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人工智慧影響國家安全 不容忽視(下)

◎黃文啟(譯)

(接上文)

 經濟優勢所受影響

 如同軍事與資訊一樣,人工智慧科技對於未來經濟優勢必定產生重大衝擊。尤其加快科技創新速度和自動化對就業市場影響。

 就加快科技創新速度而言,人工智慧可大幅加快創新和生產力成長節奏,成為具有獨特顛覆性的經濟科技。不僅如此,由於科學實驗的自動化,研究人員將可藉人工智慧之助,大幅縮短各種創新與科技發展期程。透過數千種不同科學發現的比對分析,還可發現人力所無法分析出的未知知識。此外,高等機模擬輔助機器學習運算,還能讓包含汽車引擎在內的工程設計更有效達到最佳化目的。

 然而,自動化對於失業率可能產生的衝擊卻可能造成國安問題。白宮在2016年的「人工智慧、自動化與經濟報告」發現,自動化擴大運用將威脅數以百萬計的就業機會,導致就業受阻的情況更為持久。此種發展類似過去美國農業,耕作自動化使美國農業人口由1920年的30%(3200萬人)降至目前不到1%(320萬人)。美國前財政部長桑摩斯表示,「科技導致勞力需求下降的情況,早已是過去40年來經濟與社會趨勢的常態」。

 人工智慧若大幅永久性降低非專業勞力的需求,加上這些人口又無法重新訓練具有經濟價值的技能,其所產生之經濟與社會影響將至為驚人。在此種情況下,科技先進國家可能遭遇類似「資源詛咒」的困境。只是不同於那些天然資源國家的情況,科技先進國家面對大批低專業技能人口,還得面對如何重新進行廣泛就業訓練,以及處理其所衍生之多元嚴重社會及政治問題。

 經濟上可能之顛覆性想定

 自動化衍生「資源詛咒」將對科技已開發經濟造成嚴重傷害:由於自動化資本日益集中於少數精英,使勞工趨於相對談判弱勢。在勞力與資本單位成本生產力大幅提高之時,勞工薪資仍然偏低,收益全都集中向資本所有者。迫使勞工必須組成團體以獲得必要之經濟和政治力量。但隨著自動化程度不斷提高,資本持有者僅需照顧好極少數必要的高專業人力,完全無視於對其他人口的衝擊,高度自動化經濟體就得面對如何確保良好治理和政治穩定的問題。

 在人工智慧輔助創新科技居於重大領先的國家會不斷自我強化科技與經濟優勢:人工智慧對於在發揮其應用方面具有重大領先的國家可創造戰略性經濟與軍事優勢。透過不斷自我精進的循環,這些國家同樣也會是最早發展下一世代創新者,於是促成極端快速的經濟成長, 同時掌握遠超過其他國家的軍事優勢。

 人工智慧輔助經濟破壞行為會成為新形態經濟武器:少數非國家行為者可能會利用此種科技的普及化趨勢,發動類似前述經濟癱瘓舉動,對於全球化經濟安全造成重大威脅。

 借鏡過去顛覆科技個案的經驗

 人工智慧科技的發展勢將對未來人類生活與國家安全造成重大衝擊,從核子、航太、網路和生物科技等4項顛覆性科技的發展與運用歷程,概可歸納出幾個重要的科技管理面向,分別為破壞潛力、成本樣態、複雜度、軍民通用潛力、刺探/監控的困難度。簡要臚列為右圖:

 重要經驗教訓

 從過去的這4項顛覆性科技發展個案,可概略歸納出數項適用於人工智慧科技發展的重要經驗教訓。

 1.極端科技變化衍生極端政府政策想法:核武科技徹底而全面的影響力,加上冷戰的環境背景,導致美國政府採取某些超乎尋常的政策措施。首先通過「1947年總統繼任法案」及第25號美國憲法修正案,其次則是在國防部下成立專責航太科技的「美國空軍」。這亦是美國首次因為特定武器發展而進行憲法修訂並成立專責軍種。近年來,網路挑戰亦促使美國成立「網路司令部」,未來是否因應人工智慧發展進行類似調整值得觀察。

 2.軍備競賽有時難以避免並可加以管理:世界各主要軍事大國的外交官曾於1899年在海牙召開和平會議,並要求5年期中止使用飛機於軍事攻擊用途。但憂慮空中轟炸而以國際條約禁止飛機武器化的嘗試並未成功。今日人工智慧應用於戰爭和諜報行動的誘惑力絕不下於當年的飛機。因此也幾乎不可能阻止人工智慧的軍事運用。儘管全面禁止人工智慧在國家安全領域的應用毫不實際,但應積極推動安全有效科技管理的作法,以降低人工智慧科技擴散所衍生之風險。

 3.政府應同時推廣並節制商業活動:未認清科技既有通用性本質可能付出生命代價,英國當年因為缺乏資金而將勞斯萊斯噴射引擎出售蘇聯,促成米格15型戰機的發明,足可證明某些科技應有效保密與管制。美國擁有世界最大且最先進之數位科技產業是一大優勢,但如何兼顧商業與國家安全利益則將是其未來的重大挑戰。

 4.政府應正式律定安全目標並提供必要資源:在核子科技等4項個案,國家安全決策高層皆面對安全和功能的同步考量,但政府較可能適切處理其中一部分風險項目。前美國國防部長麥納馬拉即直言,人類沒有爆發核子戰純粹是來自運氣。因此,美國在第三波反制戰略推動人工智慧在商業與政府部門擴大運用時,應成立專責研發機關,推動各項安全措施並給予必要資源。

 5.科技變化牽動美國國家利益轉變:過去美國曾認為製造生物武器是一項強大國家的獨佔科技。但隨生物武器製造成本與複雜度降低,導致其改變原本積極發展生物武器的戰略,自願放棄此一武器發展。由此項例證顯示,美國對於形塑某些戰略科技的成本、複雜度和攻防平衡有其戰略利益。亦如同匿蹤戰鬥機的發展,其原本是由蘇聯科學家在1962年提出之概念,但卻是被美國先看出其關鍵性,顯示戰略投資有時可使美國具備左右戰場攻防平衡和建立長期科技優勢的能力。因此,美國針對人工智慧的軍事與情報應用發展,實應借鏡過去經驗,深入思考如何形塑此一顛覆性科技的未來發展走向。(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