大約有400萬人生活在窮困之中。沙爾曼王子的經濟轉型政策是否成功,遂成為其能否繼任國王的重要指標。其次,沙國繼2012年「阿拉伯之春」的政治風暴衝擊後,其政治改革成為中東國家的重要風向球。王室未來的接班鬥爭可能引發新一波的政治改革,象徵著沙國政治權力可能重新遭到洗牌的命運。

 再者,沙爾曼王子仇視伊朗與什葉派國家的作法,已引發周邊國家的緊張,正考驗其處理外部衝突的能力。例如, 2015年介入葉門戰爭之事,初期他是以鼓舞民間的愛國情緒支持加入戰爭,戰爭期間也積極參與勞軍、視察等行程深獲好評;但因缺少整體規劃與後續善後配合的狀況下,沙烏地聯軍在葉門陷入苦戰,作戰過程中不僅時常「誤炸」醫院,非國際組織團隊更發出強烈譴責。由此可看出其處理衝突與國際事務的經驗,仍嫌不足。

 「沙伊關係」的未來趨勢

 沙國與伊朗因宗教派系立場不同,長久以來即存在著相互仇視的意識形態。近10年來,沙國不斷指責伊朗支持國際恐怖組織,例如軍援敍利亞、葉門、黎巴嫩真主黨、穆斯林兄弟會等什葉派國家。因此,在美國的主導下,沙國與伊朗之間的對峙更加嚴重。薩爾曼王子的政治立場非常符合美國的中東政策。預料,未來美、沙關係將愈益鞏固。反之,沙、伊關係將愈惡化,中東局勢將因伊、沙關係的惡化,可能會不斷出現兩個派系的軍事衝突,情勢堪虞。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