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阿公手榴彈變身─以創意巧思提升戰力

 美國《陸軍時報》近日報導,美國陸軍已計畫著手研發新款手榴彈,以汰換自1968年開始服役的M67手榴彈。此項規劃不僅顯示,此種單兵手擲彈藥,仍具有戰場運用價值;亦反應出美軍地面部隊,對未來作戰環境中,可能遭遇之戰鬥、戰術需求的考量方向。

 手榴彈是人類進入「熱兵器」時代,最早實用化的武器。1千多年前,宋朝曾公亮所著《武經總集》,即已提到名為「火球」的手榴彈雛形。火藥傳入歐洲後,在拜占庭帝國利奧三世時,發明延時起爆的手榴彈,並廣泛運用於17、18世紀歐洲攻城戰鬥中。後因槍枝的發明,手榴彈在戰鬥中的運用,曾一度式微。

 隨著現代戰術與戰鬥行為改變,手榴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因為步兵攻堅與壕溝戰對抗的需求,須有攜行便利且具足夠威力的手擲彈藥,再次受到各國的重視。其間因應不同戰鬥任務需求,更衍生出煙霧與催淚手榴彈等特殊彈種。此後,手榴彈即成為步兵近戰不可或缺的標準配備。

 回顧二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及後冷戰時期的戰場紀錄,步兵攻堅過程中,使用手榴彈消滅碉堡、坑道與工事內的敵人,幾乎已成為一種共同記憶。國軍在抗戰期間,缺乏有效反制日軍機甲部隊的武器,甚至還以集束手榴彈癱瘓敵戰車。越戰期間,美軍面對深入地下複雜坑道活動的越共軍隊和游擊隊,手榴彈更是坑道戰中,不可或缺的利器。

 美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長達十餘年的平亂戰爭中,再次發現手榴彈的重要性。由於當地叛亂團體與恐怖分子,多半混跡人群、藏身於密集城鎮之中,抑或遁入山區坑洞內。美軍配備的強大精準火力,幾無用武之地;反而是手榴彈,最能在近戰中,發揮制敵效果。

 然在實戰運用中,美軍也發現,破片殺傷型手榴彈在密閉空間,由於建築物內部隔間和家具阻隔,極易降低殺傷力。經大量蒐集官兵對手榴彈的意見後,發現具備強大爆炸震波的手榴彈,雖不必然立即致命,卻可無死角癱瘓敵軍。因此,未來的新式手榴彈,極可能朝向製造強大爆炸威力為重點,以肆應戰鬥環境需求。

 事實上,美軍從2011年以來,各軍種提出的未來作戰環境評估報告,即預判2020年以後,全球各地的衝突將有80%到90%,會發生在人口密集的濱海城鎮地區。在此種環境中,戰鬥部隊與敵軍接戰距離,可能縮短至50公尺內;同時,「密閉空間戰鬥」(CQB)亦將成為步兵最常執行的任務。

 不僅如此,威力強大的飛彈、火箭和火砲,在城鎮戰環境中,極易產生嚴重間接傷害,造成大量平民死傷。第一線戰鬥指揮官在投鼠忌器的情況下,不會貿然使用此類武器,因此,恐難以發揮火力支援的效果。在此種戰鬥環境中,單兵攜行支援火力,將是未來發展的重點。這也是為何美國陸軍近年來多項武器建案項目,均致力於強化單兵攜行武器和彈藥的任務導向設計。

 針對未來戰鬥環境變化,包含步兵班編制實驗、模組化突擊步槍、短距高壓爆震火箭彈,以及穿透式單兵偵測裝備,皆是因應城鎮戰近接戰鬥需求。未來隨人工智慧科技進步,若美軍改變目前「人控環路」(human-in-the-loop)原則,甚至可能發展專門使用於城鎮戰鬥的自主型戰鬥機器人。在各國紛紛發展各種特殊戰具,以及城鎮戰術戰法的情況下,可預見將會針對編裝、準則、訓練與科技研發,出現更多轉型性變化。

 過去數十年來,各類高科技武器雖然推陳出新,卻無法完全取代諸多傳統武器彈藥。有時傳統武器在創意運用下,甚至還能發揮遠高於製造成本的效果。在短兵相接的攻防戰鬥中,除了攻擊運用有所變化,手榴彈在城鎮與複雜地形防禦時,加上絆發繩成為簡易型詭雷,即足使攻擊者必須使用百倍以上價格的精密偵測裝備加以清除,且造成其在逐屋戰鬥時,極大的心理壓力。這顯示出「人」仍是決定戰鬥效能的最關鍵因素。

 臺澎金馬的戰場即屬城鎮化、工業化與高複雜作戰環境。國軍除針對聯合防衛作戰,積極發展遠距、精準火力,更依「防衛固守,重層嚇阻」之戰略指導,建立國土防衛作戰之有效手段。簡單、易用、價廉、效高的武器裝備,適為地面部隊未來研發重點。

 綜言之,「國防資源有限、建軍創意無窮」。美軍以實戰經驗為經、未來戰鬥需求做緯,研發新式手榴彈,顯見再傳統的武器,若能巧思運用,亦可賦予其在戰鬥中的新生命。相關做法誠可為我地面部隊作戰研發與建軍規劃部門,提供強化聯合國土防衛作戰之精進參據。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